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儿童诗报039期

□主办/小树林教育  温陵书院
 
□出版/小树林儿童诗社
 
□主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有|话|说】
 
可以是禅
也可以是哲学的存在
 
滴水里的辽远世界
/ 小议杨晓萌的《刻印章》/
 
曲  燕/老师
 
    你有多久不曾感动过?
 
    而我,刚刚在一首小诗前驻足,内心有波纹跌宕,然后情绪像长了触角,泛起难平的思绪……
 
    小树林儿童诗社第7期第三次课的作品出现了。我的眼睛一下就在这首《刻印章》的诗前无法呼吸——
 
    夜晚的路灯/会刻印章/刻一枚瘦瘦的印章/印在树的脚下//刻一枚扁扁的印章/印在狗的前头//我好想让它/刻一弯老家的月亮/印在/我的心上……
 
    诗的表达特质,就是用最少的文字承载最大的情感。这首诗显然充分做到了。诗里路灯、印章、瘦瘦的、扁扁的、老家的月亮、心上,这些词语清简、朴实、亲切。句子的表现也很轻雅,没有杂质。反复咀嚼,我在干净中听到了无限的声音。就好像面对几个简单的音符,但随之哼唱后余音久绕,这余音时平静、时起伏、时澎湃、时忧伤,所有曾经交织的情绪都集中于一处被牵动。
 
    整首诗远观浅浅的,但细品却脉络嶙峋。一个个意象的递进,像故事,慢慢地渗进人心里。第一二小节印在树下、印在狗的前头,用极简的语言铺陈出辽阔的画面,让人触摸到深深的夜的岑寂。继而再推进,刻一弯老家的月亮,印在我的心上。大情绪落于极微处,全部的渲染在此处击破,使人内心的情绪涌动,无限愁绪上心头。让常态的物象承载最繁复的感情,于虚虚实实中释放,并且情感的外显过程让人不易察觉,在丝丝缕缕和从容无意的表达中,无限延伸,引人联想。
 
    抒情让诗变得温柔,这首诗的情一直都在,但你看不到,只能摸得到、悟得到、品得到。乍一看,情感似乎落在“心上”,似乎又落在“老家的月亮”,但终究都不是。情落在作者的心里。内心有情,笔尖便处处是情。所以有人说,诗歌不是写出来的,是从内心淌出来的。读这首诗时,我感觉到情感流淌的声音,它热辣辣的,一直在滚烫的深处寻找突破口,可下笔又下得克制,抒情又抒得蹑手蹑脚,因此,整首诗的意境才越读越觉得绝妙。
 
    子鱼曾说:诗是语码的延伸,犹如禅。整首诗,总觉得有无限心绪,却又捕捉不到具体的感觉。深夜读之,内心留下的是一地空落落。这雾里看花之感,似是而非之思,也便是子鱼所说的观点了吧。读诗读灵性,很多人都这样说,我也坚信不疑。虽为孩子的一首儿童诗,我却总感觉到背后的力道感,简单的外在传递的是抛去技法于无形的醇熟气质。在咂摸这首诗的过程中,脑海中反复想到这两句诗——“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海子);“下次你问我/人间已无我……”(余光中)。也许,这首诗和闪现在脑海中的两位大诗人的作品,都流露着共同的气象吧。
 
    儿童,真的是离哲学最近的人。这让我再次心生敬畏。在语言的世界,儿童诗只是滴水。可这滴水间,你会遇到一直要找的辽远世界。每一位写儿童诗的孩子,当下,可以是禅,也可以是哲学的存在。
 
 
 
【现|做|的】
 
是谁关掉了太阳
又是谁打开了
月亮和星星
 
 
 
调皮鬼
 
□许柏弈
 
是谁关掉了太阳
又是谁打开了
月亮和星星
 
你认为
时间这个调皮鬼
是在捣蛋吗
 
 
 
风吹树
 
□侯君福
 
风把树叶
吹得沙沙响
像要擦出了
火花
像要点燃
那棵树的信心
 
 
 
采木场
 
□侯振福
 
这些木头
都是森林的孩子
 
森林把孩子
交给我们
又开心又难过
 
开心的是
孩子成了有用之材
 
难过的是
孩子又离开了自己
 
 
 
人是叶子
 
□唐誉宸
 
人人都是
一片叶子
 
有的应茂盛生长
有的应长出果实
 
而有的
应落入泥土
 
 
 
发  射
 
□郑子颜
 
黑板
比西昌卫星发射基地
还厉害
它发射知识
发射真理
还发射人才
 
 
 
放进心里
 
□张雨欣
 
花田里
有很多花
有蔷薇
有三色堇
还有矮牵牛
 
可只有一株
狗尾巴草
 
我摘下它
放进了心里
 
 
 
刻印章
 
□杨晓萌
 
夜晚的路灯
会刻印章
 
刻一枚瘦瘦的印章
印在树的脚下
 
刻一枚扁扁的印章
印在狗的前头
 
我好想让它
刻一弯老家的月亮
印在
我的心上
 
 
 
雪孩子写信
 
□唐菱霜
 
快过年了
雪孩子在天上写信
 
写一封给大树
问问身子板还好吗
 
写一封给小动物
问问过冬的粮食够吃吗
 
再写一封
给放寒假的孩子
问问期末考得好吗
有没有多读课外书啊
会不会也写一封回信呢
 
 
 
但  愿
 
□肖翔尹 
 
从说话的语气来看
老师是四季分明的
 
有的说春天的话  温补
有的说夏天的话  催汗
有的说秋天的话  凉拌
有的说冬天的话  冰封
 
但愿老师的语气
四季如春
 
 
 
孤独的树
 
□吴彦彬
 
一棵树从不微笑
它很绿
也很高
可还是笑不出来
 
它的梦想
就只是
有一只小鸟
陪它说话
 
 
 
 
【又|有|了】
 
云朵养家
不容易
 
 
 
乌云的面膜工厂
 
□郑子颜
 
乌云生产的面膜
是保湿型的
草叶妹妹
买得最多
 
用完了
随手扔在地上
 
太阳心疼
跑出来
捡起了好多
 
 
 
被调包了的月亮
 
□许柏弈
 
好久好久
都没见到
这么圆的月亮了
 
难不成
是天狗吃了月亮
怕被人发现
偷偷地换上了
它的飞盘
 
 
 
天亮了
 
□张雨欣
 
云朵养家
不容易
 
小鸟下班了
风下班了
 
可它还要
兼职当抹布
 
要把黑夜
这张大桌子
一遍遍地
擦得又白又亮
 
 
 
孝顺的孩子
 
□杨晓萌 
 
天凉了
落叶给大地
做了一件秋衣
大地的咳嗽
好多了 
 
天寒了
雪花给大地
做了一件棉袄
大地的鼻涕
也不流了
 
 
 
好书包
 
□唐菱霜
 
书包是张大嘴巴
 
虽然含着
许多的秘密
 
可从不
到处乱讲
 
          ?                                                                                                                                    
 
 
                                                                                                                                                 期指导老师/吴  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