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梁晖的作文本2

年夜的麻将桌

 

  吃完年夜饭,暖得肚子似有热汤在滚动,坐在顶楼的椅子上,听两三声枯叶的絮语,感受七八束晚风的吹拂。
  零星的鞭炮声响起,在这短暂的时间,喝上几杯茶,就是一年终莫大的幸福。茶毕了,我就走下楼,搬上一条长椅,坐到下面的方桌上。
  伯伯嫂嫂们围在桌旁,摆上麻将。大家一起整理麻将牌,我却环视着,少了几位四五十岁的伯伯,多了几个青春少年的哥哥姐姐。
  一年之中只聚一次,莫说是牌桌,却是一场茶话会。大嫂却聊起哪头村的哪个人儿,哪一年的哪件事,上到三十三天诸路神仙,下至五湖四海各地风俗,都也是趣谈。
  从前,总是你一言我一语,说来道去,不亦乐乎。大伯还总拍拍我的脑袋,教育我要勤学好问,全面发展。用还没有退酒的红扑扑的脸吐着酒气,眯着眼说那掉牙的话,我也乐忠于是这茶话会的旁听者,听大伯在醉意中的陈词滥调——毕竟这一切都是快乐的。
  然而眼前却只有大嫂和二伯肚子攀谈。其他人要么醉心于手机里,要么是默默地看着麻将牌,来牌时喏一声,然后继续沉默着。
  我不免心中有些失落,“吃”、“碰”的声音间断地响起,我十分茫然……
  不知谁喊了一声“胡!”,只见三姐仰天长笑,而其他人有不满的,有认栽的,个个传经授典,乐在其中。
  我没有注意到,其实每一个脸中,都写满了各自的情愫,偷乐的,紧张的,沉思的,年夜的茶话会,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游戏,各人其乐融融……
  那时,大家都在玩手机,打麻将,却缺少了以往趣谈时的情景。一家人,少了真情,会使人失落。在这茫茫世界中,有片真情,何惧风雨?
  这次经历,让我意识到真情是多么值得珍惜啊!(指导老师/秋  叶)

 

 

洞窥其中

 

  夫子云:“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孔夫子没有说错,欲望是人与生俱来的,不可抹去,也难以改变。
  曾经有人给我送了箱苹果,搬箱子时,他走路十分吃力,我们心里都思忖着,那苹果肯定塞满了箱子,那人如此吃力。
  他满面红晕地把箱子搬到楼上,连说带笑地向家人述说着这苹果多么优质,多么廉价。“才五十块钱呢!”他拍着箱子,“别的都两三百,我打开给你们看看!”
  劝不着,真给那人打开了——未曾想——黄皮儿绿蒂,数了数,真是一个坤元之数,一共六个!那么重,原来是灌了水泥。
  那人愣住了,旋即面红耳赤,支吾无言。
  他还给自家买了三箱苹果,可见,个个苹果买的时候是“白菜价”,看的时候也真是个白菜价。
  市面上假货比比皆是,假货的获利者,便是一心奢求诱惑的人,所谓“知止而后有定”,明白了本质,就能抑制内心的诱惑。
  为这些东西所蒙蔽的人,他们的欲望是成为了一种无须成本,便能获得最大利益的奢望。
  然而,任何事物,都需由外及内,由末至本,明白你所奢望的东西的内在是什么,便可避免这一切。
  就像那箱苹果,真正的苹果,是能被审视,被发现的,打开“箱子”,看到真正的“苹果”。
  洞窥其中,让我们成为一个精于窥探的人。(指导老师/秋  叶)

 

 

“享”乐

 

  且看同学们虽然个个对这次的美食节满怀期待,然而却对自己带来的小东西遮遮掩掩,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犹将盒子半遮菜。”
  终于,在一片骚动中,美食节启动了,大家带着五分的羞涩小心翼翼地解开了盖着菜肴的盖子,刹那间,一股混杂着肉香、糖水香、油炸食品的味道和卤制食品的味道充盈在教室里,一波激起千层浪,大家仿佛都被振奋起来,纷纷盯上了自己身边的美食。
  我望着小陈满当当的菜盒,心里仿佛被注入了一种液体,又馋又痒。只见他爽朗地笑着,挥了挥手,“随便吃,可好吃了,”旁边的人坐不住了,几只手如同利爪般插进盒子里,飞快地抓起几个到手的猎物,衔到嘴里,狼吞虎咽地大口咬着,不时发出赞叹声。
  我拿起一块鸡排,囫囵塞进嘴里,刹那间一股难以名状的肉的油香味如流水般充溢在嘴里,闭上双眼,如漫步在夏日的村居小舍,观苍翠的林木,连亘的繁花,听鸡鸣犬吠,流水淙淙,俨然是亲身经历。
  小陈绕绕头,呵呵地笑了。“你也尝尝我的吧?”我指着自己的菜盒,只见焦黄的鸡翅上面还淌着亮黄的油。他轻轻拿起一块,炸的蓬松的皮在灯光下变成亮棕色,放进嘴里咀嚼着。我的心略微怦怦地快速跳动着。“怎么样?”我急切地问道。“能吃。”他微微地扬了扬嘴。“能吃就行。”“哈!”我的眼里充满了友好的怒火,“去吃别的吧!”……
  为你的同学带去一份快乐,也让你的同学为你带来快乐。一盘菜是共享的,一份乐是共有的,一份情是共存的。
  人生的旅途上,有一个知心好友是快乐的,能与他分享这份情谊,更是无比快乐的。正应了那句话: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指导老师/淡  泊)

 

 

树的歌唱

 

  树在宁静院落的一隅默立着,它伸展起宽大的手,捕着飘扬的浮云与流淌着的光与空气,仰望着天际。
  我望着树,那是一棵芒果树。所有的树都像它一样,站在一个地方,拥有一片褊狭的天地,静静地度过自己的生命轮回,从不吁叹,从不上岸。风吹来了,摇着手哼唱起自己才听得懂的一首无人知晓的歌。
  树的枝条十分柔软,叶子如同一片扁舟,深绿而带草木的清香,树皮上布满了交织的褶。我思忖着,世间众多的树木之中,每种树木都不尽相同。
  树的花期,在春夏之交,街巷里还充溢着繁花盛开似的生命的气味,暑气却早已渐渐地传散开了。在一个雨后,我惊诧着枝头冒出的那连成一片、如同攒聚的小铃似的黄花,淡黄色的花束布满了树冠,一阵粘稠的、怡人的、带着湿湿的水气的清芳传到我的鼻尖下。这虽是一次普通的花开,但那蜜似的香气却使我顿悟:着对树来说,却是不凡的一次。
  每棵树都有自己绚烂的时候,即便是在茫茫树海中最不起眼的那一棵,都会绽放出自己的花朵,这才是树与别的树不同的原因。
  树的个性,是为自己过上对于自己最重要的那一瞬。即使再默默无闻,也须活出自我!
  树的歌,在歌唱什么?细细品味,不仅歌唱它自己,也在歌咏我们的人生。
  生命如树,品树,品出自己的人生。(指导老师/木  车)

 

 

那一段美好的时光

 

  春日的夕阳将世界染上一种深沉的红晕,明快的清风温柔地吹着,吹拂去一天的烦躁,吹来的是苗圃中的花草味与绿塘中的泥沼香。
  夕阳的光的律动,给我们身上注入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活力。每天的傍晚,拿上足球来踢一踢,是必备的消遣。大家兴致勃勃,分成两拨,占着两个半场,而球,则在中场发。球一发,大家跃然场上。每当谁想要单刀直入,便会遭到众人的死缠烂打,围追堵截,难以脱身。团结必然是重中之重的。
  前面一个不留神,球像小兔子似的从对方脚下溜了出来,滚到我脚边。我顿时欣喜若狂,向左一拐,绕开前边两个凶神恶煞似的后卫,带着球,一路狂奔。风在耳畔呼呼地作响,我的眼前是白色的底线。糟了——我猛地一顿,刹住脚,“悬崖勒马,为时不晚”,但后面的追兵也赶来了。我赶紧转身,只见小黄那闪亮的伶俐的双眼在前边闪闪发亮。我微微一笑,右脚一抬,用脚跟用力地传到小黄的脚下,他也报以一个轻快的笑。
  他飞快地跑着,仿佛不是在带球,而是踩着一只风火轮,但是更多的人围了上去。小黄不断地转身,保护自己脚下的球,他的眼睛飞速地四顾着,在寻找有没有可乘之机。我向右一瞄,给了他一个眼神。只见他的一只脚便像泥磐般定住了,另一只脚一扫,那球朝天上飞了出去……
  谁知,一个庞大的身影冒了出去——啊!“捡漏王”小张用他欣长的身体挡住了飞出去的球,轻巧一射——进球了!
  我们欢呼雀跃,小张的脸上露出了无比欢喜的笑容……
  累了,卧在草坪上,只有鼻子翁动的声响。静静地,如此美好……
  一段段足球的经历,我小学生涯最后一座高塔。这美好时光,见证团结的力量,成长的欢乐与进步……(指导老师/梦  山)

 

 

我心中最美的一个字

 

“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李白在他的诗中,曾真切地描绘出一种若幻若真的梦境。他如此真挚地望着友人,如此怜惜地对友人声声道别,令人感同身受。
“梦”是什么?在我的心中,是一卷精彩的图画,是一个奇异的世界,是一段置之其中而又触之不及的奇妙时光,任何幻灭的情愫与飞舞的遐思都连翩地在你的身旁呼啸而过。一个人便是一个世界,这,便是梦。
  我的梦,也曾绚丽,也曾畅快。在林间的花圃中,阳光落下来了,斑驳地照着眼前的小木屋,如此安谧,如此幸福;在高楼耸立的城市中,冲过纵横交错的大街小巷,冒着密密的枪林弹雨,听着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吹响,却也安然自若,也从不畏惧。
  最记忆犹新的梦,是在一次考试后,我带着抽泣进入梦乡。考场的不利,便在梦中使我成为了一个蹒跚而行的人,我艰难地迈动着步伐,在房里走路。忽然,胸中涌起一股汹涌的潮水,我不甘于成为一个跛子!我要冲出去!我飞速地迈动着自己的双脚,忽然感到浑身肌肉都肿胀起来,我的血在血管里沸腾!我疾跑着,疯狂地冲着,冲着墙壁……
  一刹那间,墙壁四分五裂,我的身体无比轻盈,我飞了起来……
  我惊醒了,激起了一身的热汗,我倏然拥有了“庄生晓梦迷蝴蝶”般的潇洒与自在,一切都像梦一样在我眼前闪过。
  错又有什么呢?荣誉又能有什么用呢?人生像梦一样一闪而过,何不用梦般的沙陀面对眼前的一切呢?
  我的心沉沉的,我感到无比欢快。就像李白诗篇末尾的那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一样,我要成为我自己。
  我的心中最美的一个字,是“梦”。 (指导老师/淡  泊)

 

 

折叠

 

  握着手中这灰褐色的衬衫,我愣住了,折好一件衣服,并非如同折一张纸一样,意欲折得标新立异,又使人看上去舒服,实属不易。
  活动课上,大家颇费心思,搜肠刮肚,想让手中的棱棱角角变得方方正正。要属最多的方法,就是像个囚犯一样把两条袖子按在后面,仅方向对折,让领口露在前面。
  我则尝试着另一种方法,先把衣服推平了,压平褶皱拉直袖子,系上纽扣。让它“平躺”着,然后沿中线向右对折,给它翻个身,继续压它身上交织的“皱纹”。我恶狠狠地拉起它的胳膊,让两个胳膊对齐,又硬生生地向左一折,两个胳膊被固定在了左腰上,剩下的就轻而易举了,我将领口弄齐,把它的“腰”折成了两半……
  我仿佛听到它痛苦的呻吟,但不做“恶人”也不行了。我细细端详着眼前的衣服,虽说正正方方,却仍有许多凹凸不平的棱角。衣领被挤在中间,更加突兀,更加起伏不平。
  我把衣服重新理平,衣领这个难缠的家伙显然不愿甘受折叠之苦,然而这条路崎岖不平,试着用另一种方法另一条路,可能就会光明坦荡。
  我将袖子搭在前腰上,将肩膀压平,两肋也同时折进去,把领口往下一盖,又拿下面腰部往上折,盖住领口。虽说领口在那鼓鼓囊囊的,像是在那抱怨闷坏了,然而从外观上看,却比原来更加方正整洁了。
  看着手中的衬衫,心中思绪万千,人生的过程,就犹如折叠的过程,要使自己变得方正,必须不断消除自己身上的棱角。而要消除棱角,必定经历着些许坎坷。
  方正的人生,需要不断地折叠。(指导老师/秋  叶)

 

 

假期,我邂逅快乐

 

  锅中的白色浮沫如巨浪班翻滚着,空气中散步着麦的粘稠的香,一阵升腾的烟雾中,传来充实的快乐的笑。
  吃不重要,只要静静地看着那咕咚咕咚的滚水,心中便充盈着劳作收成的欣喜。刺桐雏鹰训练营的同学们,现学现卖,在大厨的指点下,自己煮面。
  我们围坐着,水开了,面下好了,手中的锅瓢不时地去捞上几捞,让那些面欢快地舞蹈着,每一寸肌肤都受到水的浸润。它们仿佛一群小孩子,总爱调皮地嬉戏,即使那个人早已馋得直扣肚皮了,也要给予它们慈母般的照顾。
  终于,像巨浪般的、布满白色浮沫的水又开了,我们迫不及待地掀开锅盖,用勺子捞起白黄色、香气氤氲、有如玉带一样的面。盛到碗里,蘸上棕黑色的芝麻酱、亮黑色的酱油、油棕色的豉汁,令人心醉神迷的面条完成了。大家你来我往,品尝各自的作品,是不一样的面,收获的却是一样的快乐。
  我们要逃生演练了,大家坐在公交车上。倏地,“噗”的一声爆响,滚滚的黑烟充溢在车子里,人群如同长蛇一般有序地从后门疏散。而一位大叔,则抡起逃生锤,狠狠地砸向车窗的四角。我像猴子一样,机灵地跨过两排椅子,拔掉零散的小碎玻璃,趴着身子钻出了那个豁口,然后转过身子,把手臂举在身前,把上半身往上挪,抓住杆子,双脚一蹬,双手一放,我四平八稳地立在地上。一股喜悦涌上心头,那是一种无法溢于言表的,朴实的快乐,是一种“我做到了”的对自己行为作出肯定的真切的快乐!
  可以自己煮面,可以自己从火海逃生,真正地挑战了自己,假期,我邂逅了快乐。(指导老师/秋  燕)

 

 

夜空下的电火花



  除夕夜的星空格外灿烂,握着手中的电火花,星星点点的、黄得耀眼的光芒无声地放着,如此温暖,如此美丽……
  电视荧屏嗡嗡地响着,茶水的蒸气朦胧地升腾起来。我拿起这袋鞭炮,与堂哥走向阳台。我与堂哥都默不作声,谁也不曾想到,每次回到老家都与我放鞭炮的堂哥,竟也有上了中学的一天,有了与我分道扬镳的一天……
  拿起电火花,这是一串串灰黑色的小棍,用打火机一点,原来不起眼的灰色物质倏地像放电似的,放出金色的、球状的火花,留下一股烟雾,似火舌,似雷电,被微缩在鼓掌之间。
  我挥舞起它,金亮的火花在夜空下留下一道道白黄的痕迹,如金龙在盘旋,如金笔在书写,在眼底留下或圆形,或方形,或波浪状等五花八门的图形。你的双手,就是神奇的艺术家,在黑色的画布上描摹出绚丽的图画;就是谱歌者,让闪烁的音符在空气中欢乐地跳跃。
  堂哥也加入了行列,他双手都拿着电火花,我们令三条光亮的线在空中飞舞,颇有“三龙戏珠”的感觉。
  火光映着堂哥的面颊,恍恍惚惚,我仿佛又记起了那时一起在婚宴上上下下地玩“枪战”时的情形,我们提心吊胆,你来我往,闹闹哄哄,我还记得堂哥把“枪口”指着我时那得意的微笑……
  我还记得我们在房子里玩鞭炮,吓得堂叔连连退缩时,那挂在脸上的得意劲儿……
  猎户座的星辰在夜空中格外耀眼,仿佛是一束电火花爬到了天空之上。最后一次,与堂哥在除夕夜放电火花,写在脸上的,是不舍与酸楚,刻在心里的,是对天真童年深沉友谊的怀念与追思。
  再次望向堂哥的脸,万家烟火已在夜空下绽放出灿烂的花……(指导老师/油纸伞)


 

亲自过河的马



  在人生的路口中,密密麻麻地交织着众多的道路,忙碌的人们急切地在各条路上来往,你的身旁总是充斥着嘈杂的行走声。
  你呆立在那儿,一时茫然。路少了,你会坚定地走下去;路多了,你却不知所措,每一条路似乎都是阳光大道,都有光明的前途。
  尝试着,走下去吧,一个声音在耳畔回响着。那个声音用铿锵而坚定的语气,呼唤着你,引领你向前。
  曾经有一匹马,它驮着包裹,要去一个地方。没想到,路中央,横着一条汩汩作响的连绵溪流,它止足不前,伸出蹄子探了探深浅,却依然拿不定主意,它要淌过去呢——还是原路返回。
  它问了问老牛,牛儿告诉它,水很浅,浅得只能没到膝盖。它问松鼠,松鼠悲怆地呜咽着:“太深了,有一个同伴想渡河,被卷起来,丢进了滚滚漩涡。”
  它一头雾水,是过河呢?还是回去呢?它跑到它母亲那儿去,询问母亲,母亲慈爱地微笑着:“是深是浅,只有你自己知道。”
  马儿回到河边,勇敢地往下一踩——河水不深也不浅,清凉的流水没过了腰,马儿愉快地欢唱着。
  声音猛然消失,你依然处在人潮之中,不断有人劝告你,走哪一条路,走哪一条路。可你恍然明白了,刚才说话的,是心中的声音。
  你就像马,在人生的际遇中,只有自己尝试,自己走自己心中想走的路,才能知道这条路不适合自己。人生中,没有最好的路,只有适合自己的路。
  敢于尝试的人,是最勇敢的马,而学会选择的人,才是智慧的马。心底的声音,是最直接的呐喊,为自己的生命选择一条路,你能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
  在路上,要做亲自过河的马。(指导老师/木  车)

 

 

雨的启示

 

  人生,来一场雨吧。
  飘飘洒洒,凉丝丝的雨滴轻盈地在天空飞舞,如曼妙的歌温润我干涸的心灵,如同唯美的诗篇在半空中回荡,传扬到每一个角落。
  我呆滞地站在窗前,看着这细密的雨,铁板上咚咚地发出有节律的声响,两旁的绿柳则捣乱似的响着毫无韵律的沙沙声,人间如同陷入了一片嘈杂的交响乐中,一片密密麻麻的音符争先恐后地在这大地上飞奔着。
  雨毫无挑剔地落在每一个角落,街边的河里、屋角的苗圃里、山脚的房屋里;车水马龙的水泥大街上,熙熙攘攘的集市上,纷纷扰扰的广场上。甚至在那泥泞的工地上,污秽的水沟里,乱糟糟的生活杂物堆放区里。
  雨从不为某个生灵而存在,也从不为滋养某片土地而洒下,雨不为人的自作多情而泣,雨不为人的欢声笑语而歌,雨就是雨,是一场为了雨而雨的雨。
  我瞥见雨,它正一刻不停地奔赴楼下的小水洼,前仆后继。它,不嫌弃水洼的渺小,也不斥责水洼的拘泥。每根细丝降落,水面就会轻轻地泛起一圈繁密的花瓣,一点点细细的水珠轻飏起来,如同在快乐地舞踏着。
  雨依然如此快乐,它一如既往地哼着歌,往那水洼里注入生命的活力,雨如此磅礴,如此浩荡,如此大气浑然,却不吝于让那些吱吱呀呀的小虫享受自己,不吝于它们的毛茸茸的爪,不吝于它们的摇摇摆摆的小足。
  这就是人生,就是潇洒,就是适然。晋代的阮籍,陶渊明,唐代的李白,宋代的苏东坡,那种“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大江东去浪淘尽”的潇洒,是人生的一种情怀,也是生活之中的一种释然,一种豪爽。我就是我,独一无二的我。
  人生,来一场雨吧!(指导老师/秋  叶)

 

 

回忆转让

 

  在一张张木桌子上,五颜六色的商品挤满了每一个角落。似乎是一段段令人流连的记忆,满载着欢乐与幸福。
  那是一个粉蓝相间的小球,使劲地扔到地上,能“嗖”飞得很高。若你能回到一年级那个夏天,你就能看到满街都是冒着丝丝白气的冰棍,人手一个弹来弹去的小球,学生们有说有笑地走着。有劲的坏小子们能把它狠狠地往地上一砸,再放声一叫,那球就像中了邪似的,又像个偏高了轨道的彗星一样直挺挺地扎在天花板上。而我们——当然是又赞赏又羡慕地拍案叫绝。
  我拿着它,穿过一排排的“商铺”。其中有毛茸茸的娃娃,圆溜溜的眼睛,似乎在为我讲诉着一个小女孩的回忆;一把亮闪闪的大刀,那是一个男孩曾经的梦;一些五彩缤纷的书册,说不定讲诉的是谁小时候爱不释手的故事呢!
  我拿着它,看到一个小孩子。“小弟,弹力球,要吗?”我摇了摇手中的球。他瞥了瞥四周:“多少钱?”“五角。”我看着他水汪汪的眼睛,“凭诚信,咱不赚亏心钱。”“不了,”他挥了挥手,“还是算了吧。”
  我失望地离去,只见两边人流熙攘。我又望见一个小男孩,我立马凑身上前,两只手拽着他的小手。“要买吗?”我柔声细语地问。“买什么?”“这个小球。”我把小球亮出来,在灯光下闪闪发亮。他痴痴地望着,“多少钱?”他捋了捋衣服。“五角哦,”我兴奋地说,“只要五角,童叟无欺啊。”我顺势将球猛地向下一砸,小球“咚”地弹了起来,像个玩蹦极的小孩子一样。“哦,啊……”他稚嫩地伸手摸了摸包里,拿出一枚黄亮的硬币,踮起脚塞进我的手,接过小球。
  他天真地把玩起了小球,像是交到了一个好朋友。你会得到一段与众不同的回忆的。我默默地望着他。
  那是多么欢乐的回忆呀!孩子,一段回忆,只有与别人分享,才能发出光彩,你想得到的我的记忆,现在早已是你的记忆。(指导老师/秋  叶)

 

 

目光

 

  在山坳的深处,鸡鸣犬吠,凉丝丝的石台阶上,似乎时间在轮回中倏地静止了。
  唯有那一个孩子,用那孤独的目光倦怠地遥望着崇山峻岭。他那黑黑的拖鞋上还有肮脏的贴纸,旁边趴着一只疲软的黑狗,蜷成一团呼呼地睡着觉。
  可孩子却依然用那孤独的目光望着山际,眼中有着深深,却又飘忽不定的无助,孩子又隔着万水千山思念起了他的父母。
  一个老妇人走了过来,她的身上披着一件轻薄的单衣,两只皱纹斑驳的双手轻轻地搭在背后。她望着孩子,默不作声。
  “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孩子迎着晚风张开他那干瘪的嘴唇。老妇人用爱抚的口气说着:“晚上的菜好香的。”
  孩子猛地转过了头,用他那黑亮的双瞳直勾勾地盯着老妇人。“奶奶。”他顿了顿,“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孩子的眼中疲软而不解,他似乎已把这个问题问了千千万万遍。
  “不要说‘他们’,要说‘爸妈’。”老妇人说着,“你爸妈去了一个大城市,那儿有又高又大的房子,有好多移动的盒子……好吧——他们会回来的,会给你带来好多好吃的东西,好多不同花样的衣服……”老妇人有气无力地说着。
  “可……你每次都这样说,每次他们都没有回来!”孩子气呼呼地说。
  老妇人长长地叹了口气,她用那怜悯的目光望着孩子,矗立在晚霞的余晖中。
  孩子从怀里轻轻地掏出两张薄薄的稿纸,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字,孩子小心翼翼地将这些纸交到老妇人的手上。他依然用那平淡的语气说着:“寄给他们。”
  孩子的眼神如此坚定,老妇人愣了一下,转过身去,木讷地望着手中的稿纸。孩子又坐回他的台阶上,一声不响。
  老妇人用她那仅有的知识仔仔细细地阅读着,却只看懂四个字:“父父女女”老妇人的泪珠大滴大滴地掉落着……
  她仔细地、轻轻地折好纸,生怕被自己那肮脏的手弄皱了。然后又长长地叹了口气,双手一扬,那纸像彩蝶一样缓缓地飘落在红雾里的山坳中——那里已埋葬着无数的这种纸。
  孩子依然用那孤独的目光望着崇山峻岭……(指导老师/老山羊)

 

 

感性与成长

 

  “从前的日子很慢,车、马、邮件都慢,一个问候要等上好几天……”聆听着歌声,或说是一首诗,我重新将记忆的年轮搬回咿呀学语之时……
  那时的日子真的很慢,我活在自己的一方小天地里,充斥着启蒙的书籍与幼稚的玩具,我还不甚感谢,不会拥有真实的情感,只有父母陪伴时朦胧的快乐与苦楚的感觉。
  到了小学一二年级时,不知怎的,我的情感世界忽地变得丰富了许多。我在书房里读书,读到鲁滨逊的故事,仿佛真的置身于茫茫大海中的一座孤岛上,与泥泞的环境和稠密的森林盘桓。我能看到太阳的炙烤,在沙滩上竭绝地走着,我的身上真的就冒出了潮热的汗。
  我能为一株植物伤悲,我为它遮风挡雨,它的茎枯萎了,我去帮它修剪,去除它茎上的枯叶,拔掉它盆里的杂草。
  慢慢地,我又长大了。我再也不会因一草一叶而感到失落了。我感到友情的力量,当与知心朋友交谈时,我感到欢乐,我们从校园小径步到花圃里,又从花圃里走到操场上,我们谈论天空与大地,谈人与自然,谈时事与历史,谈校园与家,好像一切悲伤的历史都黯然地退去了。
  “遥看一处攒云树,近入千家散花竹。”我能感到一幅山水的画卷正徐徐展开,恬静质朴的生活韵味,不禁使心扉填满,我真正从诗中感受到生活,从生活中感到美。
  愈生活,愈安详;愈成长,愈感性。我的成长,是一部情感的小说,我能感到成长的书籍中的每一个字都充斥着美好的韵味。(指导老师/梦  山)

 

 

给妈妈的一封信

 

亲爱的妈妈:
  您好!
  母亲节悄然降临了,花儿在路边享受着太阳的恩泽,就如我小时候一样,躺在您的怀抱里,无忧无虑,我还依稀记得小时候……
  那是一个春阳艳艳的下午,我倚在窗台上,因为坐得不稳,一个摆腿,侧倾出去。我惊叫一声,嘴巴和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只觉得头昏脑涨,一片翻江倒海的痛——我大哭了起来。
  您连忙放下手里的活,冲了出来,我在一片泪水模糊中,看到您那悲伤的面颊,看到您抚摸着我的脸,安慰着我,又拿纸在摔碎的牙齿上擦拭着,纸上一片血迹斑斑。我嚎啕大哭着,打您,骂您,像是想把付出的疼痛都打回去似的。您知道这不是您的错,却任我打,任我骂,还像哄我睡似的轻轻地拍着我的背。
  我还记得那天下午,那个牙板断掉的小男孩,躺在您的怀里,让您缓缓地抚摸着,轻轻地摇着,您的安慰,我依稀记得,那深沉的爱,已暖暖地融进了心里。
  就是这份爱,伴我度过童年时代。现在我已长得比您高大,童年也快要过去了,但与您一起唱的童谣,却永远回荡在耳边。
  长大了,在暖阳下,我的手,牵着您的手,看着长街,看着人群,我的手摩挲着您的手,一只粗糙的手。我的心里,默默地想着,小时候,是您,那么无私地爱我,如今,我也要给予您幸福,保护您……
  “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曾几何时,您头上一簇簇的白发,就像一盅涩酒滞住了我的心灵,每晚见您疲惫的身影,在灯下搓洗衣裳,清洗饭碗、锅盆,何时才能停下!
  您也休息休息吧!让我来为您干活吧,您那粗糙的大手,就用我这稚嫩的小手来代替吧!别让你做一场只有付出的爱!
  祝您
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幸福长寿!

您的儿子:杨梁晖
2015年4月18日
(指导老师/油纸伞)

 

 

我的平凡世界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是陶渊明在《饮酒》中的悠闲自在,也是在那充满着华丽的词藻的时代中的开怀释然。
  我最早追溯到的,与自然亲密接触的地方是在老家。放眼望去,只有连绵的树木与众多的房屋,水潭澹澹,野菊花把那金亮的大手垂到路边,似要迎接落在地上的晚霞余晖。
  我去二伯家串门,而那菜地就近在咫尺,那尖尖的、圆圆的,有着许多犄角旮旯的蔬菜,都在那静静地俯卧着。我不禁凑上前去,嗅一嗅,摸一摸,尖尖的,有股怪味道,圆圆的呢,又平又矮,那犄角旮旯的玩意儿怪头怪脑的,毛茸茸的茎,叶子又深又绿,像一把用得不能再用的、破烂不堪的蒲扇,或是蚀了好几个洞的书本。
  我腻味了,仿佛是看了一本苦涩难懂的书籍,愤然地离开了,好像这些蔬菜从来没有跟我有过任何瓜葛似的。
  长大了,再来这儿时——一切都变了,不知为什么,好像山丘上的,那一瞬再平凡不过的花木,忽地成了那铭刻在山上一段神奇的历史。到伯公家拜访时,我蹲在泥瓦之间,那一朵菊花开了,是油黄的,好像一方小太阳,在树荫下舒展开爱心似的臂膀;榕树的枝条,依然雄浑,却添了几分深秋的惆怅,在晚风里摇曳,那油亮的老叶唱颂着无人知晓的歌。
  山坡上,夹竹桃依然散发出浓重的气味,而我,喜欢在白杨的枝干上摩挲着,因为它会在萧瑟的秋天带来春日的温暖。
  有人说:“因为我,世界变了。”而我,却想说:“因为世界,我变了。”我在成长的大道上摸索着,却把那田园的风光藏进了心里。
  平凡的世界,总有平凡的自然,但这自然中所见的平凡,却是最美的,最不平凡的,它在我成长的道路中注入心灵的感化。(指导老师/梦  山)

 

 

自己走出的路才是最绚烂的

 

  前几年,读过一篇评论,中国的高材生,总是愿意跻身公司高层,而不愿自己创业;而外国的青年,却总是独自打出一片天地,成就风雨中屹立的辉煌。
  也许蹊径的路是泥泞盘桓的,也许那大路的尽头才真是怡然自得的;但在风雨中用双足走向山巅,或许比那徘徊在宽敞的阳关大道,更有价值。不需依附别人的人生,用双手铺就自己的路,让自己在高丘上俯视着那世界,才会发现,天地更加广袤,生命更加绚烂。
  隐匿于独自的安乐窝固然是幸福的,爱因斯坦之前也是一位温饱自给自足的打字员。1905年——这位默默无闻的公务员连续发表了6篇论文,震惊了世界。一位评论员戏侃道:“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世界上有一个半的人能看懂。”很快,整个物理界掀起了翻天覆地的论战,这位名不经传的、无人知晓的小打字员,霎时间成了一代宗师。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这是孟子的至理名言。谁知,若燕雀真正长啸九霄,却会让那些自恃清高的鸿鹄们自惭形秽。
  瑞士的一位年轻人Notch,也许大家不怎么耳熟,但他背后,就有两个响当当的大名——Minecraft游戏和MojangAB公司,这一个仅研发五六年就成功的游戏和市值数十亿的开发公司。有谁曾料想到,那看似巍然不倒的传奇背后,原来只是三位年轻人因兴趣爱好而凑起来的小公司,即使到现在,也只有二十九名员工在工作。
  像泉州大地上,更有无数热血青年远赴重洋,在帆樯中迎接属于自己的未来。
  自己的路,才是绚烂的,“这是一场无怨无悔的青春”,青春,就是汗水与拼搏,就是勇敢与坚韧,走自己的路,并不会离开世界的轨迹,而是成为引领世界的风帆,生命勃发的苗尖!(指导老师/木  车)

 

 

春色濯心

 

  那一壶盈盈的春色,如一股绿色的清泉浇灌心田,变幻成一片春的遐思,变幻成一片春的记忆。
  在笔下,绚烂的色彩是属于春的,奇幻的清香是属于春的。她爱春的清美,便在纸盘上画出竹笋、荷叶,以及碧波荡漾;他爱春的坚毅,便勾勒出顶天立地的大树,它的根在坚如磐石的泥岩中破土而出。
  而我,钟爱这春变幻多端的草木,爱晴雨时节的万紫千红。笔下的草,无论深或浅,是一簇簇地拥着那蓝盈的、嫩红的、亮橙的、淡黄的花,爱它的每一瓣,便将每一瓣都画得青翠欲滴。画上,有一盆桃花,在雨雾里朦胧地显出那斑斓的花瓣,凝成色彩的一点,那舒长的枝条,似美女招展着的手臂,点染着金丝绣缕,披拂着凤冠霞帔,却丝毫没有富家女子的骄矜,而是把所有的色调都留给了春天,成为绚烂。
  诗人笔下的“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带了些许的惆怅,春日的美,也许有一定的伤感,但桃花,依然代表生命的美,那是一副无与伦比的自然的美景。仰面的桃花,带来了春天。
  在上面,常春藤又攀援在栏杆上,毓秀的枝条与鲜艳的桃花相映成趣,绿色是流动的,它穿过我的指头,流进我的心里。
  所有幻灭的情愫构成了这幅画,虽然它勾勒的只是人行道边的一个角落,却已把浓浓的春意灌进了我的心田,濯洗着我的心房。
  春天是一股清泉,所有自然的、生命的美,都将滋养着你,所有的希望与所有的理想都将交融在美丽里,给你最朴素的启迪与鼓励。于是,我将汲取春天的活力,把汗水挥洒在四季里。(指导老师/秋  叶)

 

 

我读懂了建阳盏

 

  鼎鼎有名的建阳窑兔毫盏,通体乌亮的身躯飨着人们的双眼,玻璃窗口下的釉面温暖敦厚,也泛着满天繁星般的晶莹的光。
  小时候去云南旅游,逛遍了大理的夜市,正要出去时,路口的一家古董店吸引了我们。这家店倚在拐角处那一安详的小窝里,粉刷着绿漆,沁着一股子浓浓的檀木味。进了大门,就瞥见了陈
列着的各式古玩的立柜,似乎就是一直立在这儿,古旧的味道与那些为了旅游而开发的店铺截然不同。
  同行的友人在这些千奇百怪的稀奇玩意中,掏出了一件黑乎乎的碗,沿上还破了一点儿。但是他如获至宝,就拿着这碗,举在头顶,在昏黄的灯光下旋转着、把玩着、端详着,双瞳发出了“
千里觅知音”似的光芒,殷切地投到了店主瘦削的躯干间。一询价,才知道,这破碗值七八万!店主用他那古老刻板的语气回绝了友人的砍价,即使他再怎么言辞滔滔,也就是这个价!
  当然了,友人只好在他妻子愤怒的目光中悻悻而归。即使买了个大红大绿的瓷瓶,也比这个强吧!我心里默默地想着,总不屑于那黑色的釉面。
  再一次,我去洛阳旅游,走得累了,去路旁的一家饭店小憩。听说这里有宋人斗茶时用的茶水,我们都迫不及待地点了。呈上来时,是一个黑色的小碗,里面放了些茶饼子,正当我们百思不
得其解时,一股开水倾倒下来,顿时浓茶滚滚,泛着白色的茶汤,似潮水翻涌,氤氲的蒸汽甘美醇厚,恍如梦境。我们几个不谙规矩,端起来就大口大口地灌下肚里,喝了个水饱。
  小二见我们如此兴致盎然,也娓娓道起理由来,说宋人喝茶宜白,越白越好……最好的是……又提起那一个熟悉的名字——建阳盏。
  建阳盏中的茶水甘白,釉面乌黑,在乌黑的碗里放白色的茶,更黑白分明。那黑色的坯子里,原来是黄白的泥,本可以成为亮丽的青釉,洁白的白釉,却为了突显出这茶水的圣洁的白,甘愿
贬低自身,去托举他人,这不正像是鲜花旁的绿叶,甚至比它更高尚吗?
  我读懂了你,建阳盏,或许在那天的灯光下,你是黑的,不动人的,但你的坯子仍是白的,正像你那甘愿成为绿叶的品格,是一尘不染的。(指导老师/ 车)

 

 

只要你愿意

 

  只要你愿意,另一个世界的大门总向你敞开着。
  你去看草,看草的青翠;你去看风,看风的轻盈;你去读书,品味人生的奥妙……
  那针尖般的草尖上,也许是一番别致的世界,是一只只草虫吗?张着它们尖锐的獠牙雕琢着草叶,那一只只亮晶晶的眼睛翘望着碧水蓝天,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