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班的面目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老班的面目

2010/11/29 00:00
浏览量


    一进班级,同学就焦急地拽着我的手,一副要送我上刑场的样子悲戚样子:“你是没去烧香拜佛吧!老班又要你去泡茶了……保重呀!”

    “哼,有什么可怕的。”我忍住惊呼,颤悠悠地说道。我们的老班,年龄刚奔三,一张年轻的脸,镶着小小的眼睛。别看他眼睛小,里面藏着十万辐射,杀伤力可与原子弹相提并论。秀挺的鼻子下是一张小巧的嘴,可别被这嘴的小巧外形欺骗了,那嘴的运动频率堪比蜂鸟振翅,那儿蹦出来的词语仿佛机关枪的子弹,“嗒嗒嗒……”
嘴上虽说不怕,但是心里怪担忧的。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老班的命令不敢违。我无奈地走到办公室,透过那窗户,我看见老班那张深藏不露的脸此刻竟然正浮着诡异的笑。

    “静颖呀!你丢不丢脸呀!”又来了,他三年如一日,每每招我“泡茶”都要这样说。“听说,你这次英语又不过关了,是吧!”我低着头应道:“嗯!”“为什么没过?这么基础的怎么没有过呢?这样马虎,怎么上七中呀?怎么对得起你爸,还有自己呢?”我重新抬起头,那张颇为滑稽的脸变得格外严格,那双小眼也意外开缝、瞪大起来,十万辐射的杀伤力暴增数倍,刀子般刺进了我心里最软弱的地方。我突然有一种恍然醒悟的感觉!

    七中,我的梦,我的希望,三年只为这一搏。但随着时间的冲刷,这梦想的鲜艳颜色褪去了不少。今天,老班用刀子似的目光又重新帮我染红了这梦想。那昏昏欲睡、浑浑噩噩的梦,突然醒了。

    我盯着他那双眼,其实并不恐怖,因为那眼睛里,有希望的微光。他的脸角微微向上扬了一下,小巧的嘴又动了:“机会是有的,但岁月不待人,自欺欺人的梦,也早晚会醒。”他的话让我深思了好久。“老师一直很看好你的,你父母也一样期待着你。而你呢?这样对吗?”

    的确,大家对我很充满期待,老班也是很少凶我、骂我,只是每次我没完成作业,他的脸上都有生气的影子。记得有一次,我没完成一份很重要的作业,他气得抓起一根木棒,吼道:“把手伸出来。”那木棒在他手中举起又放下,放下又举起,我从他小小的眼中发现了他内心的矛盾。这终于木棒落下来,落在我的手掌上,手一下子红了起来,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差点要掉下来。他皱着眉头,不动了……

    “回去吧!认真点!”老班严肃的面目终于缓和下来。

     回到班里,同学急问道:“魔鬼没对你干嘛吧?!”我强挤出笑来,回答道:“其实,他不可怕。”(指导老师/木  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