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儿童诗报021期

□主办/小树林教育  温陵书院
 
□出版/小树林儿童诗社
 
□主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有|话|说】
 
用美学
温暖麻木的心
 
 
 
一个人的贫富差距(待续)
 
?吴  撇/老师
 
006/
 
  “你的句子太重啦!我的目光断了,心也喘不过气来……”我经常调皮地嗔怨学生。孩子对书面语、成语甚至生僻词语的依赖或崇尚日益严重,以至于整个文本沉甸甸的却并不响当当。笔画太多的字,让整个句子密不透风,灵性进不来,俗气出不去,天地精神更无法完成往来。句子本纤细如线,挂不住河流,也受不起一桶井水,急于表现的句子妄想毕其功于一役,反倒勒死了意义,不如悬几颗晨露或雨水,最多站一排雀鸟,这样多简净,多妙趣。况且,像成语这样高度概括并内含典故的语词,替言说或写作者提前完成了套路,直接消灭了个性,扼杀语言的多样性。原本更细小、更轻便、更灵活的字词组合,原本通过这种让创造者本人都好奇与期待不已的组合,可以更精确地表现灵魂、思想深处的语言被山重水复地遮蔽了。于是,这种深陷窠臼的文本总是轮番戴着不同的面具,不会说人话,不能吐真言。
 
007/
 
  王鼎钧先生说文章拓展须“思前想后,左顾右盼,说长道短”,的确概括得精彩。但这里面首先有一个前提,就是为文者对生活的体验是否“浸入”,对写作对象的信息摄取是否达到“基本量”,这是落笔成文的“立足点”,属于让笔上路前的起码准备。这份准备也没有,前后、左右、长短均不存在,也很难推测,凭空瞎想,画虎不成反类犬。一味强调什么“要养成观察生活的习惯”“体验要更全面更深入”都是教条,在庸俗的课堂上喊一喊,慢慢成为受教者每次都服的药,一点用处也没有。不如培育为文者的“生活美学观念”,用美学温暖麻木的心,用独异的眼光烧沸冻僵的灵性。心暖花开,魂回气升,一旦“生活美学”在生命里扎根,生活中的差异可以被轻松捕捉,我们的心可以顺利进入到人事物的深处,“信息”纷至沓来,时时渗入心怀,根本不用刻意为之。用美学来“诚恳、专注地活着”,什么都自然,什么都优雅,什么都充裕,也不用“思前想后,左顾右盼,说长道短”,因为前后、左右、长短团团围着你、侍候你,你无须苦思冥想,一切唾手可得、顺理成章。
 
008/
 
  所谓回归自然或重返田园牧歌,从心理学意义而言,是人类安全感出现匮乏并迫近了极限,现实的华贵、骄奢、喧嚣、现代性、科技化等因素与人类内心的基础需求、情绪依赖构成了多组难以调和的冲突,前者逐渐淘空了人类的灵魂存在感和幸福价值度。可以说,人类重新知解乡村、山林、江河湖海的文化、心灵意义,并通过脚步与身体沿着往日时光及记忆再次偎依,并非主动地重构,而是被动地被召唤,重新回到“母体”。在“田园牧歌”里,天空与大地的纯净气息,重新为人类注入了安全感。回归或重返,是焦灼的人类充满时尚的自我招魂。
 
009/
 
  寓言在某个时刻产下卵,有的死了,有的成活了。成活的成为古怪精灵的句子,继承了寓言的气质,并通过象征、暗示或其它修辞制造新的寓意,植入试图挣脱束缚的语言秩序。词语历经重新排列、组合、碰撞、融汇,使新生的美学表现力得以突出重围,不由分说地扼杀了“固定反应”,而当人们终于从陈旧腐朽的语言经验里被搭救出来时,的确应该感谢神、灵感与诗人。
 
 
 
【同|题|秀】
 
烟花妹妹
带着花的种子
到天上种花
 
 
 
新年的树
 
□郭宇臣
 
天真冷
快要过年了
大树望着小树
却没有满树的话说
 
也不敢摇动树枝
去摸摸小树
万一孩子觉得
这是大人举着鞭子
就要落下来呢
 
 
过  年
 
□庄  恬
 
烟花妹妹
带着花的种子
到天上种花
 
今年花就是谢了
明年还会再开
 
 
春回大地
 
□骆恒驿
 
山坡没有分到鞭炮
只好拿几朵梅花
让春风去放
 
 
放鞭炮
 
□胡陈峰彬
 
新年喜欢吃
鞭炮牌跳跳糖
 
每次吃
每次都辣出
红色的眼泪
 
 
春  联
 
□李烜烨
 
春风一逗
每间屋子都乐了
你瞧门的脸颊
都笑红啦
 
 
鞭炮取暖
 
□罗忠泷
 
鞭炮太冷了
裹了一层又一层
还是冷
就用火柴取暖
不小心烧着了头发
气得哇哇乱叫
 
 
压岁钱
 
□翁铭婕
 
新年先生给大家
发压岁钱
 
给孤独的大海发只船
给迷茫的草原发匹马
给多云的天空发颗太阳
 
给我发个100分吧
 
 
会盖印的新年
 
□蔡煌晶
 
新年的印章
刻好啦
 
给柳树印上了
柳叶
给山坡印上了
牛羊
还给大门印上了
全家福
 
 
拜  年
 
□郑子颜
 
春风给树枝拜年
送了喜鹊
 
春风给村庄拜年
送了雨水
 
春风给河水拜年
送了小鸭
春风给孩子拜年
送了寒假作业
 
 
生气的后果
 
□唐誉宸
 
过年了
鞭炮家族好不容易
团聚在一起
吃年夜饭
 
哪知火气一上来
大家暴跳如雷
马上又各奔东西了
 
 
吓妖怪
 
□王国霖
 
趁过年
妖怪们也要
来拿吃的
 
怕被拿光了
人们挂起红灯笼
用这对大眼睛
用力一瞪
妖怪就跑了
 
 
 
【诗|老|师】
 
你放下门帘
鸟儿会看不见你
 
 
 
门前树上的鸟儿(外四首)
 
□吴  撇/老师
 
你放下门帘
鸟儿会看不见你
会着急
会一直跳脚
把树叶吓下来
 
看你再敢
放下门帘不敢
 
漏  水
 
天空漏水
顶多下点雨
太阳会去旋紧
 
大地漏水
漏出江河湖海
龙卷风认为
大事不妙
就跑去旋紧
结果力气太大
把水龙头拧断了
 
这下可好
人  树木  汽车
全喷上天了
 
小鸟不举手
 
小鸟和我们的
上课时间
是相反的
下课铃一响
我们冲向操场
小鸟从操场
冲向大树教室
 
教室也是相反的
大树教室没有
门和窗
不会把风和阳光
挡在外面
 
最开心的是
小鸟可以
自己选座位
还可以不举手
就回答问题
 
当然小鸟
好像也举不了手
 
甘蔗的尾巴
 
水果店里
来了一捆甘蔗
进门就大喊
你有骄傲的小尾巴可翘吗
你有骄傲的小尾巴可翘吗
还哼哼了几下
 
小伙伴们相互
看了一眼
都没吱声儿
这骄傲的尾巴
从来没人吃
 
肯定是
难吃死了
 
晒太阳
 
晒个太阳
你跺什么脚
你搓什么手
把太阳用掉这么多
天很快就会
黑下来
 
月亮很累了
她还要弯着腰
爬起来点灯
 
 ?本期指导老师/吴  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