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彦羽的作文本

往事并不如烟
 
 
  童年的往事,犹如池子里不断跃出的鲤鱼,虽然已时隔很久,但仍清晰可见……
  那天,我的表妹梅梅来我家玩,还带来了几个红嫩的李子,揣在兜里,跑起来一抖一抖,硬是没有让姑姑发现。“姐姐,这李子可甜了,我偷偷带的。”说完把这几个李子塞进我的手里。我疑迟了一下,拿起一个李子,咬了一小口——真的很甜!为了奖励梅梅,我决定把我最喜欢的玩具水枪(那时我才七岁)借给妹妹玩。
  我们来到了三楼。我吃着李子站在一旁,指挥着妹妹从三楼往院里喷水,一时间,欢声笑语充满了整个三楼。
  又一次把水枪装满水后,妹妹捏着枪杆把手伸到空中,正准备按调整一下时,手一滑,“砰——”一声,不过三秒,我那心爱的水枪便和我说永别了。我呆呆地站在原地,妹妹知道自己闯祸了,嘴一撇,哭了起来,引来了爸爸。
  爸爸先是安抚梅梅,随后转头严厉地问我:“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欺负你妹妹了?”我低着头,本能地不去看爸爸因为生气而拧在一起的眉毛。“怎么不说话了?”爸爸的语气中多了一丝肯定。“一定是你欺负妹妹了,不然为什么低着头,快说!”“我……我没有……”我微微抬起头,很想为自己解释清楚,可是不知怎么的,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打了结巴!这时,妹妹突然又哭了起来,爸爸更加确信是我欺负了妹妹。见我站在那里还是不肯说,大吼了起来:“还不向妹妹道歉!”“我真没有!”我的眼泪憋不住了,一下子涌了出来,把手中仅剩的一个李子塞进妹妹手中,狠狠地摔上了房门,躲在里面委屈地大哭起来。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了,我也停止了哭泣,希望这时有人能来安慰我,然而,却没有一点儿动静。
  就在我快要放弃这个想法时,“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了,妹妹走了进来。我站了起来,正想叫她出去,没想到她先说话了“姐姐,刚才是我不好,对不起……喏,这是最后一个李子,你吃了吧……。”说着,把手中的那一个李子塞进我的手中。我咬了一口,甜丝丝的味道使我的双眼模糊了起来……
  童年的往事,唯独这一件最为清晰,并不如烟……(指导老师/淡  泊)
 
 
 
诗词会
 
 
  一定是受到播得火热的“诗词大会”的影响,小树林也举办了一次小型的诗词会。
  老师先让我们各自介绍自己喜欢的诗词。我喜欢的诗词是张继写的《枫桥夜泊》:“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这首诗词,是张继考试落榜后,经过寒山寺时写下的。诗人欧阳修曾对这首诗词评论过:“诗虽好,但也不能捏造事实。”因为古人晚上是没有敲钟的习惯。但寒山寺时有的。
  第一个环节是让我们两个小组轮流背一首诗。“万红一紫”小组先有人站了起来:“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我们组的人也不慌不忙:“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青青园中葵……”另一组的人快速地站起来……轮到我了,我站起来吟诵到:“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比起“万红一紫”那个小组的淡定,我们组简直就是话痨。不过好在这一轮也圆满结束。
  第二轮是对诗词,两个小组抢答。“江山如此多娇。”老师念出了这一句。“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我们组的人快速地举起手。“考一句简单的: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还没等我们组反应过来,“万红一紫”那个小组就已经抢答完毕。看着另一组又加上了一分,我们组员个个都紧张得手心出了热汗,双腿不停地颤抖。“君子坦荡荡。”老师又出了一题。“小人长戚戚!”因为手速不够的原因,又一题被抢答了!“纸上得来终觉浅。”我们组组员“刷”地一下举起了手:“绝知此事要躬行!”“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这是我们组员的声音……
  竞争很是激烈,我却低头沉思着:以前总是不爱背诗词,这下好了,“书到用时方恨少”了吧!以后要积累自己的诗词量,开拓自己的眼界……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诗词声又把我拉进了现实。我抬起头,微笑倾听……(指导老师/梦  山)
 
 
 
人心
 
 
  看过那么一副令人揪心的图画:一个男孩摔跤了,旁人只顾在一边推让责任,一点儿“扶”的想法都没有,这让我想起了那个雨夜……
  雨在风的吹拂下斜织着,路灯撒下厚重的灯光,雨虽不大,但路面却很湿滑。妈妈骑车载着我,小心翼翼地行使在路上。
  我正眯着眼准备休息一会儿,路过一个公交站,忽然耳边传来“嘭”的一声,吓得我一个激灵。转过头,一辆倒在大马路上的电动车映入我的眼帘——有人骑着电动车摔倒了。
  妈妈把车停住了,我和她对视了一眼,没有犹豫,我下了车,撑着伞,小跑过去。车主撩开雨衣站了起来,我借着路灯看清了她那张无奈的脸,是一个差不多六十几岁的老奶奶。
  我和那个老奶奶想将车扶起,可是却无能为力。喘气之余,我的目光看向了那些站在公交站上等车的青年和一些叔叔阿姨,他们有的只是漫不经心地瞥了这儿一眼,继续事不关己地做自己的事;有的竟还一直看着这儿,像在看什么好戏一样。最终,还是一个大哥哥跑过来扶起了车,我则是把那些掉在地上的车垫、塑料袋捡起来……
  直到现在,这一幕还使我有些不解:站在车站那些比我还大的人,为什么当时不去帮一把呢?为什么最后只有一个大哥哥过来帮助老奶奶呢?他们不是应该比我懂得多吗?
  我也不过是一个小学生罢了,对于这种事,我也写不出一些什么高尚的评价。我只是想再次地问几句:那些一直注视着这件事的人,心是铁做的吗?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
  有的人之所以愿意去帮,是为了让自己的伙伴拍下来发到网上炫耀一番?有的人不愿意去帮助,是因为面子?但这些……都是也许吧!
  最后,我希望人们都能主动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对得起自己的良知……(指导老师/梦 山)
 
 
 
 
这年过得真没劲
 
 
  新年,一个喜庆祥和的日子,总在人们的欢声笑语中来到。只不过,那一次的新年……
  除夕那天,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回老家。一路上,坐在车里,就只有我一个人自言自语,气氛很冷淡。爸爸边开车边将手机立在台上听剧,而妈妈正在和亲戚邻居们互相发新年短信。我有时讲累了,停下来就能清晰地听见电视剧的声音和打字声……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手机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热……
  除夕那天晚上,一家人围坐在桌前吃着团圆饭。和以往大不相同的是,没有了家人之间的欢笑与问候,倒是多了大人们手上的那一部部手机,和阿嫲无奈的唠叨声:“多吃点儿菜,别老看手机,对眼睛不好,哎……”可是那些大人们只是抬头应付似地“嗯”了一声,就又低下了头……渐渐地,饭菜凉了,筷子才开始活动……
  吃完了团圆饭,一家人坐在电视机前,看一年一度的春节晚会,一直以来维持着的冷淡气氛,终于活跃了起来。大人们难得地将手机放一旁,和我们这些孩子说笑起来,阿嫲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但,当电视屏幕上主持人说出:“请观众朋友们拿起手机拖红包……”并且二维码从左下角跳出来时,气氛就又恢复了原样——叔叔快速拿起手机……紧接着,爸爸的手机也举了起来……
  春节终于在孩子们的盼望下来临了!这是一年之中最令我开心的日子。通常,大人们会陪我们一起玩耍,放烟花,热闹极了……可今年的这一天,院子里只有我和几个伙伴在放着鞭炮,大人们的心,早已被那手机拉得很远很远了……
  在这个时代,手机虽好玩,但也请不要玩过头了——这不,一个好好的新年,被“玩”得一点劲儿都没有了。
  大人们,能不能放下你们珍贵的手机,陪我们过一个愉快的年,好吗?(指导老师/泽  胜)
 
 
 
扣上心弦
 
 
  “礼轻情意重”这句话出自《路史》,此时此刻却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轻轻抚摸着手上亲自做的,简单而又粗糙的平安扣,不禁回想起刚才……
  看着桌上细小的铁圈儿,和手掌上静躺的两条橙色、黄色的毛线,我那本是舒展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我最不会的就是手工了!这下子我该怎么办?我欲哭无泪。
我瞄了一眼周围的同学,打算学着她们去做。我先仿照着将两条毛线先后穿进圈里,分别在两端打一个结,然后将橙线一点一点的沿着圈子绕起来。
  看似简单的活儿,换做别人早就好了,可是我是那种连穿线都能弄成一团糟的人……这简直比登天还难呀!这么想着,一种烦躁的情绪涌上心窝,手中的线也随着这种复杂的情绪,打闹到了一块儿……
  我解着手中的线,思绪忽然就那么飘“远”了:妈妈如果收到我的礼物,一定会很开心吧!如果我做不出来,妈妈会不会失望?妈妈把我养大,我也应该回报妈妈些什么……哪怕……是一枚小小的平安扣?
  定了定神,我耐下心来,将橙色的毛线分成两边,先从右开始绕起,穿进去,绕过来,再穿进去……反复着这样的动作,我的眉头不知什么时候也舒展开来,心情也恢复了平静,手也变得灵巧起来,嘴角也微微地上扬……最终,在那条黄色的毛线上,用力将橙色的毛线打了一个结——成功了!
  不过,刚做起的平安扣上的毛线,是凹凸不平的,我轻轻地把它抚平。看着周围的同学做出的平安扣,又精细又美观,赢得了老师、同学们的赞赏——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的平安扣虽简单,甚至吧,还有点丑陋,但送礼物的意义并不在于礼物的本身,而是在于情意,不是吗?
  我再一次抚摸着这枚小小的平安扣……(指导老师/殿  航)
 
 
 
外星人流浪记
 
 
  凄凉的荒地,全都是血色,没有一丝其他的色彩,极为单调;天空是灰色的,像一张纸,在凉风的吹拂下上下摇摆;一团莹绿色的东西砸在我的周围,蠕动着,并且越来越多,越来越密……这是在哪?我茫然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事实表明,我被飞船一不小心遗落在了一个未知的星球上。脑海中猛地跳出的这些信息,使我打了个寒颤——我该怎么生存下去呀!
  就在我哆嗦着迈开脚,想要四处走动时,周围那些莹绿色的东西,突然发出“咔嗞”的打磨声,听得我毛骨悚然,我用胳膊挡住眼睛,不敢直视眼前发生的一切。待我慢慢地将胳膊放下时,几个白骨人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它们的身子是由一根根白骨组成的,浮在空中。眼睛橙色的,很大,很吓人;嘴巴是扁的,像鸭子一样,样子尤为狰狞。
  我吓得只想往后退,可竟不能动弹。我颤抖着低下头,看见两只透明的不明物体正在我的脚上爬,那红色的小眼珠令我吓得不禁失声尖叫:“啊——。”海豚音简直达到了最高分贝!
听见我发出的尖叫声,那几个白骨人低头用手比划了一下,接着一步步朝我走来,我绝望地闭上了眼。忽地,一种凉飕飕的感觉从我的胳膊上渐渐漫开。我咬着下唇,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就那么地丢失了意识,晕了过去。
  是热的感觉叫醒了我。我睁开眼,还是那几个白骨人,只不过其中有一位身穿破旧黑皮,手持一根“拐杖”,见我刚醒来,就立即对旁边那几个白骨人做手势,我还未反映过来,就被推进了一个黑洞。
  “救命呀——”我大声尖叫着,拼命舞动着双臂,叫的同时,我看见了那个白骨人的嘴歪了歪,隐隐约约听见它们发出了恐怖、阴险的笑声……
  我再一次睁开双眼,当家中的摆设映入我的眼帘时,我松了一口气……呼,总算醒来了……(指导老师/北  辰)
 
 
 
 
穿越迷雾
 
 
  人的一生很长,总会遇到一些阻扰自己前行的困难,我印象最深刻的是……
  五年级的时候,向来爱笑的我不知怎么莫名地被同学孤立了,有的人说我性格多变,有的人说我成绩太差,甚至曾经的密友向别人说我的坏话……当时,我的内心受到了打击,不再那么开朗,一个人上学放学,很少有人会来找我说话、聊天,于是我也开始习惯自己一个人,一个人哭,一个人笑……极少向别人说心里话。我知道自己并不讨人喜欢,可也非常想融入到集体中。也就是因为这样,我觉得自己越来越不自然了。
  那一天,做完早操,同学们有说有笑,勾肩搭背地走回班级时,我突然想起往日自己也与他们一样活泼、开朗、快乐、无忧无虑……心中涌起一股说不清的情绪,只觉得鼻头一酸,周围渐渐开始模糊了起来,冰冷的液体流到了我的脸庞上。我慌忙低头,用袖子快速擦了擦眼泪,红着眼眶走进了班级,招来了同学们的眼光和议论声,我低下头,不自信的感觉涌上心头——他们在议论我,说我的坏话。
  我趁着下课时间,发了短信向一位密友倾诉这几周来的苦涩、不快乐、不自信,被人说坏话……编辑着短信,我又哭了。
  很快,密友回了我短信。我看着屏幕上的字,久久不能回神——“拥抱一下”,这就是那条短信的内容。
  反复翻看着这句再简单不过的话,但我似乎在那个“拥抱”里找到了些什么:做人不要活在别人的眼光里,做好一个活泼、充满阳光、自信的自己就行了。多试着和同学交
流,别在意同学的议论,要有自信。去做一个勇敢坚强,笑傲扬鞭的自己……
  泪水,又顺着我的眼眶里滑落下来,不是伤心,而是充满了无限感激……也就是这位密友的这番话,带我穿越了迷雾,带我回到了以前那个活泼开朗有自信的自己,和同学渐渐融洽起来……
  谢谢你带我穿越了迷雾,谢谢你带我走过了那段无助的时光……(指导老师/梦  山)
 

 

这声音真美

 

  “要多穿点儿衣服,别感冒啦……这些鸭肉带回去吃吧。我们还有呢……”带着浓重的刺耳的乡音,在我脑子里回荡着,阿嬷慈祥的面容,又浮现在我的眼前时,我的眼眶一下湿润了……
  自从我记事起,阿嬷总是那么唠叨,总是带着股浓重的乡音味儿,尤为刺耳,每次回老家住,阿嬷的说话声,就似乎没有断过。
“嗒嗒……”阿嬷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我下意识地用被子捂住耳朵。“吱呀——”一声,门推开了,阿嬷的喉咙,同时也开始了新的一天的的工作:“你起床啦!快套上衣服,脸盆和毛巾我都放在台上了,水自己去井里打,速度要快,不然豆浆会冷……”“哦!”我开始烦躁起来,打断阿嬷的话,“知道了!”阿嬷看了我一眼,可能是看出我眼神中的烦躁,稍退了一步,侧身走出了房门。我松了一口气,庆幸这令人心生厌烦的声音终于要停止了。而房外,阿嬷尖利的大嗓门却又一次划破了空气:“小小年纪不要生气,会变丑的……豆浆放在桌子上,趁热喝……”
我讨厌这直白的声音!我由此更加厌恶它了。
  时间飞快,转眼间,我十三岁了,已经是一个大女孩了。阿嬷也老了,因为不断地叨唠,喉咙开始沙哑,每次出门,都要随身带一只茶水的杯子,好润喉。不知不觉中,家里多了一份沉重的咳嗽声,尤为低沉。“咳咳……”我突然之间,也怀念起儿时的叨唠声了……
  是呀!那声音虽然难听,但句句不是透露着对我的关怀吗?这是仅存在于亲人之间的关爱啊!可儿时自己不懂事,总是因为这声音难听,刺耳,就嫌弃它,厌恶它。哪知道这里包含着阿嬷对我浓浓的爱呀!这才是世间最美的声音啊!
  因为功课繁忙,我很少回惠安探望阿嬷了,每当寂寞时,脑子里回荡起这刺耳却又亲切的声音,眼眶总是情不自禁地湿润起来……
这声音,真美……(指导老师/木  车)

 

 

 

 

同桌的你


  每经过一个学期,班里就会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移民”壮举,令本姑娘十分激动……不过话说回来,本姑娘这次的同桌……
  那天早晨,我被老妈赶鸭子似的赶去上学。憋了一肚子的起床气没有发作。到了班级,一进门,同学A先生将腿翘在桌子上,悠闲自在地哼着小曲,见我来了,便斯里条慢地从抽屉里拿出优化,拍在桌子上:“组长同志,请您审阅!”“啊!”我接了过来,摊开正准备改时,同桌突然大声嚷嚷起来:“过去点儿!”因小女子的地位“卑贱”,而他又是高高在上的“贵公子”,我只好将优化往右挪了挪。本以为他会消停下来,可他仍是嫌位置不够……就这样谦让他了十几个回合,我终于忍无可忍连同起床气一起发泄了出来,将他的铅笔盒使劲一推“你够了!”铅笔盒摔了个腰腿骨折,躺在地上“呻吟”着。他一愣,随即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你干嘛啊!”我呆住了——这个蛮不讲理的男生还会哭?我定了定神,不甘示弱地回击:“明明是你自己先……”这时老师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过来!”显然,尽管A先生有错在先,可被骂的,却是我!
  自从“位置事件”后,A先生越来越嚣张了。这次,他找我借一块橡皮,我因对上次的“冤案”耿耿于怀。无论他怎么软磨硬泡,就是不借他。他动了半天嘴皮子,嘴唇早已遭遇了十级“干旱”,又向上级领导发出了求助:“老师,我同桌不借我橡皮!”老师抬起头,看了看他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和坐在一旁漠不关心的我,皱了皱眉,严厉地将本小姐叫住:“你为什么不借他橡皮呢?乐于助人是我们传统美德……”我的小心灵瞬间崩塌,从铅笔盒里拿出橡皮,递给了他。看见他一脸得逞的表情,要不是忌惮于上级的“教鞭套餐”,我真的很想用祖传“降龙十八掌”把他拍出九霄云外……
  瞧!这就是我的同桌——仗着自己被上级宠爱便大胆放肆的A先生,令我十分气恼……
  唉,同桌的你,什么时候能不再那么霸道。(指导老师/春  生)

 

 

吹出生活色彩


  生活是五彩缤纷的,安静的白色,繁忙的黄色,热情的红色以及平淡的蓝色……如果有一天,这些往常交错在一起的颜色,被展示在了画纸上,又会出现怎样一番精彩呢?
    这是一节活动课,内容十分有意思:吹画。看着一张白纸和几杯颜料被摆在桌上,我和小组里的其他三位队友陷入了思考中:画什么呢?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我们决定画梅花。
画梅花。很多人想的一定只是在洁白的纸上吹出枝干,点上花朵。然而我们却不是这样想的:用水蓝色当背景。
  舀起蓝色的颜料,我们把它随意地滴在纸上,各自拿起吸管,准备创作。我深吸一口气,抿着吸管的一头,对着一滴颜料使劲吹了起来。颜料顺着我吹的方向,“艰难”地摆动着身子向前移动了几步,留下浅蓝色的“足迹”。我又深吸了一口气,用力一吹……在长达几分钟的努力下,两颊已经泛红发酸的我们终于把背景吹好了。可当我们信心满满地决定将树干吹好时,一位队友的手一抖,舀满黑色颜料的汤勺掉了下来……尽管我们一直在补救,但最终仍是无力回天了。无奈之下,我们只好重新作画,可第二幅画,因为着急,也毁在了我们的手中,蓝色仍然是背景,上边加上粉、黄、白、红几种颜色,随意交织在一起,可以说十分“抽象”。
  看着这幅画,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我的生活。每天都是如此地循环反复,起床、上学、放学、做作业,虽说有些无趣,但都可以说是在规划之中。可如果一个人不小心,打破了这无趣之中的计划,也许人心就会被打乱,节奏也会被打乱,就像此时桌上的那幅画一样,几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表面上很抽象,实际上却另有一番深意……
  周围的喧闹声又把我拉回了现实,那幅画又出现在我眼前,顿时,我似乎领悟到了什么:生活就是如此,无论它怎么变化,怎样被一些事情打破,我们都要永远坚强,笑傲扬鞭,继续前行。(指导老师/淡  泊)

 

 

最美的时光

  我坐在石椅上,看着黄色的枯叶在微风的轻拂下轻盈地落在地上,鸟鸣声间接响起,淡淡的阳光照耀在我的脸庞上,使我感受到莫名的温暖。那段时光,又情不自禁地浮现在脑海中……
  “吃早饭喽!”当阿妈那充满亲切感的声音响起,我便飞快地从床上爬起来,迅速地套上衣裤,洗漱之后,一边笑着一边跑到楼下。桌子上,一碗热腾腾的稀饭,一小盘花生,和昨晚吃剩的鱼肉,都整齐地摆在那儿。桌旁,阿妈梳着长发,笑吟吟地给了我一个拥抱,是那么的温暖。
  中午,吃过午饭后,我总是喜欢和邻居丹丹一起到田里、河边玩耍,嬉戏打闹,有时捡一堆紫红色的野果,站在石桥上,比谁扔得远。当小野果落进河里的那一瞬间,我俩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笑,那笑声,是那么的清脆,被风带到很远,很远……有时我俩喜欢坐在那没有扶手的石桥上,斗胆把脚悬在空中摇晃,听着对方讲有趣的小故事,看着那故乡的河水,流向远方……
  下午,我喜欢和那些刚刚从作业里脱身的弟弟妹妹们,一起走在乡间的道路上,相互分享着校园趣事,时不时笑出声,或追逐打闹,跑得热汗直流,买了一支5毛的冰棍解解渴。吃完了,又有精神了,很快就又闹成了一片。
  晚上,吃过晚饭,我和哥哥、叔叔以及阿公就会坐在院子里喝茶、聊天,虽然当时已经进入秋天了,可天还是十分的热。叔叔和阿公,一人一段给我和哥哥讲起了历史,邓小平,毛泽东,反动派啊什么的,使我不由自主地沉迷,总是催着阿公和叔叔快点儿讲……夜深了,知了还在叫着,故事也讲完了,院子里恢复了寂静,阿公点了一根烟,在朦胧的月色中,显得十分苍老……
  秋天那淡淡的温暖的阳光,是打开这段最美时光的金色钥匙。虽然现在,阿妈老了,丹丹和我也很少回老家,河边开始修建公路,河水没了,我们这一群孩子也很少见到,但,这段最美的时光,是永远存在着的……(指导老师/梦  山)

 

 

冷雨


  雨使劲地敲打着屋檐,发出响亮的“啪啪”声,窗户上布满了一层雾气。我看着窗户上模糊的自己皱着眉头,一手托着下巴,一手在本子上乱写乱画,焦躁的心情使我无法听课——衣服没有收。
  下课铃打响了,我裹了裹身上的外衣,边撑开厚重的雨伞,一边冲向那凉丝丝又充满泥土气味的雨幕里。街道上十分拥挤,根本无法走路,人挤着人,人们撑着各色的雨伞,低头赶着路。有的雨伞交织在一起,雨水便打着旋滴在了人们的头上、身上。
  我将雨伞举得最高,艰难地在人群中行走着,脑子里想的全是衣服被打湿的场面,一种烦躁的情绪又涌上心头。我咬了咬嘴唇,迎着冷风,加快速度奔跑着,心里不停地诅咒着这突如其来的大冷天和大雨。
  跨过石板,眼前的一幕让我大吃一惊,衣服不见了,我使劲揉了揉双眼,希望眼前的这一切都是幻觉。可冰冷的雨水打在我的脸庞上,再清醒不过了,一定是被人偷了!
  回到屋里,我懊恼地坐在沙发上,要是早一点儿来,也许就不会丢衣服了……不过我们家的衣服,也不值几个钱呀!我思索着。
  就在这时,门被敲响了。不会是爸爸回来了吧,那肯定免不了一阵打骂了……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了门,一股冷风扑面而来,我揉了揉眼,咦?!这不是邻居陈阿姨吗?她手上正抱着我们家的衣服!
  见我这副模样,陈阿姨急忙解释到:“下雨了,我看你们家的衣服还晾着。这不,我就帮你们先收了起来,不过还是有些湿了,实在对不住啊,让你担心了。”
  陈阿姨的这番解释,就如一道温暖的阳光射入了我的心田,一时间,我感觉周围不再那么冷了,而是无比的温暖,令人感动不已。
  冷雨仍在不停地下着,此时的我,抱着那堆衣服坐在沙发上,内心无比温暖……(指导老师/北  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