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儿童诗报012期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小树林儿童诗报012期

2018/02/25 00:00
浏览量
□主办/小树林教育  温陵书院
 
□出版/小树林儿童诗社
 
□主编/吴撇  副主编/曲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有|话|说】
 
成长背景不一样
感受不一样
思想不一样
语言特征不一样
 
 
一百个儿童 就有一百种语言
——读第7期《小树林儿童诗报》有感
 
?丸 子/老师
 
     九月份,儿童诗社第二期的课程拉开了序幕。迫不及待地读完孩子们的作品,依然有一种酣畅淋漓的快感。且不说孩子的表现如何之好,作为一名写作教师,这次我更关注的是:孩子作品所呈现的丰富性。老师是如何引导,才巧妙地甚至是轻而易举地避免了雷同?品读孩子的作品,不难发现,他们每个人都用属于自己个性特征的话语方式,让自己的思想做到不同程度的真实表达,即使是面对同样的竹笼铃铛和麻花。
   这可能不是一件难事,但这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吴老师的课堂做到了。我的呢?有没有做到?大部分时候有,但不是每一次都有。而我们的写作课堂呢?每位写作老师呢?做到了吗?答案很令人深思。
   其实对于写作教学,很多老师是容易陷入套路的。比如如何审题,如何选材,如何进行篇章布局,甚至细化到如何开头,如何结尾,中间内容怎么安排……可想而知,一样的开头,一样的过程,一样的结尾,作品呈现的大同小异是必不可免的。有时候遇上活动体验课,更糟糕。
   我听过一堂关于《吹气球》的活动课。纵观整堂课下来,老师的教学有其可圈可点之处:教学形式多样,有效地调动了孩子的积极性;课堂内容很有趣,充分调动了孩子的写作热情;引导细致、具体,大大降低了创作的难度。但是,问题就是出现了——孩子原本关于话题所产生的写作冲动被老师僵化在了固有的程式中。
   这种僵化,源于老师整堂课都在忙着“精耕细作”:激趣导入、表演、体验、交流、引导、创作,一环接一环,更主要的是每个环节老师都试图将其细节化、确定化,这是很可怕的。比如在体验后的交流。体验的学生只有五个,比较少,因而交流主要集中在这五个人身上,对话的内容显得少而单薄,孩子原先的独特感受被相互同化,乃至“格式”,并没有在交流之后变得更丰盈。再比如导写。导写的本意是为了帮助学生梳理写作思路,拓展思维,但是老师的写作指向性过于明确,这样子下来,孩子的个性哪有什么生存空间?个性各异的童心如何不整齐划一?
   事实上,“孩子有一百种语言,一百双手,一百个想法,一百种思考、游戏、说话的方式。一百种倾听、惊奇、爱的方式,一百种歌唱与了解的喜悦。”而尽管置身于相同的教学场景中,但是每个儿童的自身体验却应该是不相同的:有的学生比较在意自己是否能赢得胜利,有的学生倾向于表达自己担心气球爆炸那一瞬间的感受,有的学生更愿意作为一名观众尽责地把整堂课的精彩收纳于心间……即使同样的体验,在不同的话语方式背景下,孩子应该要有不同的语言 “味觉”。就如同样是看见竹笼里的铃铛,诗社里的每位孩子捕捉到的情绪是不一样的:欢喜的、愤怒的、羞涩的、快乐的……
   所以,老师在“教”的过程中,要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不一样的个体,成长背景不一样,感受不一样,语言特征不一样,思想不一样。你的课堂必须是随时有可能发现意外的通道和美丽风景的。而如果老师“教”完后,让孩子的表达欲望陷进“套子”里,让属于孩子的个性化语言被淹没,那么,我认为,老师也没有进行作文教学的必要了。 
   “一次成功的作文教学,其写作内容和写作方式必须对在场的每一个儿童都具有切实性。”而这一份切实,就是让每一个孩子说儿童的话,写儿童的事,抒儿童的情。我们需要做的,也许就是像儿童诗社的吴撇老师一样,珍视、守护、维持或唤醒……
 
 
 
 
 
【现|做|的】
 
只好用
自己的刺
当钥匙
 
 
 
地球污染
 
?翁铭婕
 
天和地
吵架了
 
天的脏话
漫天飞
地的怨言
遍地流
 
不知是谁
在天的脑门上
弹了一个
金灿灿的包
 
也不知是谁
打了地的屁股
这边青一道
那里紫一块
 
这下
全都乖啦
 
 
 
蜜蜂大夫
 
?唐誉宸
 
蜜蜂飞到教室里
特地来看看
大家身体健康吗
 
如果
不健康的话
就给他打一针
 
 
 
教官好凶
 
?施嘉灿
 
教官的嘴,
怎么合
也合不上,
都快把我们
淹死啦。
 
同学们手拉手,
摸着硬石头,
小心过河。
 
 
 
教室里飞来一只马蜂
 
?骆恒驿
 
马蜂闯入
知识的迷宫
出不去啦
 
只好用
自己的刺
当钥匙
 
把我的同桌
小胖子
看成门了
 
啊呀呀
天哪
 
 
 
阳光被老师逮住
 
?郑子颜
 
阳光被罚
在地上
一个方格
又一个方格地
写生字
 
 
 
减  肥
 
?李烜烨
 
苹果太肥啦
在舌头跑步机上
没跑几下
就瘦了
 
 
 
 
【刚|晾|好】
 
斑马纹的窗帘
怪不得阳光
很小心地
过马路
 
 
 
打  针
 
?郑子颜
 
天气不好
我打了
好几个喷嚏
小雨赶来
扎了我
一针
又一针
 
 
 
窗  帘
 
?李烜烨
 
斑马纹的窗帘
怪不得阳光
很小心地
过马路
 
 
 
捡玻璃
 
?骆恒驿
 
玻璃跳到地上
四下捣乱
我请它
去簸箕做客
 
谁知它
竟然不讲理
狠狠地
咬了我一口
 
 
 
白云的诡计
 
?唐誉宸
 
小蚂蚁们,
想去河对岸
见见世面。
 
水面上飘着
一只只白云船。
 
每人抢了一只,
拼命划起来。
 
不一会儿,
就被白云船
悄悄吃掉。
 
 
 
百合花饿了
 
?施嘉灿
 
百合花见到风,
流出了口水。
它以为风好吃,
结果,
一口下去,
呛得直咳嗽。
 
【又|有|了】
 
大山喝了
一天空
又一天空的雨水
 
 
好几天空(外一首)
 
?翁铭婕
 
大山喝了
一天空
又一天空的雨水
 
好撑啊
 
打了个
绿色的饱嗝
 
把春天
全都
吓醒啦
 
乌  云
 
天空的心情
是不是不好呢
 
它不断地叹气
这里一朵
那里也一朵
 
最后急得
 
 
 
扇  子
 
?唐誉宸
 
树是
一把把扇子,
天空伯伯热了,
就摇摇它。
 
不大一会儿,
天空伯伯
就不热啦。
 
 
?本期指导老师/吴  撇  ?本期视觉/黄德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