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儿童诗报020期

□主办/小树林教育  温陵书院
 
□出版/小树林儿童诗社
 
□主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诗|老|师】
 
天气不好没关系
因为爸爸带了
一个太阳
可以在路上花
 
 
 
带一个太阳路上花
 
□吴  撇/老师
 
以前古人出门
带着盘缠路上花
明天爸爸出差
我让他带什么去花呢
 
趁天上太阳好大
我偷偷拧开
爸爸的保温杯
你看哪
妈妈泡的蜜水里
马上就卧了
一个太阳
 
快关上
别让它跑了
 
这样
就算天气不好
也没关系
因为爸爸带了
一个太阳
可以在路上花
 
 
 
【现|做|的】
 
每逢晴天
百叶窗就要用太阳
做很多很多糕点
 
 
 
爸爸打我
 
□蔡煌晶
 
爸爸有时
用鞭子
在我的身上
画心愿
 
有时还用
巴掌
在我的心上
印理想
 
 
晒  布
 
□唐誉宸
 
有块布
想帮窗户洗把脸
又怕自己
变丑了
 
唉  真别扭
 
算了
干脆先把自己
晾在一边吧
 
 
菜地里的毽子
 
□庄  恬
 
天气很好
小兔子们拔萝卜去
 
小白兔看见一个毽子
不知被哪个熊孩子
踢进了菜地
 
那么爱当胡萝卜
就让它多当几天吧
小白兔心想
 
小灰兔也看见了
刚想揭穿
小白兔赶紧竖起指头
嘘了一下
 
所以大家
就假装没看见
 
 
篮球飞到树上
 
□郑子颜
 
树发现
它的手指缝里
夹着一颗篮球
 
它会是什么味的
是蓝莓味
还是柑橘味
 
大树用叶子舌头
尝了尝
咸咸的
是汗水味
酸酸的
是“输了”味
甜甜的
是“赢啦”味
 
 
树下的冷板凳
 
□李烜烨
 
冬天
树下的石凳
是冷板凳
除了清晨的风和鸟
愿意坐下来
还有一位
勤奋的哥哥
总要坐上很久
他好像把书上的字
一颗一颗
喂到了心里
 
 
其实很小气
 
□胡陈峰彬
 
同学们向饮水机
讨水喝,
饮水机很爽快。
 
一转身,
就听到它肚子里,
叽哩咕噜的。
是不是给多了,
很心疼?
 
 
柿子树踢球
 
□王国霖
 
柿子树看我们踢球
也想踢
就用柿子射门
一个
又一个
好在我们守门
守得好
把球都抱住了
 
等它后悔了
再还给它
 
 
用太阳做的糕点
 
□骆恒驿
 
每逢晴天
百叶窗就要用太阳
做很多很多糕点
 
都是长方形的
有四种味道
分别是
春  夏  秋  冬
 
夏天的那种
做得最少
顾客不爱吃
只好早早
把店门关上
 
 
我的影子
 
□翁铭婕
 
我分出第二个我
第三个我
直到有很多我
 
它们都忙些什么
有的替猫咪
去小河边抓鱼
有的帮妈妈
吹凉一杯很烫的水
有的在秋天
打扫街头那么多落叶
有的爬上了墙
躲过爸爸的小竹棍
还有的
拽着第一个我
使劲向前走
 
可要睡觉时
它们一个个都回来了
这么多个我
合在一起
做梦肯定会
很有力气
 
 
 
【又|有|了】
 
就不会
被风雨逮住
 
 
要  是
 
□骆恒驿
  
要是花瓣
都变成翅膀
那就好了
 
就可以飞到
鸟巢里躲雨
 
就不会
被风雨逮住
 
 
叫很久
 
□骆恒驿
 
老师把知识
从被窝里
一个个
叫醒
 
知识睡得
很香
每个都要
叫很久
 
 
 
【有|话|说】
 
平庸的作家
天天失去
卓越的作家
日日得逞
 
 
 
一个人的贫富差距(待续)
 
?吴  撇/老师
 
001/
 
  我发觉,每多嚼一本书,我的精神便富足了一点,渐渐地,我变得“贫嘴”。或许,生命即是这样,让你的内外拉扯抻卷到平衡,此长彼消,峦兀谷落,里应外合,真的很有意趣。
 
002/
 
  我对孩子们说的最多的话是:“文字绝非从笔尖流出,而是自心间淌下。”
因此,每个人写文字,一旦获得了心灵意义,便是一味味良药……一匙一勺地,用心神荡漾的汤汁,来治愈你的“心脑疾病”……
 
003/
 
  所有的回忆,都是派出了一个“最新的我”,回到事件中,按图索骥,重新体验,但是,在确保“基本原型”的基础上,你无意识地在偷偷地做着流程、元素与细节上的些许修改,这种修改的动机和力量,源于“最新的我”历经多次升级后的情感与理智。
004/
 
  越是优秀的作家,内心越洪荒,饥渴感越是鲜明且无法消解。
  他们的性灵深处,藏着一切走兽的脚步和猛禽的爪子。他们必须勤奋狩猎,大量进食。其以发达健硕的美学经验,用“谛听世界,凝望自然”的柔软方式,却能够在瞬间“捕获”有关写作对象,成为“不可磨灭也无法再生”的素材,并一律关进早已筑好的神秘空间。一旦动笔,就得用另一种工具把它们“抓出来”,这种工具叫“准确的语言”。若是词不达意或语焉不详,素材会挣脱,会走失,始终无法得手。唐人卢延让“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定是贯穿了这般焦灼。
  所以,对于看上去属于你的东西,最后或许旁落。平庸的作家天天失去,卓越的作家日日得逞。
  然而,众作家们在下笔之时,心的荒原上都会驱遣着词语的千军万马,无一例外地高声吆喝着:“抓住它!”虽然,我们从未听见。
 
005/
 
  古希腊时期,苏格拉底虽然接受了“艺术摹仿自然”的观点,但他坚决反对奴隶似的临摹自然,认为一切艺术家应从自然形体中择取要素,加以主观的美的再造与提升,要“现出生命”,要“表达心灵的状态”……
  我在想,有追求、有灵魂的学校,它的老师和学生,时时刻刻都在培育、蕴蓄与施展着“心灵的力量”和“创造的光芒”,所以,在他们的眼中,万事万物,从未死过,并且永恒地与我们同呼吸共命运……
 
 ?本期指导老师/吴  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