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一直如此幼稚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喜欢喧闹,不习惯太多人在身边,对“热闹”这个名词产生了厌恶感,渐渐疏远了一个又一个集体。
        我喜欢自己一个人,喜欢那少有的安静。我以为是我长大了,成熟了,不需要投入到女生们热衷八卦的小组织里去,不需要别人再把我当小孩,过于的呵护了。
就这样,我一个人品味一个人的生活。
        那天下午放学后,我到图书馆借书。本应该老老实实借几本作文选或百科的我,突然有了借本小说,借本恐怖小说的念头。手随意动,我从书架上抽出本《血瞳》,取出借书证,快速办完借书手续便回家去了。
        晚上躺在房间里看那本小说,总是看到一半吓得不行,把书一搁去写作业。可满脑子是小说的内容,又忍不住停下笔,翻开那本书来看。越读越怕,越怕越想读。就着血腥的插图,我终于看完了这本《血瞳》。揉揉发涩的双眼一瞧表:天呐!已经是十点多了!
        我把书胡乱一丢,抄起笔做起作业来,心里不住后悔:搞什么鬼!一直看什么书啊!这下作业不知要写到什么时候……
        十一点多了,作业终于赶完。我伸了伸腰,不经意间看了眼窗外的夜色。黑暗淹没了城市上空,昏暗的月光被阴云挡住,然后,一只布满血丝的眼睛突然在墙缝间盯你……我心中一下子被莫名的恐惧占满,不停说:不要瞎想!不要瞎想……
        关上灯,我闷在被窝里,生怕一露出头,目光会对上另一双鲜血淋淋的眼睛。
        夜里静得可怕。
        房门突然开了,我一阵紧张。正要呼喊妈妈时,灯亮了,接着是妈妈的声音:“一个人睡怕不怕?要和我睡吗?”
        我“腾”地从床上坐起来,说:“为什么要跟你睡啊?”
       “你不是在看恐怖小说吗?胆子那么小敢自己睡觉吗?”妈妈瞥了我一眼说。
        一语道破,我的脸涨红了,但还是低下头小声地说了句:“我……我跟你睡……”
        枕头放在床头,我拉了拉被子,躺下。妈妈关上灯,也钻进被窝,手臂伸到我的后脑勺下,让我靠着。
       “老妈,你怎么知道我看恐怖小说?”我忽然想起什么,问道。
       “你除了看那种书会躲起来看,还有什么?”妈妈什么都知道似的,又说:“你啊,多放点心思在读书上就好了!每天一个人离别人远远的,你同学都说你像个刺猬!”
        我听着,忽然间觉得,我一直没有长大,而且从头到尾都那么幼稚。只有在妈妈这我才明白“长大”的真正含义。即便我真的长大了,我也愿意重新做一次小孩,在妈妈怀里,享受我久久未能读懂的爱,享受这样甜美的幸福。(指导老师/秋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