最后一刻

        清晨,当第一缕柔和的阳光撒向大地时,我就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忽然,一阵疼痛在我全身蔓延开来,它让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疲惫。这时已是秋天,微微有些寒冷的秋风向我逼来,卷起一阵枯黄的落叶……
        我感到了自己的不对劲。我试着轻轻抬起这时已是沉重不堪的翅膀,却毫无力气,上面已经有些发僵的羽毛,一根一根地落在地上,风一吹,“呼啦”地卷起一片……我的眼皮也开始不听使唤,一点一点地往下坠。我命令自己强打精神,却更加地劳累困顿。管理员见了我这副没精打采的样子,急忙端来我最喜欢的饲料和水,可我连看都没看一眼。要在平时,我一准是欢乐地飞起来然后将食物一扫而光。而现在,我连头也抬不起来,望着那堆食物,只能苦笑一声。我轻轻合上眼,睡着了……
        在梦里,我仿佛又回到了昔日的美丽家园。那里绿树成荫,风景怡人,我们旅鸽成群结队地在一起玩耍……大树和我们跳舞,花儿对我们微笑,小鸟为我们伴奏……一切时多么美好呀,我真想将时间永远停留在这里,但事情总是那么不如人意……
       “啪啪啪!……”一阵恐怖而凄厉的声音响彻大地,一个面部凶相的猎人扛着猎枪向我们逼近,一步、两步……“啪!”他开枪了,我的同伴艾瑞被击中了,我们惊恐地朝那片血迹望去,艾瑞拉雪白的羽毛上沾满血迹,脸上仍是被击中时的那种惊讶,愤怒的表情。猎人转过头,脸上是那种令我们厌恶的笑,接着,又是一阵疯狂的扫射……
        我惊醒了,头上布满了汗珠,身体不住地颤抖。笼子外人山人海,一眼望去,全是那些令我厌恶的人。他们不住地抹眼泪,伴着一些沉痛的叹息。一个捕猎者模样的人更是悲痛欲绝,他的鼻子被擦得通红,泪珠“扑嗒扑嗒”地往下掉,脸上挂满了泪痕。一些记者不断地把相机对着我,发出刺眼的亮光……我不屑地冷笑一声,既然现在那么悲痛,那从前呢?为什么要如此对待我们?
        中午十二时五十分,我已经感到自己的虚弱,而且很快确定自己离死亡不远了。我再次合上眼,静静地想着,爸爸、妈妈,亲人伙伴们 ,我马上就要和你们在一起了。此时,我竟感到一种释然,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
        人们啊,无知的人们啊,请觉悟吧,旅鸽的灭亡,已经给人们敲响了警钟,保护自然,保护生物,义不容辞!
我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我的眼角溢出最后一滴泪,永远地闭上了眼睛。这时 ,动物园的大钟上显示着:
        1949年9月1日13时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