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 可的作文本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许 可的作文本

2018/10/23 00:00
浏览量
交织的生命,我呆了
 
 
 
 
    很久以前,植物在我的印象中,是静止不动的,是死气沉沉的。不过,这一回,两株不起眼的植物,却撕掉了我记忆中的标签。
    初见到那两株植物,还只是两颗种子,它们是一次比赛中获得的奖品。那两颗暗红色的又扁又长的种子,模样有些丑陋不堪。刚埋入土里的那几天,一点动静都没有,像是闷坏了,发不出芽来似的。
    又过了几日,那两株小苗方才探出沉重的脑袋,寻觅着阳光,快速地生长。它长得很快,向着阳光多的地方长。对于阳光的贪婪与饥渴,你是一望便知的。
    长得过高也有弊端,你瞧,右边的那些枝条由于攀爬的空间有限,被屋前的铁片遮住了阳光,被挡住的部分便有些枯萎。光照日益减少,使得整棵植物日渐枯瘦,看上去似乎在苟延残喘。但左边的植物有足够的伸展空间,肆意地感受着光与热的关照。
    我冷笑一声,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谁可曾想放弃一次消灭对手的机会?右边的植物,等待它的几乎只剩下死亡了。
    第二天清晨,我起得稍早些,想起那两株植物,很想再去瞧一眼。我担忧自然法则的残酷是否让它走到了尽头,于是我踱到了窗台边,往外一探身。顿时,一股无形的力量冲击着我的心灵,我被迫倒退半步,双眼一瞪——左边的植物移开了一寸,右边的植物斜逸而出,并最终纠缠在一起,一片绿意盎然,它们一同拥抱着初升朝阳的灿烂光辉。
    两株植物的共生与和谐,融合与交织,这令人惊叹的生命力,使我如痴如醉,在清晨的微风中陷入了沉思……(指导老师/南  山)
 
 
 
 
家门前
 
 
 
 
    谁不曾遇过,在家门前徘徊的时候?至今回想起那件事,心中满是感慨和数不尽的忧愁。我最无颜面对那样的成绩了,总是令人惭愧。
    那鲜红的数字使得我的心久久不能安宁,我把教室旁的石子从校门口踢到校门外,可无论踢了多少次,也踢不走、甩不走心中那排解不出的忧愁。
    到家门口了,书包不知何时又变得沉重了些,压在肩上,重在腿上,寸步难行,犹如陷入泥沼。那是无比孤独、悲凉的泥沼,真希望有人来陪陪我。我望着家门,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心中微微地颤动着。
    门在我眼前越变越大,像一道无法逾越的坎,像一座绝对险峻的高山,似乎把世界隔成了两半,一边是人间,另一边则是地狱。无形的压抑之感从门旁散出,趴在了我的身体上,很重,很难受。
    此时,离顶峰也只差个门把手。我在一刹间迷茫了——开或不开?明明迟早要开的,却迟迟不肯伸手;明明迟早要面对的,却一味害怕承担后果。这是拖延症惹的祸吗?我在门前思索,左右为难,原先的决定此刻化为了乌有。我的心中无限彷徨,似滚滚巨浪,似惊涛,敲击着、冲撞着这疲惫不堪的心灵。我想呐喊,喊出心中的忧虑,喊出自己的忏悔,可每次一张嘴,都是无声的。
    我曾多次鼓起勇气去开门,可每次碰到门把手,冰凉使我瞬间缩回了手。我使出全部力气,却敌不过一个普通的门把手。我的手被汗浸湿了,门把手上留下了我的汗渍。
    门突然被打开,那么快,那么直接。一阵风吹来,我心中的一切像张纸飘飘悠悠地飞了起来。
    开门易,开门也难。我盯着那门把手,觉得那是我至今无法拧开的门把手。(指导老师/南  山)
 
 
 
 
在心田里种植希望
 
 
 
    曾经,我走在心田上。我的心田上,石头与杂草是近乎唯一的东西了,它们四处撒落,看上去杂乱无章,众多的思绪飘荡在此间,似乎在叙说着迷茫。
    整个心田一片荒凉,延伸至天际,仿佛这片土地是死的,孤独、寂寞,只有我一人存在。
    我孤零零地走着,心中似有绝望。有些土地干得发硬、发裂。我无暇顾及,在这“望不尽天涯路”的土地上,我似个巨人般,身旁尽是低矮枯黄的草和斑驳的石头。天空渐渐阴暗,把这块贫瘠的大地,变得更加灰暗了。
    我曾多少次希望土地变得丰富起来,可至始至终,却未曾见到半分希望。我对自己说:“也许,等待是没用的。”过多的等候使我不耐烦了,开垦这片荒地,是目前唯一的目标。用手去除,划破了,劳累了,失败了,成功了,流过的汗,滴过的血,全都化在了土壤里。
    不久,从远处忽隐忽现的一个白点飘来——它看似飘了很久,才找到我。我终于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我兴奋地叫着,心中无比欣喜,小心地捧着那个白点——那是一粒可遇不可求的希望种子,它终于到来了。
    我让它轻轻落入土中,感觉心中有了希望。我每日对它浇以心灵鸡汤,望它根深蒂固。我为它施净化心灵的养料,让它成长出的希望纯洁美好;我又给它梦想的力量,洒以情感的琼浆,使得希望更加明亮。
    如今,希望已茁壮成长,光辉照亮了四周的土壤。那片本是荒无人烟的土地上,此刻变成了我曾经日思夜想的丰饶与美丽。
    而我,依旧期待着下一个希望种子的到来,带给我不一样的惊喜……(指导老师/南  山)
 
 
 
 
 
“疯”颠
 
 
 
 
    对于乒乓球,我们是疯狂的。所以我们开始“颠”了。遗憾的是,不能用那最适宜的球拍,用的是一张软塌塌、薄得可以透过光的桌布,硬要来“颠”这个好动的球。
    这个球,调皮得很,别看它在手里安静,可一在布上,那可不得了。还没荡起布来,它便在布中四处乱跑。它活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完全不听使唤,一会儿绕着布跑,一会儿自己随性地滚。场面乱极了,但也快乐极了。
    我和队员真正开始荡时,球似乎闹得更欢了。它在布中热身似地跑了跑,随后一跃而起,在空中转个身,随即像炮弹似地落地。
    我们的捡球员捡着球了,丢了上来,本想绕个弧线投进去。可这球,对于空中飞翔的饥渴,一时兴起,飞过了头,“嗒——”地一声,唉,又落地了。时间也流失了。
    我们荡得更厉害了,我和队员手劲同时发起,布的四角先是被提起来,待到微微降下时,那布的肚子便挺了起来,挺得很高,像半个鸡蛋,强大的带动力带动着球体,助推似地直起,又稳稳当当地落下,跟着布抖动了几下,方才停止。球在布中心滚动,我和队员眼神意会了一下,开始抖动第二次。哪知我手劲偏小,速度又过快,球一个劲儿地往队员那边滚,又反转回来,蹦来蹦去。乒乓球活像一只染了病的跳蚤,蹦得高,也蹦得乱,完全是胡闹,似乎有使不完的劲。
    突然,球往另一组蹦过去了。只见他们笑得前仰后合,嘴巴咧得很大,他们笑得多开心呢,根本停不下来。那乒乓球像在挠他们的脚底,忘了接着跳,“嗒”地趴在了地上。
    到最后了,我们也没荡个明白,倒是把笑声传遍了整间教室。国球,确实是令人“颠狂”啊!(指导老师/舒  云)
 
 
 
 
 
田间栽菜
 
 
 
 
    对于田园生活,生活在城市中的我可谓是知之甚少。然而,在我曾度过的短暂的田园生活中,有一段令我印象深刻的经历。
    那一次,恐怕可以说是我第一次进入菜园子里头吧!之前的田地,我只能从外往里瞧。目光越过那薄薄的木栅栏,只见一片干黄干黄的田地上铺着许许多多绿得发黑的菜。如今大摇大摆走进田地中,曾经远远望见的景象此刻近在眼前,变得更加生动、鲜活了起来,我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这里的田埂由一道道正梯形图案并列而成,踩上去,时硬时松,永远不知道下一脚会踩到什么质地的土壤。在栽下青菜之前,得把那些碍眼的杂草给清除。我慢悠悠地俯下身子,像个小老太婆似的,猛地把手伸出,眼睛一扫,寻觅着“猎物”。我有些笨拙地移动着身体——哈!瞄到了一根,看着有些短,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双手探出,双腿微屈,紧紧地攫住了那根杂草,握住杂草朝内压弯三十度,使劲一拽——嘿!小样儿,还不被爷儿给逮出来了。那杂草还有些长,细细的根须夹杂着泥土碎渣,拔出来时,土粒全掉到了我鞋上。
    之后,拔出的杂草都叠成了堆。杂草算是拔完了,我便开始挖洞种青菜。我捡来了一根约莫拇指粗细的棍,指着地,竖着摁下来,戳了个浅浅的洞。我用左手手掌紧贴着木棍的最上方,右手手指部分也倚着木棍最上方,一前一后,一左一右,飞快地搓起来。木棍在土地上的部分越变越短,终于戳出了一个小洞。
    我向大人们要来了一颗青菜苗。我无比谨慎地用一只手捧着它,另一只手遮掩着它,怕毒辣的阳光把它晒坏了。我将它的根填入洞中,用另一只手扒了点儿土埋了一点儿。我又借来了锄头,拨开一大块土,一点一点儿地铲进洞中,再用锄头将泥土压平压实了,才勉强护住了整棵青菜。这小家伙耸拉着圆叶儿,顿时,这棵娇嫩的青菜苗,好像变得更水嫩了。与那被晒得火辣的土地相比,更像是荒凉大漠中的一片绿林。
    之后栽的那几颗,虽没第一棵栽得好,但却使这片土地变成了绿洲。我的心中充满了劳动带来的成就感!(指导老师/祥  子)
 
 
 
生活需要对手
 
 
 
 
    “对手”——有时会让你恨得牙痒痒。赛场上,没有人会因为自己的失误而停下脚步,对手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你没有任何办法去阻挡对手的好胜心,他往往只会无视你的任何言语。你只能做好自己,对手也是如此。
    对手仿佛永远是一张严肃的“扑克脸”,只有一刻才会泛起笑意——那就是在胜过你的时候。你曾无数次祈祷着,不想再见到这种嘲讽的笑容。于是,你沉默了,且永远记住了这个表情——来自对手那可憎可恨的嘴脸。那种轻蔑、鄙视、高傲、挑衅,都深深地刺进了自己的心里。
    可是这个表情,却也成了鞭策自我的主要动力。因为这个表情,使你羞愧,点燃了你内心的不甘,于是你下定了超越对手的决心。
    不过在努力的过程中,你似乎明白了什么。当你不断地跌倒爬起时,那副令人恼火的笑容仍会浮现于脑海,但却好像变得不一样了。虽不似那些真心的微笑一般如沐春风,但也是一种另类的鼓励,令自己心中充满“正能量”,让自己再次振作起来。
    其实,对手也是可敬的。当你真正明白了对手的含义,你就会默默地涌出感激之情——即使你不愿承认。对手的激将法使你不得不下定决心超越对手。与对手比赛时,往往是在提高自己,锻炼自己,也是为了下一次的成功而蓄力。细思自己的不足,能使自己的思想逐渐成熟。
    生活需要对手,对此,我要附上一句真挚的感谢:“由衷地谢谢你,我的对手。”(指导老师/流  星)
 
 
 
 
 
科技,让生活更美好
 
 
 
 
    在这发展迅速的时代,科技是最大的“顶梁柱”。在人类的地盘上,科技无处不在。
    我们不说别的,就聊聊手机吧!手机,是现代人最不可或缺的科技产品了。人人都有手机,手机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一个最受大众喜爱、实用性最高、最方便的“神器”。智能手机功能强大,手指一划,便可轻松涉足经济、新闻、娱乐、购物等领域,省去了种种麻烦,使生活更加便利了。明明只有三四毫米厚,五六英寸大,却有着几十G的容量,处理成千上万的信息不在话下。手机还方便携带,这使得手机被推上时代潮流的顶峰。
    再谈谈打印机吧!眼下绝大多数的打印机皆是2D打印,无非是在白纸上印出平面的文字或者图案。而“3D打印机”的面世则打破了这一局面。有时制作一些东西,零件不仅要小,功能还要强大。“3D打印机”打印出来的东西是立体的,也比普通打印机大上四、五倍,功能更加强大。它可以连接电脑,甚至有一款专门的软件是用来制作模型图像,可打印出精巧的成品。别看“3D打印机”笨重,打印出来的模型菱角分明,清晰无比,纹路痕迹依稀可辨,省去了大量的时间和物力。如此的效率高,速度快,让生活更加方便了。
    “科技改变世界。”科技的作用对于当今世界的发展是显而易见的,是科技塑造了我们现在的美好生活。(指导老师/辰  星)
 
 
 
 
硬币,快点翻跟斗
 
 
 
    硬币这硬邦邦的金属,既无血肉,也无意识,除了作为商品交换的媒介,似乎也别无他用。可是我们人类就是喜欢异想天开,偏偏要它动起来。
    起初对于吹硬币,我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这扁扁的硬币,死气沉沉地贴在桌面上,好像翻跟斗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场,一口气吹出微薄的气流,去翻动硬币小小的身躯。相比之下,那枚小小的硬币宛若千斤重,无疑是蚍蜉撼树。
    我憋足了气,希望像武侠小说里内力浑厚的高手一样,运转内力,吹出的气流可以穿透整面墙壁,想想这幅画面,颇有凌厉之感。那股气从我嘴里喷涌而出,仿佛像飓风“呼呼”作响,八成能将硬币翻个七八回吧!硬币从起先的微颤,到微微颠簸,翻面在即,可惜却因气流不足停了下来。我转眼望向同学,一个个也像鼓风机,猛地一吸气,再猛地一吐气,忽前忽后,忽动忽静。听着那“呼哧呼哧”的吹气声,还真是热闹!
    后来,老师告诉我们可以利用伯努利原理,这与我们之前紧贴桌面的吹法截然不同。硬币位置不变,口与硬币呈45度角,凑得近一些,将吹出的气流推力呈最大化,吹出时要“稳、准、狠”,即位置要稳,方向要准,吹气要狠!
    我们都用这小技巧试了试,效果各不相同。有些人吹起来易如反掌,脸不红,汗不流;有些人勉勉强强,似乎累极了,吹得头昏脑胀,桌上总算摆着一个翻过面的硬币了。可我无论如何也没能让硬币翻过来,只能难为情地笑了笑。
    虽然我没把那薄薄的硬币吹翻身,却也看到了硬币神奇地“动”了起来,见识了伯努利原理。不过,我还是期望那枚硬币有朝一日能被我吹个大跟斗!(指导老师/梦  山)
 
 
 
 
凡,我的年度汉字
 
 
 
    我,如此平凡,不过是莘莘学子中的一员。在茫茫人海中,我也仅仅是一艘伶仃的帆船,不能像那些美丽的、高大的船一样勇猛前行。我只能借助微薄的风力,凭着控帆的能力踏实地前进。
    我也目睹过身旁的船只,每艘船都各不相同。有的帆很多,却开得比我还慢;有的帆不多,却是遥遥领先于我;有的很气派,高端大气,却又懒惰至极,不肯前进;有的很寒酸,帆上打着补丁,船身多钉了几块板,似乎是刚改造出来的,却也还是稳稳当当地前进。当然,还有一些平凡的船只,其中就有我——什么都普普通通。
    一所学校就像一片海,每一片海都独具特点:有凶险的,有波澜不惊的,有狂风暴雨的……我所在的这片海,总是时不时来场小海浪、小风雨,考验我们在这片海上所学到的能耐。有些人技术好,迎刃而解;有些人能耐一般,上下颠簸;有的差点沉没,翻个底朝天。当遇上大海啸,似乎全部人都无法幸免,我也是。翻的翻,倒的倒,有的还被卷进了漩涡,不过也有少数的幸存者,迎着风雨,发挥最好的技术硬是挺了过去,成了我们所崇拜、敬仰的人。而我这只平凡的船啊,实力平平,相貌平平,只能泯然于众矣。
    有时候好机会从我身边掠过,我却无法抓住。直至今天,也没有干出一件辉煌的事。我既想大显伸手一番,却又害怕名利熏心而有所后退,我应该怎么做呢?怎么去回报那些一直支持着我的人呢?哪怕我会承受多方面的重压,我也不想做一辈子的“咸鱼”,也不想因为奢求名利财富而挖空了自己的内心。
    正如“凡”是我的年度汉字,我只愿做一个尘世中平凡的人,过着普通但充实、快乐的人生。(指导老师/辰  星)
 
 
 
 
开学那些事儿
 
 
 
 
    当假期接近尾声,开学渐渐来临,我却喜忧参半。而当书包的背带搭上肩,一种久别重逢而温暖的感觉传遍全身。
    “嗨,老朋友,我们出发了。”我对着有些旧的书包说道。我怀揣着升上六年级的激动心情踏入校园,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满满的亲切感。我好奇地望着,这里我已看过千百遍了,却仍看不厌。
    还是那间教室,那些同学,那些课桌椅。我瞅着同学在那儿谈天说地,忍不住掩口一笑,挪到了座位上。回想起一年级时,大家那副迷迷糊糊、呆呆傻傻的模样,个个都不知所措,也不说话。有的人还带着玩具,有的还拉着妈妈不肯松手。当老师走进来时,我们都被这无比威严的气场惊到了,哭着的、闹着的都安静下来了。请走了家长,老师请来了一根细细长长的棍,谁都知道那准是用来罚人的。止不住哭闹的同学吓得呆住了,哭声停止了,还不敢直视老师。
    老师翻开点名簿,逐个念下去,却有一位同学没被念到。那位同学挠挠头满脸疑惑,高举着手,仿佛自己被孤立了。之后才知道,那是误闯入我们班的别班同学,真相大白,他悻悻地被老师送回了原班级。那时,我们都一脸茫然,如今想来,真叫人忍俊不禁。
    想到这里,我瞄了一眼打闹的同学——这些将要一起走完六年的兄弟,不久之后将要面临离别,这不禁让我黯然神伤。不过我还是很期待新学期未知的精彩,不知道这最后一年的时光,会给我们留下怎样美好的回忆呢?(指导老师/流  星)
 
 
 
 
池塘岸上的蝌蚪
 
 
 
 
    我无比惊讶于那手中一个个洒脱闹腾的黑点儿。“真是厉害了,竟有这么大能耐!”朋友也无不惊喜,我也对之前深深的误会感到了无比的歉意……
    那天的天空有些阴了,娇惯而高贵的阳光也懒得再探出头来。树叶儿也仿佛垂了下来,没力气伸展腰肢了。我也好像有些慵懒,不愿再与朋友去玩儿,蹲在湖边,打着哈欠观察着那些蝌蚪。
    那些有着黑色宝石般色泽的蝌蚪一个个悠闲的漫游着。我对这些蝌蚪并不是特别喜欢,反而还有些嗤之以鼻:“哼,一个个柔柔弱弱,小而又薄,肯定一不小心就魂飞魄散了。”我一边讥讽,甚至想抓几只丢上岸,却又无可奈何。
    看久了,竟发现水边上的土坡也有几个形似蝌蚪的身影。瞪眼一看,“呵,还真被我说中,指不定那也是被干死的吧!”我想着。正是那蝌蚪在湖水退之前还逗留在水边上,果真没来得及回到水里,而像咸鱼似的晾在了那窄窄浅浅的土坡上。我用手指轻轻地挑动着,又好奇又不情愿。
    一时间,我突发奇想——冷水泼一泼不知会如何?八成也不动,但也试了一下。眼前的黑点瞬间一下是黑影,可又立即变成一个一动不动的点儿。我怀疑是否是自身的幻觉,不信于蝌蚪的生命力会有如此顽强,再次尝试了一番——是真的!仿佛一捏就烂的尾巴真实得产颤了一下。当我将那只干蝌蚪扫入水中,我居然分辨不开哪只才是刚刚那只如死尸似的蝌蚪了!
    我产生了一种肃然起敬的心理,脸有些发烫,也深深感到蝌蚪的坚强与伟大,宛如一株沙漠中挣扎生存的骆驼草。我带着歉意,又再次“救”了一些在岸上渴望生存的蝌蚪。此刻,那久不露头的阳光从云层里奔了出来,绿叶也昂起那不屈于面临死亡时骄傲的头……(指导老师/油纸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