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丽的邂逅(赵慧/老师)

最美丽的邂逅

 

★赵 慧/老 师

 

  现实中的我,有一点点积极,偶尔也有一点点懒散,每天若不是在太阳高高升起后才爬起来,便是在太阳还没睁开眼睛之前就已经开工了。今天的我便是赶了个早班车。
  朦朦胧胧中颠簸了一个多小时,我们的车子到达了目的地——永春青少年宫。宁静的祥和中鼓动着篮球着地的响声,偶尔还会飘来一两声孩子们清脆的吵闹声。随行的五个人陆续从车子里跳下来,伸伸腰,揉揉眼睛。弯腰的一刹那,一缕眼光照在我的脸上,明媚却不失温柔,让人不自觉地从内心涌动出一丝快感。
  夹杂在一群小不点中上楼,偶尔会有学生朝我喊句:“双老师好!”不用想那肯定是女生,小姑娘常常很大方。人群中也不乏小男孩,可每次好像都是我先跟他们打招呼,不经意间回头,就会看到两个小胖墩儿在窃窃私语,不用猜就知道这两个小家伙在嘀咕什么:“双面人来了!”看着他们那圆圆的肚子,滴溜溜的眼睛,还有脚下踏着的小拖鞋,我就会不自然地笑出来,这一笑可坏了,小家伙肥嘟嘟的脸立马红了,“突……突……”几声,就溜掉了。
  抱着教材低头走上楼梯,脚落地的一瞬间,感觉好似有万丈光辉铺洒下来,心弦被拨动了一下。阳光透过薄雾照射下来,青山绿水中散发着朝气与淳朴,太阳醒了,大山醒了,大山里的人们醒了,天地间满满的都是温暖,想着想着就放慢了脚步。“老师来了,老师来了……”不知哪个小鬼吹响了号角,一溜烟儿的功夫,走廊上就只剩下伶仃的几个人,我回过神来,收回内心的“贪婪”走进了教室。
  站在讲台上的我,看着孩子们一张张稚气的脸,却老是集中不起精神来,冥冥中有那么一点点遗憾,不自觉地就说了一句:“孩子们,我们排好队去看看太阳!”“哇哦!看太阳!”大家异口同声地说道,顿时,教室里就响起了“哗啦哗啦”桌椅移动的声音,眼前就是一群小雏鸟炸开翅膀要学飞的景象。于是我就带着我的小雏鸟们来到教室前的护栏旁,排成了一字型。
  清晨的薄雾还没散去,似乎还留恋着山里的一草一木,可太阳已经迫不及待地爬上了山头,笑呵呵地蹲在那里偷笑。太阳望着绿油油的大地,也许是薄雾挡住了它的视线,有些模糊,看不清楚,它心里似乎有点不高兴,于是就使劲儿地扯啊扯,终于扯开了一条缝,露出了脸。这会儿太阳已经涨得满脸通红,大地就这样被一片红光给罩住了。空气里的水珠随风跳动,身上滚满了青草的味道,让人忍不住想舔一舔。远处的山威猛高大,屹立如磐,可山腰间、山脚下几栋矮趴趴的小房子星星点点的,红的、灰的、白的,似乎又给它增添了几份温柔。群山环绕着的是一片肥沃的土地,南方的田野没有北方的广袤,也没有北方的辽阔,有的只是细腻和典雅,小得苍翠,小得精致。这里泛不起一波接一波的麦浪,也激不起一缕又一缕的稻香,有的只是豆腐块似的菜畦和一棵棵讷讷的木瓜树。一条条弯弯曲曲的小河在这片土地上蜿蜒而过,河水卷着水牛的唾液,飘着一片两片菜叶,哗啦哗啦地流淌着,像是在给我们这些外乡人诉说着山里面的生活。
  “孩子们,闭上眼睛,伸开胳膊,昂起头,试一试能不能感觉到太阳啊!”过了一会儿,孩子们三个两个地说道:“能!很亮!”突然一个小个子慢吞吞地说道:“老师,我感觉不到!”他好似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脸都羞红了,话语在鼻子里打转儿,于是我就用手轻轻遮住了他的眼睛。可能是因为紧张,也可能是因为害羞,小不点的眼睛总是闭不上,一眨一眨的,眼睫毛呼哧呼哧地闪动,慌乱中说了句“很暖和”。于是其他的小朋友也跟着说:“对,很暖和,很亮!”感觉到了太阳,孩子们都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在这个平凡的早上,邂逅了一缕阳光,邂逅了一片温暖,邂逅了孩子们脸上的笑容,我的内心感到无比珍贵。习惯了车水马龙的生活,习惯了高楼大厦投下来的暗影,习惯了快餐的味道,奔波中的我们忘了生活的原本,希望这些小不点们,还有我们每天都能像今天一样感受到太阳的亮、太阳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