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儿童诗报031期

□主办/小树林教育  温陵书院
 
□出版/小树林儿童诗社
 
□主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现|做|的】
 
月亮抿着嘴笑
吃吃地
漏着晚风
 
 
谁没眼睛
 
□梁静怡
 
蚯蚓没眼睛
人有眼睛
 
可蚯蚓知道
该为哪片田地松土
该为哪个菜园耕耘
 
而人呢
常常被这样教训
你没长眼睛啊
 
 
知道吗
 
□肖翔尹
 
你知道鹰为什么飞得那么快吗
因为它随身携带弯弯的镰刀
想要快点儿收割完
草原上刺骨的风
 
你知道蜜蜂为什么在花园里穿梭
因为它们每个都抱着一颗图钉
打算把春天钉牢在我们眼前
 
你知道阳光为什么有那么多根线
因为在寒冬里要编织一颗温暖的心
要一直一直地穿针引线
 
 
青蛙回家
 
□许轩睿
 
晚上
星星在天空
一闪一闪
好像唱起一支又一支
好听的儿歌
青蛙回家
一点儿也不害怕
 
 
黑夜画画
 
□胡陈峰彬
 
有时黑夜
用蜡烛画画
 
画出了
远远近近
许多没有名字的
小太阳
 
 
没脑子
 
□胡  鹏
 
今天
老师批评我
没脑子
我很不服气
你想啊
水母
不也没脑子
却活了
6.5亿年
 
 
嗡嗡嗡
 
□翁铭婕
 
蜜蜂的刺绣手艺
挺不赖
仿佛一整个春天
都是它的杰作
 
瞧瞧
它嗡嗡嗡地吹牛
蝴蝶笑累了
都放下了翅膀
 
 
闭  嘴
 
□蔡煌晶 
 
半夜
蚊子好吵
 
我用巴掌对它说
闭嘴
 
结果
它永远地
闭嘴了 
 
 
清  晨
 
□骆恒驿
 
鸟儿用尖叫
把黑暗喊走了
 
某个早起的人
找到了一根旗杆
把太阳
慢慢升上去
 
 
笑  星
 
□朱  奕
 
流星是一位笑星
它划破了
板着脸的天空
带走了云的烦恼
 
月亮抿着嘴笑
吃吃地
漏着晚风
 
 
泪  痕
 
□罗忠泷
 
太阳狠狠地
批评了小树苗
小树苗委屈极了
 
蜗牛瞧见了
就用它的黏液
给小树苗
画上一条条泪痕
 
太阳发现后
惭愧得脸都红了
然后悄悄地
从山后的小路
默默回家了
 
 
松树医生
 
□郭宇臣
 
最近练起了
俯卧撑
 
可屁股翘得太高
把腰给闪了
松树医生
只好每天都为他
做起针灸
 
 
宇宙下象棋
 
□唐誉宸
 
宇宙很无聊
就自己下象棋
举着星星当棋子
 
这边的马
被吃了
就是出现了月食
 
那边的车
逃得飞快
就是有流星划过
 
 
 
【又|有|了】
 
毛巾在听水讲笑话
笑出了
一把又一把眼泪
 
 
下  雨
 
□肖翔尹
 
天空要给大地打电话
让云朵帮忙接线
忙活了大半天
脸都黑了
当声音淅淅沥沥地响起
这电话
总算接通啦
 
 
拧毛巾
 
□唐誉宸
 
毛巾在听水讲笑话
笑出了
一把又一把眼泪
 
 
 
□蔡煌晶
 
电风扇
喜欢捧场
 
把纸捧得
都飘飘然了
 
 
 
【撇|哥|想】
 
旅行的意义
在于饲养心灵
 
 
 
一个人的贫富差距(待续)
 
?吴  撇/老师
 
019/
 
  素材第一,结构第二,文笔第三。一上来就动手用词语砌筑的,盖的肯定是鸡舍或猪圈,离传说的宫殿着实迢遥。
 
020/
 
  你讶异、倾心与欢喜的,一直都是你内心深处幻灭的繁华在朴素事物及事理上的复活。其复活得很婉转,很低调,一般人难以识别,他们觉得,别折腾,莫穷追,哪来什么深刻的美学,哪来什么妙趣的天然……都认为你扯蛋、瞎掰,一旦你热衷于直陈观念或直抒胸臆,你就是蛮横、刁钻的……由此可见,大路货与山寨版的确要主导风骚好大一阵子。
 
021/
 
  在现实的背面,幻想开始作怪……绝大多数的房子及其门窗绞成一团,像人们旷日持久的缠绕,又如同张口结舌,每个词句都艰难地钻出,再擦过一切耳朵,眼睁睁地掉进洞里,从未好好地停留过。
 
022/
 
  将心比心是善良的虚妄主义或天真的自作多情。你永远不知道对方的心理系统,更无法精确地探察其灵魂的微妙,你仅仅是自负地猜测、大包大揽地揣度,并快速地得出“接近于客观”的结论,多么南辕北辙的结论,你却依凭其去反复指南……依我愚见,可将此视之为“将心毁心”。与其瞎想,不如等待或陪伴,然后,领走相应的任务,完事走人,该干嘛干嘛去,别在原地烦人扰民。
 
023/
 
  只有用思考咀嚼过的一切,才真正成为人们的生活及命运。思考是一张最重要的嘴,它咬住出现在庸常时间里的特殊场景与奇异文字,迫不及待地大块朵颐,然后交给经验和想象认真消化、吸收,最终形成记忆。从这个角度上看,思考才是最顽固的记忆,与其说它咀嚼了对世界、自身、文本的阅读,不如说它雕刻了精密的思想,修补了简陋的智慧。
 
024/
 
  旅行的意义在于饲养心灵,心灵在原始的放牧状态中易于迷失,在残酷的社会模式里又疲于奔命,这二维空间内,心灵风餐露宿,漂泊无依,深陷由来已久的饥渴。此时,个人对生活方式与内容的干预就会起到拯救心灵的效用,当旅行尤其是作为“孤独者的散步”的旅行被设计到你的时光里,心灵即被饲养,在路上或目的地中,所有的景致、风物、人事皆被思想漫不经心地咀嚼过,纤尘不染地被心灵吸收,疲倦、烦恼、纠葛等被清除,心灵复苏后,生命的元气大地春回,祭奠死去的旧我,新我被饲养成活,由此,旅行甚至成为了精神的另一个母体。
 
 
 
【美|文|哦】
 
蜜蜂在层叠的花瓣中间钻进钻出
嗡嗡地开采
 
轻轻地走与轻轻地来
 
                         ?史铁生                       
 
  我蹒跚地走出屋门,走进院子,一个真实的世界才开始提供凭证。太阳晒热的花草的气味,太阳晒热的砖石的气味,阳光在风中舞蹈、流动。青砖铺成的十字甬道连接起四面的房屋,把院子隔成四块均等的土地,两块上面各有一棵枣树,另两块种满了西蕃莲。西蕃莲顾自开着硕大的花朵,蜜蜂在层叠的花瓣中间钻进钻出,嗡嗡地开采。蝴蝶悠闲飘逸,飞来飞去,悄无声息仿佛幻影。枣树下落满移动的树影,落满细碎的枣花。青黄的枣花像一层粉,覆盖着地上的青苔,很滑,踩上去要小心。天上,或者是云彩里,有些声音,有些缥缈不知所在的声音——风声?铃声?还是歌声?说不清,很久我都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声音,但我一走到那块蓝天下面就听见了他,甚至在襁褓中就已经听见他了。那声音清朗,欢欣,悠悠扬扬不紧不慢,仿佛是生命固有的召唤,执意要你去注意他,去寻找他、看望他,甚或去投奔他。
 
          ?本期指导老师/吴  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