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宝绥的作文本

那首歌
 
 
  “闪闪的泪光鲁冰花……”每当这首歌回荡在我心间时,妈妈那熟悉的面孔便浮现在眼前。那首歌,温暖美好。
  从两年前的这个月开始,我便天天都盼着下雨,盼着那把红伞的的出现。
  事情回到两年——
  那是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天上的乌云宛如被黑墨渲染过一般地紧挨,闪电如同一把锋利的弯刀在天空中划破一道口子,倾泻而下的是从口子里洒落下的玉珠,清透而水亮,它们无情地打在了路人的面颊上,而雷公公似乎也接到了号令,敲响了雷钟,于是一阵惊天动地的雷鸣划入众人耳畔,令人瑟瑟发抖。刚放学的我倒霉的是没有带伞,所以我只好打电话。让妈妈过来接我。
  不过五分钟,妈妈便撑着一把红色的小伞过来接我了。我连忙跑过去与妈妈一同扎进了茫茫雨中。
  雨越下越大,红伞似乎今晚吃的少了点,很难完全遮住我们。我们走着走着,忽然,我发现红伞更偏向了我这儿,妈妈的半个肩膀几乎都是暴露在了雨中,哗哗作响。
  看到这儿,我不由的一怔,随后泪光点点。望着妈妈的变化,我不由得哽咽了:妈妈脸上的每一道皱纹,都是为我操劳的痕迹;妈妈手上布满的老茧,都是被岁月留下的痕迹。
  从此,我便日夜盼着下雨。
  终于有一天,下雨了。妈妈带着那把红伞来接我了。我撑着红伞,将伞偏向了妈妈,这时妈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鲁冰花,那首歌,再次响起。
  那首歌,是美好的,是温暖的。(指导老师/淡 泊)
 
 
 
 
友情的味道
 
 
  生活中有许多种“味道”萦绕在我们的身边,弥散在我们的心底。而在众多“味道”中,我将要取出一颗最大最圆的友情之珠,把它迷人的芬芳溢满心头。
  事情回到两年前——
  阳光明媚的一天,我踩着碎钻般的阳光来到学校一年一度的奥数比赛现场。我环顾了一下四周,灵动的双眸转了转,找个位置,便“哧溜”坐下了。
  “现在,请同学们拿出自己准备的笔、橡皮、草稿纸、尺子……离考试开始还有八分钟的时间。”我拿起书包:笔、橡皮、草稿纸、尺……咦!尺、我的尺子呢?我的心被什么东西猛地一击,脸上浮出了一丝慌乱。离考试开始仅剩八分钟了!尺子?尺子在哪儿呀?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暗暗告诉自己:不要慌,先赶快找找尺子在哪!于是,我呼了一口气,攥紧拳头开始了“尺子之旅”。
经过五分钟的埋头苦找后,我从书包里抬起头,心中有几个字一直缠绕着我的大脑:糟了,尺子……貌似真的找不到了!此刻,我开始坐立不安了,一道蜂刀般的闪电划过心中,发出的轰鸣滑入耳畔,令人不由得一颤。只剩……三分钟了!
  我额头前的汗珠细密的布在额前,紧攥的手渗出了汗。只剩一分钟了!一分钟!
  坐在后桌的同学——小雨看见了,拍了拍我的肩,问:“宝绥,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
  “我、我的尺子忘带了……”
  “尺子?”
  “嗯。”
  “咔嚓!”
  只见,小雨将她那崭新的尺子一把掰断,将长的一段给了我,把短的那一段……给了自己!
  我望着手中的半截尺子,又望了望小雨淳朴的面颊,豆大的泪珠无声地落了下来,滴在了尺子上。
  那一霎间,我品尝到了友情的味道,是甜甜的。
  真情永存!(指导老师/油纸伞)
 
 
 
 
妈妈,别再叫我宝贝
 
 
  “宝贝,来吃饭!”“别再叫我‘宝贝’了好吗?”“可是……”
  事情回到前一天……
  只见,四(5)班级的灯依然亮着。呦,这怎么回事?四(5)班平日里放学都是最积极“走人弃校”的班呀,怎么今天全校都已发学回家了,四(5)班还未离校呢?
  “同学们,为了抵抗“帮帮团”的继续,饿肚子这点时间,值得!”四(5)(我们班)的周小号领头喊道。“嗯,值得!”周小鸣连忙应和。
  “嗒嗒”一阵脚步声从楼梯口传入我们的耳畔。“兴许是妈妈们来了。”周小号说,“大家做好准备!”我听见了,连忙挺直腰板。
  首先推门而入的妈妈。一见到我,宝贝脱口而出:“宝贝,你为什么还不回家?宝贝,你怎么了?宝贝?宝贝?”那一口一句宝贝听得我脸唰地红了。我轻声说:“妈咪,不要一直叫我宝贝好吗?叫我宝绥!”
  “好,宝贝!哦不,是宝绥。宝绥,你快和我回去!”
  “我不!”
  “宝贝!”
  “你为什么老是叫我宝贝?”
  “我……宝贝,哦不,宝绥……”
  ……
  ……
  就这样,我和妈妈争吵了半小时,反“帮帮团”看不下去了,便“撤离”了。于是,后来我和妈妈也生气地“退休”了。
  “宝贝”这个词听起来很别扭,但简短的两个字,却蕴含着妈妈对我的爱。
  妈妈,别再叫我宝贝!(指导老师/秋叶)
 
 
 
 
赴宴
 
 
  “什么?!真的呀!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去赴宴了!”说着,我便揣着激动的心情与妈妈一起坐上小车,来到酒店赴宴。一路上,我想象着酒店的豪华,笑了……
  一步入酒店,我便惊呆了。哇,好豪华!我看着酒店豪华、高档的设备,心情不由得激动了起来。哇!好、好高级!
  我和妈妈找到了小林阿姨的酒店房间。推门而入的那一刹,我宛如见到了人间天堂。看!那柔和动人的灯光照亮了那精致的布桌,星星点点的灯光挥洒在舞台中央,形成了一串美妙动人的音符。华丽的地毯衬着时而如大海汹涌澎湃,时而又如小河柔波清亮的钢琴鸣奏曲,一切是那么美好。
  我正坐在舒适的座椅上,尝着牛排,忽然,一阵华丽的灯光横在了道路中间,我停下咀嚼,抬起头循着灯光的脚步跟到了舞台中央,只见一位身着白色蕾丝婚纱的女子姗姗走来,她头顶花纱,手捧鲜花,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注视着她与身着西装的帅气青年,他们挽着手走到舞台中央。好美妙啊!我继续注视着他们。他们微笑着交换对戒后,真心地拥在一起。我敏锐的眼睛告诉我自己:小林阿姨哭了。我隐约地看见,在场的大众几乎面颊上都是泪光点点,时不时用手擦拭。
  看着台上洋溢着幸福的新娘新郎,我觉得他们的手像桥,搭建起人与人之间情感之路。
  这是我生平的第一次赴宴。它五彩缤纷,感动他人,蕴满幸福,饱含真情。虽然它短暂了些,但,饱含的感动却是无限。
  赴宴,这个词的含义真多。(指导老师/泽  胜)
 
 
 
 
爱心义卖
 
 
  “快来看一看,买一买呦!”伴随着一声叫卖声,义卖活动正式拉开了序幕。爱心行动开始了!
   我将花花绿绿的小物件放在桌上,坐下来,清了清嗓子,吆喝道:“来看一看,买一送一,不买后悔!”很快,一位大姐姐便绕到我身后,拿起一本书,问:“这个几元?”“呃,这个”我激动极了,一时间有点儿不知所措,“这个十元。”
  “十元?” 
  “嗯!” 
  “那我…不要了!”   
  “啊!”  
  我抑制住惊讶的心情,咬着牙,“好吧。”我低下头,叹了口气。唉,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推销,就这么失败!看着自己“原封不动”的商品,我很不高兴。                 
  失望的我窜到了别的班级去挑物品了。我一踏进别的教室,就震惊了。哇,好不热闹!同学们叫卖声此起彼伏,无处不在,而还价的声音也不时划入耳畔中。我绕到了一家“小铺”边,仔细打量着他家物品。哇,好动心呀,可是,我还没挣到钱呢!我只好抿了抿嘴,走开了。   
  我回到教室时,看见了一位小姐姐正在光顾我的店。我连忙走过去。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后,我也算朦胧地了解了一点儿经验。于是,我面带微笑地走过去,问:“您看中了哪一款呢?” 
  “这个,这个几元?”
  “这个十元,还赠送一块橡皮!” 
  我咬紧嘴唇,目光死死地盯着她,期待着她的答复。
  “好,我买下来了!十元给你!”
  听到了这句话后,我紧紧揪住了的心终于松下来。我目瞪口呆地望着十元,高兴极了。 
  后来,我卖出了所有物品,成功地将金钱收割了一大波。  
  其实,这次义卖,是为了河南的孩子们的“读书梦”而举办的。他们起早贪黑地学习、种田,都是为了读上一本书。他们那渴望知识的大眼睛,是一种对知识发自内心的追求。   
  爱心义卖,成就放飞孩子们的“读书梦”。(指导老师/淡  泊)
 
 
 
 
 
心中的明灯
 
 
  “你呀,就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这句话是妈妈在柔软的沙发上给我梳着小辫时说的。当时,我才五、六岁而已,还是稚嫩的年纪,还什么也不懂。“好呀,好呀,我最喜欢礼物了!”我喃喃道。而妈妈,只是笑而不语,继而给我梳着小辫。
那一年,我七岁。那一天,正好是妈妈的生日。我找爸爸讨了50元钱,牵着妈妈的大手一路牵到了商店边,与妈妈一同挑选礼品 。“哇,好美的水晶鞋!妈妈那么美,穿上这样华丽的水晶鞋,肯定更美了!可是要100元,好贵!”妈妈听了,甜甜的笑了。她一把揽住我,说:“傻孩子,妈妈什么也不要!”
  “那你要什么?”
  “我只要你,你就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
  “我?!”
  暖和的灯光下,温馨的音乐中,星星点点的投影间,妈妈甜甜地笑着。暖光下的她美丽而又优雅,音乐中的她动人而又无邪,投影间的她宛若天仙降临,让人为之动容。
  那一霎,我的眼眶红了,又大又圆的泪豆子顺着面颊淌了下来,滴落在肩上。
  从那一天起,我就为成为妈妈最好的礼物而骄傲。
  那一天,是我的十岁生日。我在卧室里望眼欲穿地看着木门,想着妈妈推开木门,对我说一声“生日快乐”,想着想着,我甜甜地笑了。可那毕竟是“想”呀!
  最后,她,没有来。
  第二天,当她一脸疲倦的出现在我面前,也不知道说了多少句道歉没给我带礼物的话后,我并没有生气。因为,我知道,她为了来陪我过生日,险些被车撞,手还擦破皮了。 我笑了笑,一把抱住她说:“没关系呀,你就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我就是上天赐给你的礼物啊!”我的泪流了下来,永远保存在了心中,我多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那一刻呀!
是母亲真挚的面孔,让我不再畏惧黑夜。母爱,宛如春雨绵绵,不断滋润着我幼小的心田。是那股强大的母爱,让我感受到了明灯的温暖。
  母爱,心中的明灯。(指导老师/淡  泊)
 
 
 
 
陪伴
 
 
  陪伴,如春天的雨点儿,滋润着我幼小的心田。从此,我懂得了每一句问候,每一次搀扶。
——题记
  那是一个雷电闪雷鸣,大雨来临的一天。上完补习班的我跑出了教室,来到校门口,“呀,下雨了?!”我喃喃道,望着空空的两手,  我心中暗暗惨叫:惨喽,爸妈出差未归,这可怎么办?算啦,只好硬撑着……行动总是比心里想的快,心中的念想还未了结,我便踏出了校园的卫护,步入了泥泞的泥水之中。
  我走在泥路上,无情的雨水丝毫不留情地打在我的脸上,令人感到了水流的酷冷。就在我只顾着咒骂这该死的天气时,一声“哎呀”的叫声出现在了泥路间。原来是我没注意脚下的石子,被绊倒了!“呀,好疼!”一阵阵钻心般的疼痛深入了骨髓,我霎时间变成了雨幕中的“落汤鸡”。疼痛、冰冷,一齐向我袭来。
  雨中跌倒在地的我,显得无助而又可怜,宛如一位跌倒野草中的无知小孩,被野草和枝干束缚住了双手双脚,悄然无声地哭泣着。
  忽然,一只手伸向了我,我缓慢抬头仔细一瞅,是、是她?!她冲我笑笑,说:“宝绥,我有带伞,我们一起走回去吧!”一股暖流向我涌来。我望着她真挚的面容,淳朴的笑脸,一滴泪,划过面颊,哭了。
  茫茫雨夜中,两人撑着一把伞儿,扎进了雨幕中。
  那个雨夜,幸好有你的陪伴。(指导老师/泽  胜)
 
 
 
指压板的乐趣
 
 
  一听见“指压板”这三个字,教室里霎时便炸开了锅,有的压低声音议论纷纷,有的似海豚般放声尖叫,还有的兴奋地拍手叫好,只等老师的一声令下呢!
  首先,我们女生队派出的是“女汉子”——张楠。而男生队派出的是一名黄绿衣男子。“开始!”伴随着老师的一声令下,比赛揭开了帷幕,教室里顿时充满了火药味儿。只见我们女生队的张楠单脚立在指压板的中心,双臂伸展开来,形成十字状。她的目光正视前方,淡定自若,双手平稳,一只脚有力地站立着,一旁的对手们都惊呆了,嘴巴张成了一个圆型,眼睛瞬间变大。
  “哎呀!”一声喊叫划入耳畔,哦,怎么回事?哈,原来是男生队选手受到了对方的干扰,一不留神,一头栽向了指压板上,和它紧紧“相拥”着。一旁的干扰者见了,悄悄地窃笑着,转过身来跟我们击掌。此时此刻,我仿佛看见,每个人的眼中,都透射出了坚定,也许,真正的比赛才刚刚开始!
  我们女生队的“张楠”大约一分钟后,紧握的双手渗出了汗,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啊!”张楠似乎再也经不住指压板的考验,就在张楠要失败之时,我们队的队员吐出了一阵加油声。那加油声,仿佛拥有着无穷的魔力,将“悬崖”边的张楠又拉了回去。张楠听见了加油声,仿佛充了电一样,咬着嘴唇,又坚持了一分钟,赢得了所有人的称赞。
几个回合的比赛很快就敲响了结束钟,可同学们却仍然沉浸在比赛中。我们多么希望再举行一次这么有趣的比赛呀!因为,它让我感到了团结的力量!
  指压板的乐趣,是无法言语的欢乐。(指导老师/油纸伞)
 
 
 
 
那个冬
 
 
  她坐在白色的长椅上,悠闲地品着绿茶。嗯,趁她顾着品自己的绿茶时,我来向大家介绍她吧!
  她,叫“绿茶”,是个“奇怪的女人”,她是一位作家。她时常做一些奇怪的事。
  比如,她正打着文件,打字打到一半,就忽然大叫一声,一旁的同事询问她,她也不说,径直跑出编辑部。外面,倾盆大雨,电闪雷鸣,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犹如划过人们心中。只见,一个女人搂着一杯绿茶冷饮,如同奔跑在电闪雷鸣的“黑匣子”。“哟,那不是绿茶吗?她在干什么?当她这个“落汤鸡”回到了编辑部时,同事们都惊呆了!只见,绿茶头发凌乱,目光呆滞,衣服像去“沐浴”回来了一样。而冒着大雨的她在外东奔西走,只是为了买一杯绿茶来作为写观察作文的素材?是的,现在站在你眼前的绿茶,的确行为十分奇怪。
而且,她有个奇怪的爱好——看云。一看呀,就是一小时,叫、喊、拉、扯,都不管用!而且,偶尔看时,还是不紧不慢地传来一阵阵一惊一乍的喊叫,可当我赶过去,问她怎么了的时候,她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若无其事,真不知她葫芦里卖什么药。
  她永远记得那个冬。那一年,茫茫大雪,她的几个好同事站在她身后,目送她离去。她,辞职了。因为家人原因,所以她得去吉林工作。几个和她关系要好的同事与她相约:每年之冬,不见不散。明明在冬天,可绿茶却感觉春天来临了。同事们的熟悉的面貌,在绿茶心中,永远挥之不去。那杯热腾腾的绿茶,永远还在!
  那个冬天,一杯绿茶,一群热情洋溢的同事!(指导老师/秋  燕)
 
 
 
  
“猜哑谜”的乐趣
 
 
  窗外,似火般的骄阳烘烤着大地,大自然的一切都哇哇地大哭着,想试图削去一丝丝炽热。而小树林教育的教室内正如火如茶地进行着“猜哑谜”活动,与窗外的天气相映成趣。
  同学们一听见“猜哑谜”这三个字儿,霎时便如同炸开了锅一般,有的悄声地议论纷纷,有的似海豚般放声尖叫,有的兴奋地笑着,只等着听老师一声令下呢!首先,表演的是一名男孩。同学们仔细打量着男孩,望眼欲穿。 
开始了!只见,男孩灵动的双眼先是转了转,随后,手中似乎拿着什么东西,迫切地塞进了嘴中,开始了疯狂咀嚼。忽然,他停止了咀嚼,张大嘴巴,瞪大双眼,呆呆地定在那儿。同学们看到这一幕,都顶着一项充满了疑惑的脑袋,心里想着:这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就在同学们十分不解时,男孩忽然猛地晃着头,貌似……在吐火一样!他原本僵住了的双手快速地放到嘴边扇动了几下。“表演完毕!”“好,同学们!想到答案了吗?”同学毫无头绪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实在解不出到底是“什么药”。忽然,一阵洪亮而自信的声音传入耳畔:“吃辣椒!”话音刚落,男孩与老师便不约而同地向他竖起大拇指。“啊,猜对了?”同学们目瞪口呆,纷纷向答题人询问,连老师,也不例外哦!
  第二个环节开始了!表演者表演完后,同学们照样是赢了!这令他们对接下来的环节更充满了自信。与此同时,我仿佛看见了每个同学的眼中,都透射出了坚定的光芒。也许,真正的比赛,才刚刚开始,而同学们,也决定一战到底,勇往直前!
  走在回家的路上,阳光是那么炽热,仿佛下一秒就可以把人变成烧烤物一般。可我却感觉阵阵凉风向我袭来。虽然猜哑谜活动很快就结束了,但我和同学们都依然久久地沉浸在猜哑谜的乐趣中。我们多么希望再举行一回这么有趣的活动呀!
  猜哑谜的乐趣,是无法言语的!它让我永远难以忘怀!(指导老师/采蘩)
 
 
 
 
这边风景独好
 
 
  “家人”这个词是个无可用言语描述的。风景再好,也美不过家人甜美的笑。
——题记
  “你呀,就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这句话,是妈妈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给我梳着小辫时说的。当时我才五、六岁,正是稚嫩的年纪,还什么也不懂。“好呀!好呀!我最喜欢礼物了!”我兴奋地喃喃道,而妈妈,只是继而梳着小辫,笑而不语。
  一天,妈妈过生日,我听同学呢喃着说要买生日礼物,便将自己攒了两个月了的零花钱带上,兴冲冲地跑到商场,想为妈妈挑选礼物。一步入商场,映入眼帘的是玲琅满目的商品与柔和的灯光。“哇,好美!”面对着那么多物品,我一时间还真有点儿不知所措。“该挑什么好呢!”就在我为不知该挑什么礼物而发愁时,我眼角的余光无意间瞟到了一样物品,“咦,那个是……”行动总是比说话来得快,我奔向那件物品,仔细端详起来,这是个水晶百合木夹,它做工精细,刻划巧妙,十分夺人眼眶,最重要的是,百合花是我妈妈最喜欢的花!
  “就是它了!”我的脸上浮起了一些淡淡的微笑,随即便小心翼翼地捧着木夹子走向收银台,生怕摔坏了。
  “这个木夹子多少元?”
  “您好,这个二十元!”
  “啊!那我不要了,谢谢!”
  啊,要二十元!我所有的钱加起来也只有十四元呀!我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到家。
  回到了家,我低着头,走到妈妈跟前,羞愧地说:“对不起,妈妈,我……我没能给你买、买礼物……”妈妈听了,笑了笑,一把抱住我,轻声说:“傻孩子,妈妈什么也不要,就要你!你就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霎时间泪水冲破了关卡,直接夺眶而出。我多么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那一刻!
  在我八岁生日那年,我望眼欲穿地看着那扇门,多么希望妈妈能推开门,对我说一声“生日快乐!”可,毕竟是“想”呀!她,终究没有来。
  第二天,当她一脸疲倦地出现在我面前时,满嘴都是“对不起”时,我并没有怪她。我抱紧她,说:“没事呀,你就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我什么也不要,只要你回来!”妈妈愣了愣,随即便抱紧我。那一刻,一切真的很美好。
  珍惜值得珍惜的人,用一辈子守护她。
  这边风景独好,阳光明媚,春暖花开。(指导老师/泽胜)
 
 
 
 
咱们班的“笑靥”
 

   记忆是一串闪着光辉的珠串,轻轻抬起,无数珍珠散落,往事涌上心头,萧风拂拭着沙沙作响的树叶,回首,那抹笑颜映入眼帘。
   她,是新转来的学生,身影一旦落入人群便被淹没,唯独她的目光与笑靥令人记忆犹新。她的皮肤黑黝黝的,却衬出了她的老实与淳朴,一双冰晶般莹透的眸子嵌在面庞间,时而澄澈单纯,却又宛如一汪清流,明晃地映出你的心事,将你扣住。多凝望会儿,心便隐约透亮,似有种魔力。她爱笑,甚至素不相识的人与她往上几眼,能交流似的,没一会儿就眨眨明眸,扯了扯嘴角,轻轻的上扬,勾勒出暖日的弧度,也在心底烙下印记。  
   时光似沙漏倒回,心中渐渐吹起清风。那是个炎热的日子,热浪翻卷着,裹狭着万物。蓦地,一双大手捏住了我的背,风似的将我送到了队伍的右边,抬头一望,原来是老师,我望了望四周,竟发现自己被拉到了最右侧的角落!我的心一下子似被一桶冰凉刺骨的水,彻头彻尾的浇了一下。看着同学喜笑颜开的笑容,隐隐有些刺痛,为什么?为什么毕业照我只能站到右侧?我的成绩不好吗?
   脑子中冒出了一长串的问号,难受如草芽在心头蔓延。我扭过头,不快的目光正好撞上了她,那是个多么清如潭水的目光呀!宛如一束光拢住了我,扯着我。“你怎么了?”她的声音滑落耳畔,在平静的湖面间激了涟漪。
   哼,站在好位置,来嘲笑的吧!我的脸泛起了红晕,心头似有一团火,喉咙中想说话,却吐不出半个字,像吞了沙。她的眼珠转了转,疑惑慢慢从目光中消失,似乎什么都懂了,却有些无措,努了努嘴角,瞳眸似窗外的光斑闪了闪,声音又如碎石落下:“来,我这个位置让给你吧!”
   什么?她……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手无措的僵在了半空,努力想吐出一句话,但又哽住了,宛如一颗橄榄卡在了咽喉间,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呆呆地望着她天真纯朴的目光,宛若一束光映进心底,点亮了黑暗,拭去了沙尘,我一个人仿若定在了那儿,面颊微微地泛红。
   望着她,我呆住了。她又笑了,笑靥如花般绽开,映在心头,照亮了茫惶,驱走了雾霾。那一刻,心底的某个地方缓缓塌陷,一味名为孤僻的药引淹没在光斑中。
   她,咱们班的“笑靥”,在我的六年生涯中,落下了印纹,那是怀念时的欣然,也是冬日的暖阳,她朴实天真,拥有值得让人为之鞠躬的心。
   一颗温柔的心。笑,是她的代表词。
   过长廊,穿旧巷。铺陈纸笔,清泪落纸成书。只道一句:她,珍重。真情永存!(指导老师/圆先生)

 
 
 
幽默的她
 

       窗棂轻吻着拂过树梢的清风,摇曳的叶声落入耳畔,富有节律。光斑挤过叶间缝隙洒进教室,轻盈的脚步声和着叶落声声在耳萦绕,如一块石子坠入心中的汪泉,惊起一波涟漪。
       脚步声戛然而止,教室探进了一只圆圆的头,随即,一张陌生的面庞与老师的身影映入眼帘。“大家好,我跨越大洋坠入你们集体的转学生,请包容我这细小的针眼,谢谢。”这声音洪亮清晰。话音刚落,嬉笑哄闹声渐渐翻涌,低头凝神的我也不禁抬头一看,一个落落大方的身影跃入眼帘。如汪泉的小眼,似乎能映出万物倒影,微微泛红的面颊似熟透的果实,眉宇间溢满英气与灵动。介绍完了自己。他循老师指的方向来到我身边的空位,利落坐下。绽出暖阳似的笑容:“同桌,你好。”
      过长廊,穿旧巷,清泪落纸成书。有些人一见面便能成为朋友,就如我与她。她的豪爽与幽默浑然神清气爽,交谈起来是易非难。而你同我也十分爱好相仿。一起踩过的泥泞小路。一起听过的悠扬乐曲,一起轻抬的瑟黄叶片,都记录着你我的一瞬。你,也渐渐成为习惯。
   “轰隆——”惊雷忽降,一道闪电霎时划破乌黑的天幕。雨水敲打着窗棂,寒意挤过缝隙悠悠地笼住了同学们的心。雪白的试卷刻着鲜红的分数落到同学们手中。雨落声声入耳,与我们的心一起“聒噪”着。我悄悄探起头,瞟向了身边的她:眉头紧锁,拳头紧攥。七十八分,你最低的分数。下课了,你没有等我,一个人跑了出去,而我也紧快寻去。
     穿过泥泞,我撑着小,。寻觅中终望见了她的背被书包压的“佝偻”着。一个人窝在古榕下避雨。雨如雾,而我却看见,幽默倔强的你,眸中含着泪花。
   “没事儿吧?”我小声试问,目光紧紧地锁着她。她有些怔住,却也反应了过来,“我这蚂蚁还死不了。没事,谢谢!”她抬起头。失意全然被敛了起来。她那么伤心,可还幽默着坚强。谁没有脆弱的一面?她虽伤心,却不流露出不满,将失落抑着,她…
     她水灵的眸子在雨中变得深邃,似一汪无底的洋海,可却映着坚强。“我没事,我很乐观的!”她扯了扯嘴角,扬起笑容,勾勒出了一幅彩画。“我们一起努力,考上心仪的中学,好吗?”
     雨渐渐变小,露珠悬在叶上。她的瞳孔如雨中的一束光,驱走了我心中的雾霾,我的心缓缓塌陷着,一切不快都被他的镜般的眸子驱散了。一米阳光在心中升起。心,晴了。
     那幽默的背后隐藏的是什么?
     青丝白发,华年若梦。春惟漫舞,夏荷浅笑。六年逝去,已是临别,互道珍重。
     隐藏的是弥足珍贵的乐观坚强,是最美好细软的心灵。
     天会晴,幽默乐观的人永远不“哭”。(指导老师/木  车)
 
 
 
谁的眼泪在飞
 

       我等着清风吹,吹散离别的忧愁,盛满瑰丽的珍宝。
                                                                                                                                                                                                                                                                                                                                ——题记
       那刻,烈阳;那刻,无风。
       空气在这刺耳的蝉叫声渐渐凝固,六月毒辣的阳光倾泻而下,透过树叶的缝隙,许许光斑映在面庞间。我们踩着一地寂黄的落叶,步入这陪伴我们度过六年寒暑的校园,迈向操场。
       九岁的我,曾是个稚气的女孩,只会呆呆杵着,木头似的。也是个烈日炎炎的上午,我捧着本书穿在小区漫步,时而低头凝望,时而环顾四周,碎钻般的阳光铺了一地。
       “叮!叮!”自行车似的铃响潜入耳中,我的心头猛地一惊,慌张无措地昂起头,一辆黄色的“山地车”映入眼帘,我的双腿一软,只觉几声嗡鸣在耳边萦绕,两颊泛红,一个踉跄便跌在了地上。“没事吧?同学?”我怔了怔,愣愣地立在了那儿,双手似木头僵在了半空,喉咙似吞了沙般说不出话,一个字也吐不出。“同学,你能走吗?我用四轮车载你吧!”啊?我的心咯噔了一下,呼吸立马变得有些急促,一腔话抑在心间火热热的,可却哽在了咽喉。半晌,我才回过神来,如梦初醒地喃喃道:“我,我没事。”我拽着裙子,只觉大脑一片空白。我悄悄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稚气的脸,九、十岁约莫,眉宇间溢满了豪爽。分明是个女孩,却打扮得像个假小子。一双灵动的眸子似汪泉映出自然,清澄透彻。“上来吧。”我呆呆地点了点头,机械地上了车,而车轮子也缓缓移动。微风轻轻拂过,扬起了发梢,嫩绿的叶子循着凉风在空中划开线,勾勒出了阳日亘古不变的弧。时光,定格在我们尴尬的相遇。
       时光似流水淌过,悄然无声。我,踏入了小学的大门,沁人的馨香萦绕着。迈入教室,眼帘闪过一张熟悉的面庞!是你!豪爽的女孩儿?你忽翕转过头,望见了我:“来这儿坐吧!”
       一开始,我暗叫倒霉,可不知是每日寒暄的话语,还是交谈时恍然的牵手,亦或是每天暖心的拥抱,我都不记得了。小巷里还播着婉转的歌曲,小路边还烙着我们渐远的脚步,古榕边还回响着我们深刻的承诺,一切好似昨天。笑靥如花,六年时光逝去,互道离别。我不知道,没有了你的陪伴与笑容,我该如何独自面对如海的星空,满腔思绪该与谁倾诉。蓦然回首,你我的欢笑似在耳边。班车已是临末,我只想告诉你,那是我的一片天。
     “不要泪流,不要回头。”
       风筝在湛蓝的天幕漫游,你跑,我追。朱唇轻启,泪洒衣襟。
       谁的眼泪在飞?
       穿长廊,过旧巷,清泪落纸成书。那一刻,我没有回头,因为,泪在流。
       我等暖阳升,融化远方的水,我至遥远的前方,春暖花开。
       互道珍重。(指导老师/南  山)
 
 
 
仰望·脚踏
 

        夜幕降临,月光如水倾泻至地面。远处,一间教室回荡朗朗的笑声,飘落的落叶似被那爽朗的笑声所引,像要挤进窗棂倾听似的。轻风吹拂着,路灯下,树影倾斜……
        循着那落叶,窗前一一探:原来,小树林正在举行别开生面的“毛毛虫快跑”活动呢!话音刚落,教室里一片哗然,大家四面相对,瞳孔中似什么被烈火点燃折射出一道金闪的光芒。大家窃窃私语,急切想要了解有关相关活动的信息。终于,在老师的一声下令下,活动拉开了序幕……
        灯光下,每个人的桌上都放着一张纸,似藏匿了许多秘密等着去发现,探究。只见,她急切地拾起那平整的彩纸,脸颊微微泛红,瞳眸中仿若淌着一汪湍急的湖水,深而清。她的目光死死锁着方方的彩纸,在四角仔细地来回打量,一抬手,轻轻地将光滑的纸弯成一个弧度,食指使劲一按,又用劲把一角拉开,沿着折痕一股气撕下。她的眼珠转了转,两手拉着两角一翻,把方方正正的纸片平分着,反复对折。她的目光循着手指的位置变换移动着,凝神望着手中越来越小的纸片,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似乎想赶紧完成“毛毛虫”,好去争霸各虫!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欲速则不达,她做出的毛毛虫像用强力大气管充过气似的,膨胀极了,圆肥圆肥的!她汇神一望,叹了口气,目光中斥满了霉味。
青丝白发,日月如梭。时间在手中一点一点流逝,不一会儿,聪敏的同学们就制作好了各色的毛毛虫,大小不一。于是,我将“争霸”环节拉开了序幕。只见,同学甲气势汹汹地迈上了讲台,扬起了轻蔑的笑容,将手中的虫儿放到了桌上,迎面走来的是同学乙,他目光游离着,似乎对自己的小虫没有什么信心。“开始!”只听一声呵响,甲乙似乎接到了旨令,小嘴一噘,鼓足腮帮,似气管般将热气从嘴中喝出,于是,甲毛毛虫屁股一翘,小头一探,身儿一缩一顶,在桌上滑开了一段距离!同学们纷纷投来赞许的目光。小甲一下子似浮在云端“飘了”,一股强烈的“风暴”从他口中喝出,将甲虫儿一下子脚底抹油般滑了出去。呀!这是乙虫儿迸发的好时机!我的心中一颤,不由也为乙虫提了把汗。只见乙同学轻轻呼了口气,乙虫的背一蜷,头一昂,身体蠕动着,一下就甩开了甲虫。乙同学没有浮躁,而是自顾自的,径直向前蠕动,脚踏实地,一步步驶向中点。“呼,呼——”乙同学加快了呼吸速度,他的脸颊泛红,手心渗出了细汗,凝神盯着快到中点的虫儿。一锤定音!呀!到了!在最后一刻,乙虫微微一探头儿,越过了终点!
       时光如流水般淌去,一下子活动就到了尾声。同学们有的眉睫低垂,有的笑容满面,那是什么?
       灯光明亮地映到毛毛虫身上,我观望着它,在皎洁的月色中,我似乎找到了答案。望着笑靥如花的同学乙,我不禁有了答案。
       脚踏实地!它的毛毛虫每次蠕动,都书写着这四个字。他一步步地向前迈进,不求快,而是一步一个脚印沿着道路走着。遥望窗外,夜幕中依稀的灯光闪动着光。
       用一滴水,证明自己来过,用一片叶,印下自己的足迹,一树一花开,一叶一菩提。地,多么的平,天,多么的蓝。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指导老师/可  乐)
 
 
 
点亮生活

       光明是载满瑰宝的帆船,载着心驶向浩浩汪洋。              
                                                                                                                                                                                                                                                                                                                                              ——题记
       秋时已至,寂黄的落叶铺满了喧嚣着刺耳鸣笛的路旁,叶片残缺的边角沾染了种不可言说的墨黑。知了的嘶鸣一声比一声尖锐,惨白的光照得前方的路飘忽不定。
       模拟考试成绩出炉了,“曾宝绥——”老师轻快的语气蓦地沉了下来,似跌入深渊,每个字都似千斤重,一顿一顿地,缓慢地闪过耳畔。
       风扇的哗哗声充斥着我的脑海,我的喉结似哽了沙,呼吸变得急促,眼中只溢着老师金鱼般一张一合的嘴,什么也没听清。窗外的萧风卷起了路边的黄叶,我呆滞地望着,目光中盛满了霉味。
       一落千丈,我还能怎么办?接受生活黑暗的谷底?眺望憧憬着天空的湛蓝?我盘问着自己,等着的却是寂静的长廊,空无一人的黑暗。
       跨下阶梯,踩着泥泞,不远处,人群闪动。我拖着没有灵魂的躯壳拐过一个个大街小巷。百无聊赖下,我挤进了人群。
       凝神一望,是个杂耍的乞丐。破旧的衣衫上补丁遍布,颜色被冲洗过无数次后早已褪了色,一件裤子短得只到膝盖骨上,紧紧地绷着,蓬乱的头发似杂草丛生。
      不就是个乞丐么?这么多人?
      我思忖着,却又驻足。这才发现,他少了一条胳膊,薄薄的衣衫在那个空悬的地方垂着。他用一只手撑地面,头顶放了些蹭亮的毛币,慢慢倒立,又靠那双布满老茧的大手从地面直起。“好!好!”
      他的汗沿着脸颊淌了下来,粗沉的气息喘着,已有人将钱放进破铜盆了。
      他明明没了一只手臂,可我却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了澄澈的汪泉,灯火的明亮。他在炎日下劳苦着,才换着几枚硬币,可他的脸上却只洋溢着笑靥,从来没有短暂的悲容,哪怕只是一霎。
      没有。他在黑暗的谷底挣扎着,终于抓住了生活的那抹光。不,那是强大的,内心深处所给予他的光吧。他没有为自己的社会地位感到自卑,也像人们一样笑容满面,昂首挺胸,毫无失意。原来,残缺的人生,一条胳膊,也能活得这么精彩。
      高贵和贫贱,只源于你内心给自己的定义。人之所以高贵,是因为从不向困境弯腰。相对于他,我好似一只枯木。虽受阳光普照,可却逐渐扭曲。不,他能迎难而上,我也能!
      心底深处甲胄般的坚冰化开,温暖氤氲着。
      富人衣着华美,可心灵却布满补丁;穷人衣衫褴褛,补丁遍布,可灵魂却白璧无瑕。
      点亮生活,笑对生活。光亮,总在诗与远方。
      仰望星空,我将抵达星河中温柔的黎明。(指导老师/辰  星)
 
 
 
夏天里的一把“火”
 

        书,是沉寂中黎明破晓的温柔。 
                                                                                                                                                                                                                                                                                                                                          ——题记
        一顶烈阳悬在湛蓝的天幕间,热浪在空气中翻卷,刺耳的蝉鸣和着车水马龙的喧嚣回响着。一辆辆绿色的公交车在她的眼帘中徘徊闪过,刺耳的鸣笛拖出尾音,在她的耳畔萦绕。
        等待着,车来了。车门随着一声气音迅速地撕开大口,一股冰冷的气息一下子从车中迸出,让她僵着的腿不禁一颤。她迈开步子,跨上了车,银币咣当落进铁箱,她掬着火热的心在座位间穿梭,终于寻到了一个空位,令她的心中荡漾起了欣喜。侧过头,旁边是一位中年大妈,脸庞上“缝”满了皱纹,一双瞳孔中似嵌着一汪死水。她努着嘴,脸颊微微泛红,咽喉中溢着一腔家常话,眼中一汪潺潺的泉水流淌着。“这……”大妈转过头,一双瞳冷若冰霜,一下子揪住了她的心弦。大妈的嘴机械地扭曲着,一番毫无温度的话像风一闪而过。“有事吗?”大妈的眸子死死盯着她,她那双嵌着汪泉的眼睛像被什么锁住,一种无言的寒意从大妈的眼珠中渐渐浸湿了她那颗火热的心。似一盆冰融成水从她头上浇下。大妈别过头,一双毫无生气的眼珠又回到了手中捧着的“冷板”上,一只手指机械地划着,板着的脸快贴上那毫无温度的冷板,低着头,腰像被什么压得直不起来,弯曲着。
        她心中泛起了失落,环绕四周,车内一片死寂,人们手中都捧着块冷板,双手如冰僵着,像木偶定在那儿。冷板的幽光一个个映在人们毫无表情的脸上,那双如死海般的瞳眸被栓住,片刻也注视着板,一只头似垂在那儿。这令她想起了自己读的《鬼吹灯》。她的心渐渐冷如死灰,车内仿佛置于冬天,周遭没有一丝呼吸声。她渐渐慌张了起来,一颗心猛烈地抨击着,喉咙眼因恐惧激烈地颤动着,她的咽喉里涌着一腔热血,想急切地说出来。“好冷呀!你,你们冷吗?”她小声地试探,可却如处荒无人烟的空地,四周没有一丝声响,一片死寂,她微弱的声音似尘沙湮没在空谷,连一声回响也没有。冷啊!她内心呐喊着,可没人回答。
      “嘀——”车又到了一个站,车门开了,一丝温热从外头挤进来,可马上又被淹没,一片孤冷。这时,一位绑着马尾的小姑娘一蹦一跳地上了车。“亲亲子矜,悠悠我心……”朗朗书声响起,姑娘捧起了一本闪着光的书,慢慢翻开,一缕沉沉的书香荡漾开来,眼珠中含着无尽的黎明。朗朗书声愈来愈大,似要破开车儿,“叮”,她似听到了一串摇铃声在召唤着,清脆悦耳。“铛”人们破开了坚冰,骨骼的活动声在她耳边响起,大家扭扭脖子,甩了甩手臂,开始聊起了家常,车内一片喧闹,笑声,私语时时充斥着车子。这才是夏天嘛!她浅笑着,恍若看到,一柱火苗在车内燃着,火星飘到了人们心底,唤醒了沉睡的灵魂。
        她望向窗外,景物徐徐从眼中闪过,留下了隐约的沁香。这时,她的脑中浮现出一句话,云里雾里——
        书,冲破黑暗,抵达黎明的温柔。
        似火,破冰。(指导老师/木  车)
 
 
 
 
其实,我并不想沉睡无声
 

       生活并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题记
       猫,月色下自由散漫的身躯,纯洁的灵魂,都令我向往着。我,是一只猫。
       我用澄澈的瞳眸凝视着夜幕,我轻柔的羽毛间已镀上了一层银白的光。在浩瀚的夜幕下,总有一处容纳我的栖所,那柔如流水的月光总是携着一丝半点的光芒静静地望向我,仿若思绪蹿进我的心底。我有满腔的话哽在咽喉啊!我寻觅着那颗属于我的星星,急切的想把这个城市的车水马龙寒来暑往倾诉,我努着嘴,揣着火热跳动的心,把温度一许许注入那闪烁的星。明月是我的面纱,群星是我的棉被,我枕着一腔的呓语入睡。月色静好。
月落乌啼霜满天。
       红阳沿着那天亘古不变的弧度徐徐升起,勾勒出了一道绝美的痕印。天幕似一张洁白的纸滴落一滴艳红,缓缓洇开。清晨,嫩绿的叶片沾染着澄透的露轻轻唤醒着我,阳光透过树叶倾泻而下,洒在我身上,我身上的尘土霎时被拭去,阳光洗涤着我懒散的身躯,心底似一株嫩芽冒出等待着灌溉。我卧在梧桐那粗壮的枝干上,触着那一圈圈深深的年轮,嗅着叶片的清香,身边幼小的野草拨着我,丝丝痒痒之意漫上心头。我奔跑着,追逐着,心剧烈地跳动着,让我真实地感受到生命的印记。
       晨曦初露,我,是一只悠闲的猫。
       我的双眸蓦地睁开,风扇的唰唰声萦绕耳畔。原来,是一场梦。我睁开惺忪的睡眼,目光如白鸽飞向窗棂外。依旧是那样和煦的阳光,只是,少了分悠然。燥热压迫着我,不如梦中的温暖。泪,悄然而落,映出四海倦容。
       曾经的我,也是那么的悠闲自在,像正常人一样崇拜着荧幕里飞檐走壁的蜘蛛侠,一如往日地痴迷着宫崎骏的漫画世界,深深地沉醉在诗词的拥抱中,时光就这么悄然流过,随着小升初的到来,泰山般的压力挎在我肩上,背着的书包装的不是书,是沉重。倒计时的牌子不到四十页,我停止了翻页,淡然的接受了父母的目光与期待。从玩乐的睡梦中苏醒,让笔头磨出石火,让题目拥裹着我。夜深人静,我只敢一个人仰望着夜幕中几颗闪亮的星星,解雇了哈利波特的工作,告别了宫崎骏欢乐的笑靥,放开了诗中高亢的情节。可我还是在心底为它们留着一席小小的空地。
       梦,是多么美好!可我愿一辈子停留在梦中吗?我问自己。沉睡无声,多么坦然地不顾一切!可我有家人,有老师,有心中更大的梦。我不愿一声沉睡无声,只活在虚无缥缈的梦里。
       秋叶瑟黄,可那寂黄也有独特的风味。
       破开朦雾。其实,我不愿沉睡无声。
       我相信,远方的星星,一定有一颗做着诗与远方的梦。(指导老师/祥  子)
 
 
 
 
千古流诗蕴
 

       诗,是“出淤泥而不染”的清涟不妖,是“劝君更进一杯酒”的依依惜别,是“夜景春山空”的静谧春日。字字珠玑,声声入耳,朗朗上口。而今天,小树林举行了“诗词大会”活动,诗,究竟会带来怎样的味道?
       有力的大字“诗词大会”题在了黑板上,随着一声“开始!”,我的耳畔如划过一道惊雷,无数的诗句在脑中飞速闪过,我只感觉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呼吸变得愈加急促,心似波涛汹涌,而一句句的诗在脑中不断飞驰,等着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抓住!“对了!”我悬在半空的心沉了下来,手臂翕忽跃起,猛然聚在半空,老师急切寻找的双眸落在了我身上,我的嘴角勾勒出一丝弧度,一腔诗意从咽喉间急切地涌出,“月落乌啼霜满天”洪亮的声音萦绕在耳畔,我一字一句的读出,脑中浮现的是张继独坐窗前看月落,空寂的情景。一番无可名状的情感油然而生,在原本冗长的字句中来回穿梭,变得朗朗上口,一片空寂无人的寂寥感如身临其境地汇于我身上。
        青丝白发,华年若梦。很快,诗词的汪泉淌到了末路,但湛蓝天幕间的一顶煦阳仍在清澄的水波间抹上一丝淡淡的金黄。“飞花令,开始!第一回合:酒!”酒?我的心中反复地喃喃着这个字,一句句如千丝万缕缠绕着,等待着我去拨开。大家的眼珠都拼命地转着,眉头紧皱,拳头紧攥,眉宇间满是急切的神色。我的心怦怦作响,似什么死死扯着,始终悬在半空。
        我的思绪在唐宋清明中来回踱步,寻找着酒的诗句。白日放歌须……纵酒!呀!我的呼吸因激动变得急促,脸颊泛起了红晕,原本按捺已久的手霎时抬起,我一字一句地涌出了《闻官军收河南河北》,诗人的喜悦欲泣夹杂着我的兴奋在诗  中洋溢着,每个字都吸引着我。老师提起笔,在我的组加上了分。哇,我们第一!
        我抚摸着手中的诗词书,只觉得一股浓浓的墨意扑面而来。诗,由一个个意蕴丰富的字汇成,悠闲,喜悦,伤感等在笔墨下真实无比,如临其境。诗,从唐朝历尽中华文化长河的洗礼流传至今,是中华独有的文化底蕴,文人墨客,文武百官,哪怕是久经沙场,久置腥风血雨的曹操,也将一腔豪情热血寄予诗中,写出了著名的《观沧海》。
        漫步在诗词的流波中,万千世界都呈现在眼前,一花一叶,都寄予着满腔柔情。
        过长廊,穿旧巷,吟一诗,足矣。(指导老师/可  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