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信之后

        那个正顶着艳阳,身子佝偻得几乎要跌进黄土的父亲,在收到了儿子的信时,狂喜的神色覆盖住他刚才的一脸疲惫,他立马扔掉手中的锄头,直起腰板,并用极快的速度将满手的黄泥抹在湿漉漉的身上,然后递出双手,把这封单薄的信像儿子一样捧在手中。一阵细细的摩挲之后,这位父亲急切第撕开了信封,抽出一张纸,上面言简意赅的三个字“爸、钱、儿”将他所有的喜悦和欣慰消灭得干干净净。

         这位父亲的表情凝固了起来,眼神木然地钉在了儿子潦草的字迹上。他用尽心血栽培进城里的儿子,理所当然地向他伸手,讨要他的血汗。在儿子看来,钱能花就行,并不用在意是谁的,也不用在意是怎么来的。父亲脸上又回到了之前的疲惫,还交织了更多的情绪,他黯然地拖起锄头,带着那封信向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