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儿童诗报037期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小树林儿童诗报037期

2018/09/26 00:00
浏览量
□主办/小树林教育  温陵书院
 
□出版/小树林儿童诗社
 
□主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现|做|的】
 
要闻闻花香
到天的另一边
 
 
 
今日大雨
 
□唐誉宸
 
公鸡敲钟
喔喔喔
喔喔喔
喔喔喔
一共三遍
 
早读开始了
只有太阳
迟到了
 
乌云老师
脸色更难看了
 
太阳被叫到墙角罚站
它害怕得
哭了
 
 
 
变天了
 
□侯振福
 
太阳好糊涂
开着大火做饭
人却蹲到门口
听小鸟老师上课
看飞机裁缝
量尺寸
 
你看看
一锅好吃的菜
又焦了
 
 
 
天上乌云
 
□侯君福
 
太阳公公
开饭店
光光面疙瘩
每天煮上一大锅
 
毕竟老眼昏花
整锅面疙瘩
常常都被
煮焦了
 
 
 
很多落叶
 
□肖翔尹
 
树东张西望
怕是又想
搞点儿恶作剧
 
风大喝一声
吓得树的鬼点子
掉了一地
 
有的鬼点子
逃进河里
一路挣扎着
 
看得
岸边的小花
笑得合不拢嘴
 
 
 
月亮婆婆织毛衣
 
□张雨欣 
 
眼看天要凉了
该织件毛衣
给工作不着家的
老头子穿上
 
吃晚饭的时候
月亮婆婆这样想
 
孝顺的星星儿女
从各自家里
带来了一团团
雪白的毛线
 
鸟雀毛衣针
在月亮婆婆的目光里
织呀织
 
真快
明天早上
就可以让蓝天村长
给太阳送去
 
 
 
看日出
 
□吴雨桐 
 
天会开花
 
怕你看不见
从天边
伸到天中间
 
怕你不开心
一直面带微笑
好像不会累
 
要闻闻花香
到天的另一边
 
 
 
枫叶逃学
 
□郑子颜
 
秋天的课堂很无聊
枫叶要开溜
 
风校长巡课
发现了
叫它们站住
 
刚要批评
一个个
脸全都红了
 
 
 
太阳出来了
 
□郑睿杰 
 
昨晚餐桌上
少了的那个饭团
现在
不知被谁
悄悄地交上来
 
一点
也不烫了
 
 
 
乌云密布
 
□许柏弈 
 
太阳讨了两份
钟点工
上午干完
中午没得休息
下午接着干
实在太累了
有时候
火气就很大
 
干脆抹布拖把
还有脏围裙
全扔了
竟然
不辞而别 
 
 
 
吃不腻吗
 
□吴彦彬
 
天空是个笨厨师
每天早餐
只会煮鸡蛋
 
煮是煮熟了
可惜蛋白飘得
到处都是
 
 
 
煎鸡蛋
 
□唐菱霜
 
天空
每天都要
煎一个鸡蛋
 
越煎越红
越煎越香
 
刚想尝一口
西边的云彩围上来
把煎蛋
全分光了 
 
唉  好饿
只好再煮点
月亮和星星吃
 
 
 
挠你痒痒
 
□赖锦锋
 
风是一个
顽皮的孩子
这边挠挠
那边也挠挠
 
怕痒的树叶
要么沙沙地笑
要么哗哗地笑
吵死了
 
 
 
发考卷
 
□杨晓萌
 
落叶是树老师
发给大地的
期末考卷
 
有的黄澄澄的
不用说
考得不错
有的皱巴巴的
肯定是考得不好
气得揉掉
又展开
 
最惨的是挂了红灯
连及个格
都没有
 
 
 
风做作业
 
□陈  洁
 
风是哼着歌
去上学的
放学了却一声不吭
 
原来
老师布置了
好大一堆作业
 
呼呼呼
不管它了
吃饱饭再说
 
呼呼呼
不管它了
踢个球再说
 
呼呼呼
不管它了
睡好觉再说
 
看你明天
怎么办
 
 
 
【美|文|哦】
 
不是那种空洞的静
而是一种充盈的清寥和空旷
 
水落石不出(一)
                                                苍  耳
 
    冬天是枯瘦的、单调的。这是书上说的。
 
    而我现在要写下的句子是:“初冬的阳光照在斑斓得有点迷人的树林上。”的确,一切都静下来了,但不是那种空洞的静,而是一种充盈的清寥和空旷。
 
    我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随便找块什么石头坐下。我喜欢这种无目的的散淡方式。当然它是漫游而不是旅游,这无须我多做解释。只要它是保持着大地原始气息的地方,都是我的留连之所。
 
    此刻,我身后的旷野被连绵的丘陵起伏着,被入冬以后仅剩的一只最小的昆虫蜂鸣着,以及被一片片或黄或红、或浅或浓的叶子连缀着。我坐在这儿已有一会儿了。远处的村落只露出一角,更多的部分被遮没了,只有土地本身的流速能使它或隐或现。而一条只见河岸的河,没有任何流水的声音,只有枯黄的巴茅草倒向另一边,在一群卵石的喊叫中奔跑。而河那边的树林如同半个老大的墨色圈儿,轻抹慢涂着,在那曲曲弯弯的模糊的轮廓上。
 
    我感到恍惚,我说不出这是什么地方。可我肯定来过这里,肯定见过那棵树,那些橙黄的草垛。而那些我曾去过的地方,是不是就曾真正的抵达?比如“陵阳”这个地方,我先前无力触及之处,后来竟使我发现存在着另一个陌生的它。
 
    村野上空的太阳像个熟透的橙黄色的杏子,被一抹淡雾罩着。我看见一条砍柴人的小道,绕过长长的山坡,伸进一片洼地,然后曲曲弯弯地爬向密密的山冈。刚才,我经过水塘边的时候,发现长满荒草和牛蒡子的土埂塌下不少豁口,其下的一片淤泥地上,到处都印满了牲口前来喝水的蹄花,而水面则倒映着一片柔软的熟麂皮似的天空。
 
    距水塘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似乎被废弃的单间土屋,没有门,草顶上却有几只山雀子在啁啾。土路的一边是篱笆,上面爬着尚未枯萎的藤状物。最引起我注意的,是篱笆内那一垅焦黑的麻秆,枯叶抖索着,像一群困守者,毫无疑义地显示着季节或年代轮转的威力。
 
/ 未完待续 /
 
                                                                                                                                                本期指导老师/吴  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