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儿童诗报035期

□主办/小树林教育  温陵书院
 
□出版/小树林儿童诗社
 
□主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同|题|秀】
 
你自己瞧吧
谁都没她
包装得喜气
 
 
 
过儿童节
 
□胡陈峰彬
 
风最喜欢过
儿童节
每次都要用心地
打扮自己
 
拿树叶当耳环
拿彩带当手镯
拿糖果当戒指
 
可是
谁也看不见
它有多美
 
 
 
过儿童节
 
□翁铭婕
 
夏天是这样子
过儿童节的
 
大清早
它把花朵
当成一个个气球
紧紧地系在枝头
哼  谁也够不到
到了傍晚
它用蟋蟀的歌声
串起一颗颗星星
这样的糖葫芦串儿
嘻  谁都想吃
 
夜深人静
它还坐在院子里
和一只只青蛙聊天
录完了这期谈话节目
噢  谁都困啦
 
 
 
过儿童节
 
□胡  鹏
 
风过儿童节
树叶就要
用力地鼓掌
 
儿童节一过
掌声掉得
满地都是
 
 
 
过儿童节
 
□肖翔尹
 
笔终于过上了儿童节
它收到礼物了吗
 
那当然
瞧瞧
那一叠又一叠
空白的作业本儿
 
 
 
过儿童节
 
□朱  奕
 
尺子也过上了儿童节
它的礼物
总算送来了
 
几个等着挨打的孩子
 
 
 
过儿童节
 
□梁静怡
 
语文书过儿童节
本想好好睡个大觉
 
可没想到
语文老师一喊
被子又让孩子们
给掀开了
 
 
 
过儿童节
 
□唐誉宸
 
太阳系八个兄弟
过儿童节
 
太阳妈妈忙里忙外
忙前忙后
一天下来
脸都累红了
 
看来
妈妈才是最好的
节日礼物
 
你自己瞧吧
谁都没她
包装得喜气
 
 
 
 
【又|有|了】
 
被子是一只
温暖的手
把美梦抓得
很紧  很紧
 
 
 
鸟儿吱吱吱
 
□翁铭婕
 
鸟儿梭子
在天上织织织
 
帮大地织一件
阳光褂子
那么大件呢
也不嫌累
 
帮春风织一床
雨被子
被窝里的彩虹
会睡得更香
 
 
 
大剪刀
 
□朱  奕
 
雨下得真大
都怪雷电
这把大剪刀
把天空剪出了
许多个大洞
 
 
 
打气球
 
□唐誉宸
 
气球真胆小
枪一声尖叫儿
它的胆
立刻就被
吓破了
 
 
 
橡皮擦打工
 
□梁静怡
 
橡皮擦
打了好多份工
 
第一份工
替铅笔公主擦掉脚印
 
第二份工
为错别字洗清罪名
 
第三份工
帮图画做个美容
 
 
 
杂货店
 
□胡陈峰彬
 
乌云哥哥
开了一个杂货店
 
没多久
里面的雨饮料  雷喇叭
还有闪电荧光棒
全被大地
打包买走了
 
 
 
小雨逃学
 
□胡  鹏
 
淘气的小雨
趁云老师不留神
哧溜跳了下去
逃学了
 
太阳校长火了
派阳光四处去找
小雨东躲躲
西藏藏
最后还是被
拎回去啦
 
 
 
大  手
 
□肖翔尹
 
被子是一只
温暖的手
把美梦抓得
很紧  很紧
 
【美|文|哦】
 
它们又多了一层
编缀缝纫的功夫
 
 
 
 
牛姆林探幽(一)
 
                                                                            ?吴素明
 
 
     进入永春地界后,山渐渐地蓊郁起来。那是一种奇异的绿,深浅不一的砌起来的绿。它们从窗舷边徐徐地擦过。按一般意义上对山林的认识,你或许会怀疑它们是否是真的树木。你私下里会觉得它们只是一片绵亘而巨大的灌木罢了。继续瞅下去,视觉上的极大丰富却加剧了这种错觉。那些正在我们眼中游走的绿具有各种的形态,有的如缥缈的鸿羽,有的似高峙的石塔,还有的像高天上的流云、农家的炊烟、气宇不凡的铜剑,不一而足。
 
  在一些有削面的山峦上,我们看见了面积顺山势而递增或递减的梯田。梯田里种着水稻、茶树、丝瓜和叶子像栖息的蝴蝶的植物。不时有山泉蜿蜒地爬下来,清洌洌的,但在远处看来,那只是一条又一条的白棉线,因此,在我们的想象里,它们又多了一层编缀缝纫的功夫。但我们更偏爱于那些无拘无束的小河滩,它们哗哗地流着,就像童话中小溪流的歌。很多有棱或无棱的石块卧在又窄又浅的河床上,每当河水遇到它们,就翻卷着一簇又一簇的雪白的水花。每隔一段,我们就看见一片水花,于是整条河滩竟像剌绣着白梅花的缎子。我们看不见鱼,但我们知道鱼的欢乐。
 
  海拔渐渐地高起来,更加充沛和繁复的绿使我们意识到这已是沉默了多年的牛姆林了。放眼望去,漫山的绿奔腾着,在烈日下耀眼得让人心醉神迷。不知远远地看,我们的汽车会不会像一只微不足道的甲壳虫。在许多怪异的想象中,我们终于来到了下榻的牛姆林生态旅游区管理处。此时,微微地伸展四肢,尽管烈日当空照,然而空气却仍旧那么沁人心脾。我们确有点迫不及待,但我们还是决定先充充饥再往林深处探幽。
 
  刚踏入牛姆林,心中便涌起了一股神秘和神圣的感觉。空气也仿佛是绿的,盈盈地飘荡在我们的身边,身体就有了膨胀与升高的幻想。走到了近处,才知道这些绿全都在高空俯视我们,于是悟出人类只不过是一些疲于奔命的蚁蝼罢了。导游小郭告诉我们,牛姆林面积约3700亩,属于过渡型的原始森林,因此在这里既可欣赏到南亚热带雨林的婀娜,又能领略中亚热带雨林的雄伟。我们的目光就更加不敢怠慢。森林里直矗矗地生长的常绿木多是一些马尾松、毛竹、油桐和杉,夹杂于其间的珍贵树种亦不在少数,它们一律起着好听的名字,如青钱柳、丝栗拷、沉水樟、桃叶石楠、木荷、枫香、鸡爪梨,而低落的山坳里则铺张地伸张着像芭蕉、甜槠一类的阔叶木,再低处则是蕨、紫藤及蘑菇、地衣一类的极富生命力的小植物。树极高,每株都在二十至五十米左右,一部分甚至高达七八十米。所以我们的肉眼根本看不清它们的叶子,只是望见它们在闪着一团一团的绿光,或者听见林间风将它们倏倏地拂响。这时我不断地责怪自己怎么没把望远镜带在身边。只好贴近一棵又一棵的树,凑上了眼睛去仔细地辨识那些命名牌,并在解读的过程中,尽可能地张开想象的翅膀去弥补对它们的了解。小郭郑重地向我们介绍了号称“镇山之宝”青钱柳,于是我又凑近了那块绿色的牌子,只见上面写着:青钱柳(胡桃科),果翅青色,圆形如铜钱。树高35米,胸径95厘米。我省最大,附近群落200多亩。心忖:这必定是威严而长寿的长者了,而它的子孙正在它的周围和睦地生长向上。阳光透过它的密集的树叶,成了闪耀不定的万根钢针。我不经意地发现了缠绕它的几条匝地的藤,就好奇地拽了拽,结果手心被狠狠地刺了一下,惊得松开,原来在土黄色的遮护下,一排粗矮的刺钝而坚硬。也许是我侵犯了它,我摸索着手怯怯地想。
 
  于是心里多了一层崇敬,双脚亦不敢阔步,眼睛一丝不苟地照过目力所能尽及之处。但我们却无法忽视山泉纯净的声音,就开始循声四处寻觅泉的踪影。那些泉在灌木之下不事喧哗地流着,抚过一片片的百草和树根。它们专心地谱写着属于自己和自然的歌,或淙淙,或涧涧,或汩汩,或潺潺……鸟是它们的忠实的听众,它们在密林里真诚地倾听和应和着。在几条山泉流经之处,我们发现了几株横卧着的枯木,有的碗口粗细,有的却有一人拥抱之围,心里觉得十分惋惜,认为是盗伐者所为。但小郭立即纠正了我们的观点,她说,热带雨林的特征之一就是植物的绞杀现象,而躺在地上的这些树便是不幸的牺牲品。原来植物界也存在着互相争斗倾轧的现象啊。可它们并不怎么占道,要么成为一座拱门,要么成为一架桥,不时地会看见其上郁然地冒出一朵又一朵的木耳、香菇、牛耳菇等野生菇来。但是我们不敢采摘,一是不愿破坏那种和谐的野趣,再则怕采了毒菇,受到大自然的惩罚。
/ 未完待续 /
 
          ?                                                                                                                                    本期指导老师/吴  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