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增刊016期

□主  办/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
□主  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增刊016期/2018.08.08
 
 
小树林风采展示
 
 
花月夜
 
★ 刘本熠
 
  夜至,风起。
  十六日夜,茫茫月色悄悄爬上杏树枝头,撒下一片月光。夜很纯,碧霞浅挂空中,月儿寂寞得很,也许是夜的空灵,使四周活了起来。远处夜的残光铺在大地上,村庄里,暖橘色的灯光在风中摇曳着。一会儿,月光钻入云层中,云层宛如轻柔的棉花,散漫开来。
  月色下,杏花的柔,不像菊花那样狂躁,四处延伸,它把最美的香气幽幽地,扩散到远方。微风抚在花瓣上,微淡的月光映照着杏树,花繁叶茂处如深宫紧锁,月的残影洒过杏林翻滚而来,舞动在地面上,唯有一枝杏花孤傲朝天,在风中摆弄舞姿。风,推动着树。
  “沙沙沙……”树笑了。
  夜凉,风剧。
  夜沉了,明月似乎变得更加清晰。夜更浓了,已操劳多时的风犹如一位老者,终于放下沉重的工具,休息去了。
月,一点儿也不孤独。调皮的杏树挣扎着,似乎想伸手去撕裂天空,星星们也趁机跳了出来,给月做了个伴。薄光淡影下,屋舍上落花点点,信步小院,犹如漫步于天庭之间。
  月下,大海也静极了,金黄色的沙在月光的衬护下显得更加耀眼,海面碧波荡漾,似乎在唱一首摇篮曲,哄着入夜的杏花儿赶快进入梦乡。
  寂寥的清夜中有无尽繁华,杏花与月色,点缀在夜空之下。
  夜深,雨起。
  夜,渐渐睡去。骤雨,铺天盖地,茫茫微雾漫延开来。墙角的爬山虎骄傲地抬头,望着雾中那淡淡隐去的月光,更加坚定了信念。
  雾中带雨?雨中带雾?远处,茫茫雾中隐隐约约透出空山一角,近看,模糊的山影愈加清晰,眉峰峻峭。雨来之猛烈,独有几只山鸟不畏风雨在枝间盘旋,几声鸣叫,响彻云霄。空院中,几株茶树挺立起来。时美,时幽,时光流逝。忽淳,忽朴,忽静。
  夜,也睡去了,昏昏沉沉,偶尔睁开睛睛打量世间一番。
  花月夜,美!
 
 
 
 
“戏精”市场
 
★ 王梓漪
 
  “呱呱呱——”只感觉头顶像有一只只乌鸦飞过,聒噪极了。听着隔壁班义卖市场的欢呼声,叫喊声,我们班的气氛十分尴尬,同学们眼神迷离,无精打采,我双手撑着脸,期待着第一位访客的出现。空调风吹得我一阵冷,望向窗外,天空似乎也十分无奈,沉下了脸。
  “哒!哒!”几声,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我的内心一下子燃起了希望,赶紧扭过头,期待地望着门口。哇!有人影,我的心呐喊着,终于,一个小男孩走了进来。
  坐在一旁的李政早就按捺不住了,一下子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桌子差点被带翻了。他一脸兴奋,双腿好似上了发条一样高兴地跳着,由于兴奋脸上的肉也调皮地颤抖,原本小小的眼睛,瞬间变亮,变大了。他随手抓起自己摊位上的几本书,一脚蹬开椅子,开足了马达,蹿到了小男孩面前。李政满脸激动,上下跳动着,右手捧着书,左手搭在小男孩肩上,前后晃动着,十分认真地盯着小男孩:“要不要买书呀!一本5块!一本5块!”看着小男孩瘦小的身体,我真担心他的骨架被李政摇散。小男孩连忙摇头,结结巴巴地说:“不用!不……不用!”李政不甘心,继续追着问:“那两本5块!两本5块呢?”小男孩看样子被这热情吓到了,只想赶快走,被李政缠着快急哭了。他使劲推了李政一把,表示抗议。李政十分无奈,只好悻悻回到座位,看样子他很是失落,脸色黯然。只一会儿,他好像又想到了好主意,又立马跳了起来,一溜烟蹿了出去,走廊里回荡着李政尖锐的声音:“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三本五块钱!三本五块钱!”
  小男孩见李政走了,很高兴,转身正想离开我们的义卖现场,刘本熠又不知从哪儿“飞”了出来,一把拉住小男孩的手,他眉飞色舞,张牙舞爪:“要不要来我家店铺看一看呀!”说着就拉着小男孩往自己座位走,小男孩想反抗,但他的力气当然没有刘本熠大,一下子被本熠拖到了座位前。刘本熠一手拉着小男孩,一手抓起一个玩具:“你看!这是会变脸的加菲猫!很好玩的!”说着就连连摆弄起来,他边转手里的玩具边陶醉地笑,竟没发现顾客都已经跑了,真让人啼笑皆非。
  突然,我瞄到桌前有买家出现,我一下来了精神。一看,竟是小美老师,我激动地舔了舔嘴唇,准备热情介绍产品。只见小美老师正专注地盯着我卖的发饰,还挑了一个玩了起来。她一抬头,手里抓着一个橡皮筋,满脸真诚地问我:“这个几块钱?”我犹豫不决:“三……三块?”小美老师嘟起嘴,两眼可怜巴巴地望着我,对我卖萌,那样子好像委屈地嫌贵,我禁不住小美老师的表情攻击,赶紧说:“一块?”小美老师一下子两眼放光:“成交!”
  很快,跳蚤市场伴着欢声笑语结束了。我的脑子里还回荡着各种吵闹的、拥挤的、抢客人的、卖力吸引顾客的场面。瞬间觉得这不是跳蚤市场,而是戏精表演市场啊! 
 
 
舌尖上的泉州
 
★ 李 政
 
小笼包
 
  泉州的小笼包,汁水香浓无比,而那花生所磨成的酱料,更是别有一般醇香。随意走进一家小店,一股香味就钻进鼻孔,把我的心往前拽,真是身未到,心已到啊。要上一笼小笼包,坐下来,看着老板娘麻利地揪一团面,将皮揉出,再摊上一勺肉馅,一手平举,一手一转,拧成一朵漂亮的花,飞快地放进蒸笼,待放满后盖盖,稍候即可。花生酱的做法各家都一样,需将花生晒干,翻炒,再将花生搅碎,加入糖和油,搅拌均匀,放凉即可。吃之前,将淡褐色的花生酱盛入一小碟中,便可食用。
  小笼包上来了,一把掀起笼盖,白色的热气冲出来,为这个冰冷的冬天徒增了几丝温暖, 举筷夹起一个小笼包,蜻蜓点水般蘸了一点花生酱,放入口中,小笼包的面皮与我的舌头接触时,立马发出了咝咝的声音,抹在上面的花生酱依附在我的舌头上,一股花生的气味首当其冲,轻轻咬破,一股暖暖的清流不经任何阻挡进入我的胃中,我不自主地发出一声长叹,而那紧实的肉馅与爽脆的青菜粒也配合得恰到好处。不觉间,一笼小笼包早已被我扫光了,可我却还坐在那里久久回味。
 
面线糊
 
  大雨突至。
  我沿街走着,不知走了多久,一个转角处,我远远看到有一线昏黄的灯光,一家卖面线糊的小店正温暖着这个冬夜,我抖抖身上的雨珠,走了进去。
  店内飘着面线糊的温暖气息,还有几个晚归的人正埋头吃着,我扯下雨帽,要了碗面线糊,加了两颗熟鸡蛋,就找地方坐下了。
  我坐着,老板站着,他一身麻利,我则像一根竹子,一坐下来气势就软了半分,真是饿的了。老板用一把小巧的剪刀将鸡蛋剪成两半,装在一个小碗里,然后抓起长长的勺子一扬,剔透的面线倒在碗里,顿时,一股热气弥漫出来,把我的味蕾都勾住了。
  我的面线糊上来了,白色的面丝在一览无余的汤里,还有几粒葱花,只看着,就眼馋。
  我先啜了一口汤,那汤从我的身体一直贯穿到我的心灵里,暖暖的,仿佛刚刚雨的阴冷与潮湿都在这汤中化掉了,而那包含在其中的面线也滑溜溜地溜进了胃里了,再夹起一块卤蛋,真是入口即化,却又极筋道。一碗吃完,浑身舒爽,当我走出来,天空早就悄悄地黑透了。
 
绿豆糕
 
  每次出门,我都会到处寻觅着街边绿豆糕的身影,那曾经在我儿时出现的美食依旧在我的心里挥之不忘。
  那时,家里的饭菜吃厌了,偶尔,就会换换口味,那就是吃绿豆糕。把平时父母给的零花钱匀出一点,就可以买到了。不过,有时要攒很久,因为一小袋要几块钱呢。
  绿豆糕的做法是先将绿豆洗净加水浸泡,搓去皮,上锅蒸熟捣碎成泥,小火下油翻炒绿豆泥,再加入砂糖,直至完全融合。放凉,捣实,再放入长方体的模子里,压紧之后,倒出来,一块绿豆糕的原型就呈现了。但是,为了让口感好,卖绿豆糕的的人就让这些保持温度适中,这样口感也更好了。
  这样的绿豆糕咬下去,松软无比,入口甜糯,浓浓的绿豆的味道使人回味无穷。
  从回忆中醒来,我又继续寻觅着那熟悉的绿豆糕。
 
 
 
 
小树林精品制造
 
 
心里美滋滋的
 
★ 陈荣茂
 
  很多事要去回忆,都没太深刻的印象,但是那次既害怕又开心的经历,却令我体会到心里美滋滋的感觉。
  那回,爸爸带我去一座塔前,看起来似乎高耸入云的塔。可他不是让我欣赏风景,而是要让我体验一个刺激的游戏——蹦极。蹦极的现场都是人群,热闹极了。这可真是勇敢者的游戏,人群乱哄哄的都翘首以待。
  爸爸带我买完票,等待着长龙般的队伍,我悄悄地观察着前面的人是如何蹦极的,心里既好奇又十分紧张。前面的人突然一跃,身体飞出去的一瞬间,人群中“哇”的一声叫起来。轮到我和爸爸了,我们先是上了电梯,直线上升,俯视着下面密集又黑压压的人群,我吓得紧紧攥着老爸硕大的手掌。紧接着,电梯还在上升,下面的人群已经变得模糊,终于来到了塔的顶端位置,第一次蹦极即将开始了。
  站在塔顶,风肆意地吹着,仿佛要把人刮进云霄。我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地挪到工作人员面前,刚刚稍微放松点的心情此时又绷得紧紧的,丝毫不敢松懈。工作人员麻利地在我身上脚上结实地绑上了蹦极绳,我眺望四周,空旷无边,有点想打退堂鼓。再朝下一望,是水面。远处能看见一排排观众的小黑影。我想要伸出脚,可是本能地又缩了回来。我感觉自己脸上的表情估计要拧在一起了,心里也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内心控制不住的念头一直冒出来:跳下去会不会摔没影了?绳子会不会万一断了?……一切的害怕无论如何也掩藏不住。
  我再回头看,已经毫无退路。算了吧,我眼一闭,按要求收紧身子,深吸一口气,踏着缓慢的步子向前走去。终于,我纵身一跃,飞了出去,自己好比一只翱翔于天际的雄鹰,一下子凌空飘着,我吓得尖叫了起来。那声音震得整个水面上全是回音。回音再传回到我耳朵里,心里更觉可怕。飘飘悠悠的我眼看就要摔下去了,身上的绳子突然有了拉力拽住了我,我就挂在绳子的另一头,在空中晃荡。但感觉到安全后,心里刚才的不适感一下子全消失了,马上有开心的感觉溢出,这种美滋滋的感觉像花香一般沁人,久久挥之不去。
  这真的是勇敢者的游戏——蹦极。当我再次站上岸时,内心是十分骄傲的,多么可怕的游戏,我终究挑战了。这种喜悦让我真想再来一次。
  虽经历恐怖,但经过难关,一切都有可能!勇敢面对后,心里就只剩下美滋滋的味道了,这种感觉,一定是体验后,唯一的!
 
 
 
 
嘿!哪里逃?
 
★ 张  航
 
  “嘿!哪里逃?”我瞪着眼睛,手持一双充满了怒气的筷子,眼前的弹珠抖了一下,它似乎丝毫未被我的锐气吓倒,反倒愈加放肆,像是在挑衅我,我一手拍案,一手举筷与这枚弹珠展开了生死角逐……
  眼看着小伙伴的碗里弹珠堆积如山,我灵机一动,向他们讨好是否愿意与我一起逮住这放荡不羁的“羊”,他们先是犹豫了一会,但还是答应了。现在的我们,嘿!就是一群狡猾的野狼,我握着筷子,向弹珠一个猛扑,刚要夹起来,弹珠像一块磁铁,好像又被桌子吸了回去一般。一个伙伴帮助我,将筷子卡在弹珠两侧。弹珠见势不妙,似乎会魔术,一骨碌窜了出去。
  “咔嚓咔嚓”一阵摩擦的声音,弹珠已不知去向。这下可好玩了,我们当了一回现实版的“伏地魔”,三个人伏在地上用火眼金睛扫视四周,像三台雷达,搜索可控范围内的那枚弹珠,寻了半天,依然无果。
  我们开始思考下一个对策,若实在不行,就果断放弃。可是那枚弹珠此时却像一位孤寡老人,孤零零地缓缓地从一旁的桌子缝里又出来了。我怒火中烧,眉头都要拧成中国结了。我举着筷子,半蹲着走了过去。另外的两个小伙伴呢?笑得露出一整排牙齿,仿佛得了什么大喜事。我一下手就用筷子抓住了这个“通缉犯”,伙伴们也帮忙用筷子一人稳住一面,哈哈!我顿时转怒为喜。你个小坏蛋,总算被我逮住了吧!我不由得大笑了起来,可是一个疏忽,光滑的弹珠又挣扎着逃脱了,幸好没跑远,落进了桌面的缝里。
  弹珠这下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任凭我们如何揪它抠它,它始终卡在缝隙里,不出来。我们满脸无奈,一伙伴持着钢针,勃然大怒:“玉不琢,还真不成器了呢!”说罢,将尖向下陷,一撬,弹珠上升了几毫米。“嘿!哪里逃?”我用一双刚换的四方形筷子,将它夹了出来。就这样,它仍然被送进了集中营……
  我和那枚弹珠的较量结束了,我和伙伴们互相望着,不约而同地笑了,这是我们齐心协力收获的战果。
  夜深了,各自都散了,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依然回想着,今天的那激动的一幕……
 
 
[本期指导/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本期文字录入/冯  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