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增刊012期

□主  办/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
□主  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增刊012期/2018.06.10
 
 
小树林风采展示
 
 
 
竹之韵
 
★ 刘本熠
 
  竹。清幽、雅气、朴素,默默地生长着,却自成风景。一身清淡的古绿色,却能显现出它百折不挠的性格,真所谓其“韵”,令人醉在其中。它与大地结合,心神合一,宁静而淡泊。
  篱外的竹,在风中挺立着,那清凉的风,悄然间吹过,与竹相融合,给人以清新之美。叶尖露珠悠悠,缓然滚动,在竹叶边缘,险些落下。这竹好似母亲眷恋孩子般眷顾着这滴露珠,露珠在竹叶的怀抱下,默然,直至消失。
  晨曦中太阳缓缓升起,带着点热洒向竹林,竹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苍翠。竹枝挥舞着,枝上透着一丝光泽,更加清亮。竹叶上的脉络清晰,在风中自由摇曳,好似在向世人宣示它的一切,令人惊喜,令人兴奋。对于风来说,竹便成了它的唯一知己。霜似乎还没有褪去,盖在竹上,觉得更加衬出竹之本色,霜是洁白中的优雅,而竹却是淡绿中的朴素,两者结合在一起,唯美无比,洁净,完美,相得益彰间,更加独一无二。
  午时的太阳覆盖了天空的一切,竹在正午阳光的注视下,更加郁郁葱葱,呈现出的绿,更显韵味,自成一派风光。竹子继续直立着,四季神气的竹,它经历了春天的温暖,夏天的酷热,秋天的苦涩,冬天的凛寒,它淡看繁华与枯寂,但依然波澜不惊。竹,午后的阳光寄托着你的风骨,将它传向远方,很远,很远。阳光此时更强烈了,照射到竹的身上,光滑的叶子此刻变得粗糙,看得见脉络的干涩,它默默地,依然寂静无声,忍受着一切,一阵暖风吹来,叶子有沙沙声,似乎吹散了竹的烦恼,竹的忧愁。
  晚风徐徐,一轮明月升上天空,皎洁的月光洒下,一切都是那么深远,那么空虚。竹在月光下继续生长,又有轻风徐来,像有好友陪在身边,竹散发着清香,浓厚的香味蔓延在夜空。晚上的竹,孤寂,在黑暗的笼罩下,显得弱小,那高挑的身材在远处看更显清瘦,俨然兀自傲然立于世,真所谓孤独中有无尽的繁华。在晚风轻摇中,其自成风韵。
  竹之韵味是那么淳朴,如诗如画,多么美好,绝美中有一簇诗意。
 
 
 
 
那场虚惊
 
★ 张洪恺
 
  记忆长河,漫漫无边。思绪的探寻如风荡起涟漪,而至今令我难忘的,是那场虚惊在记忆深处激起的一朵浪花。
  夏日的阳光,硬生生穿过树隙落在人身上,蝉声烦躁。由于时间匆促,妈妈叫了辆网约车送我去上兴趣课。上了车,叮嘱过后,我便与出租车师傅两人前往目的地。开车师傅是个年轻人,高高的个子,人瘦而挺拔,蛮精神。我没太在意,干脆在车上小憩一会儿。估摸着快到了,我睁开眼,揉揉脸颊,凑近窗户往外瞧,心里忽地疑惑,察觉到了一丝不安,上齿也紧张地咬住了下唇:我们竟朝着相反的方向开去!这司机会不会是个坏人?这想法一闪过,便挥之不去了。没错,他一定是个坏人!
  心跳,在逐渐加快。我觉得,这司机一定正坏笑地想着要把我卖到哪儿去——尽管我看不到他的表情。车,还在走着,越驶越远。我的脑海,忽然出现了电视和网络上那些狰狞的人贩子,又急又慌。忽然,他的头转了过来,我差点要叫嚷出来,想起老师说的“镇静”,立刻抿紧了嘴。“小同学”,他的声音,就是那种“坏人”的声音,“你哪儿不舒服吗?脸色不好啊!”“没……没有。”我大气都不敢出,话都说不好了,以蚊子般的声音,热着脸,小声答着。
  到底怎么办?我抓着头发,眉间拧成一团,身子也因害怕而发抖,手心汗汩汩往外冒。我不想死,不想被卖!我感觉心里那声救命,已经要蹦到嘴边呼之欲出了。
  在这万分激动之下,我的脑海忽然灵光一现:跳车!我悄悄把手移到门把手下,轻轻扳扳车门,好像打不开。没办法,我只好按开车窗。一开窗,热风涌了进来,司机立刻察觉了:“小同学,外面风热烘烘的,别开窗,我帮你开着空调呢。”连我的想法都能察觉清楚,这绝不是愚蠢的人贩子。我的右手触电般地碰到了左手,对了!电话手表啊!我眼盯着司机,假装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手却一点一点摸索着电话中的“SOS”。正在这时,电话却猛地一下响起,“啊——”心像个燃起的火药桶,要在这一瞬爆炸,连自己都吓着了。
  电话一通,妈妈的话传来,她一说,总算化解了我心里的恐惧:她让司机绕到这条路走的,这边可能不堵车。我叹口气,摸着自己仍起伏的胸口,脸还滚烫着。真是一场虚惊。
  那虚惊,现在想起,仍令我难忘。惊虽小,但它能让人体悟交流的重要,也提醒着我时刻提放安全性的重要,无论如何,经历是宝贵的,会让我深省。
 
 
 
 
 
晨·市
 
★ 李 政
 
  我曾去过早晨的集市。论拥挤,可能没有北京王府井那般,但是却比王府井更有气势;论嘈杂,可能没有南京路嘈杂,但是却有着比南京路更胜一分的壮观。
  路边的小吃,多得数不胜数。单说这长沙臭豆腐就足以让人流连忘返。那黑色的外皮和褐色的酱汁交汇在一起,只是看着也会令你的舌尖迸出口水呢!还有那手抓酱饼、铁板豆腐、夹馅光饼、香辣粉丝,麻辣鲜香酥,各种味蕾挑衅,让你无法抗拒。
  还有那路边的菜市。嫩绿的各色青菜、水灵灵的黄瓜、鲜红色的西红柿也赚足了人们的眼球。那青菜还带着初晨的露珠,干净得没有一丝瑕疵;顶花带刺的黄瓜浑身透露着新鲜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咬上一口,体会那份清甜滋味;西红柿更甚,红与绿的组合让它在一众蔬菜中脱颖而出,水润的外皮包裹着丰富的汁水,似乎只要轻轻一捏就会爆了似的;那菜架上还滚动着几个胖乎乎的土豆,穿着淡黄色的外衣,像一个个调皮的小精灵,散落在青菜周围。
  我似乎看到对面的肉市更加诱人,那里人流如潮,好不热闹。我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些美味的烤鸭飘着香味,一直在招揽客人。风干的腊肉也不闲着,在微风中摆动着自己纤瘦的身体。除了熟食,这里也卖些新鲜的猪肉和羊肉之类,更有甚者,还有直接叫卖活羊的。那羊主人用两只脚紧紧地夹住羊头,大声地向买主议价。
  我们再把视线转移到农具市场。铜制的项圈上挂着鸽子蛋大小的铃铛;铁制的马镫被擦拭得锃亮;钢制的锅碗瓢盆一字摆开,散发出独特的光泽。割草机、翻土机等各式新型农具也陆续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为大家的生活带来便利。
  趁着晨市来选购商品的人不在少数,但还有一些人同我一般,只是漫无目的地闲逛着。一会儿看着这个,一会儿问问这个。即使只问不买店主也不会烦恼,还会顺便跟你拉几句家常,买与卖两拨人时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让这个早晨充满了无限活力。
  看,这就是早晨的集市,新鲜、活力、充满生气! 
 
 
 
 
放鞭炮
 
★ 陈灿杰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整个小村庄一刹那间变成了“音乐之乡”,只见小伙伴们正兴高采烈地玩着鞭炮,他们会“空中爆”“水中爆”等各种花样,对于连炮都没碰过的我,真是“羡慕嫉妒恨”啊!
  初次放鞭炮,我就是一个妥妥的“胆小鬼”。
  只见我左手掐着炮,右手抓着打火机,手不自然地抖啊抖,抖啊抖,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心里也是既紧张又害怕。
  我想按住打下火机的开关,可是手指却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我又试了一次,手终于有点力量,啪一声,我按了下去——火苗不见了踪影。我又一次按了下去,右手慢慢地靠近鞭炮,微微地颤抖着。
  这时,我心跳越来越快。近了,快靠近了!可是,我却放弃了,因为手抖得实在太厉害。一摸,脸上湿湿的——原来一滴滴汗正滑过脸颊。
  我深吸了一口气,再鼓起勇气,开始第二次尝试——我又打起火苗,目不转睛地盯着炮引子,火苗慢慢地靠近鞭炮的黄色引线。很近了!着了!——黄色引线燃烧着火焰,呲的一下,烟一冒,我便使劲地把炮往外扔,赶快紧紧地捂着耳朵,飞奔着向墙角跑去。
我蹲在墙角,眼睛死死地盯着鞭炮——只见鞭炮冒着烟,“1,2,3……嘭!”鞭炮响了!鞭炮响了!我拍手欢呼!初次放鞭炮就成功了,鞭炮的响声也不怎么吓人嘛!
  一鼓作气,我抽出打火机,从盒子中再抓起一个鞭炮一点,引线又燃起了火焰,像上次一样,我扔了便一边跑一边捂住耳朵。
  我躲在墙角,都数到了20,还是没听到响声。“咦?不对啊!刚刚都会响,现在怎么不响呢?”我皱起眉头,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像个日本鬼子进村一样,紧盯着鞭炮。
  我还是不放心,便找了根小木棍,趔着身子用小木棍对着它戳了戳,才敢捡起鞭炮一看,原来是坏的,于是我便气哼哼地走了。虽然有成有败,不过,我也总算放过鞭炮了。
  原来,尝试不可怕,可怕的是从来不敢尝试!
 
 
 
 
小树林佳句赏析
 
 
  海鸥是一串串破折号,延长着大海的愤怒。(翁铭婕)
 
  果园的果子一夜之间都红了脸,她们都在为夏天的不辞而别生气呢!(翁铭婕)
 
  影子是自卑的,它只愿在阳光下活跃,却在沉寂的阴暗里隐藏了自己。(张洪恺)
 
  茶叶是一尾尾游鱼,在清冽的水中沉浮,飘游。直到水里全是它的踪迹,它才心满意足,沉入水底。(张洪恺)
 
  夜晚的灯光,像柔软的橘子,黑暗怎么吃也吃不完。(罗忠泷)
 
  涂改带每工作一次,眼睛都会转一圈,似乎要认真记下错字的名字。(罗忠泷)
 
  夜是一张大嘴,它不仅爱吃光亮,还爱吃喧哗。(余佳耀)
 
  天空开赌场,赌徒有两个:白天和黑夜。他们每天进行博弈,谁赢了,谁当家。(余佳耀)
 
  火车是首曲子,车上的乘客是流动的音符。乘客散了,曲子也就终了。(张航)
 
  月亮滚动着,远远望去,像行驶的车轮,在遥远的天幕疾驰着。(张航)
 
  桌子是一只袋鼠,口袋里装满了东西:书本、铅笔、书包……(郭宇臣)
 
  寒风是冬天刻薄无情的话语。大树听了,难过地掉了叶子。孩子们听了,惊得打起了喷嚏。(郭宇臣)
 
  溪流喜欢自言自语,说着奇妙的语言。只有你仔细去听,它才会深刻地与你交谈。(袁钰麟)
 
  秋天即将离去,我站在树下仰望,它弹奏着钢琴曲,作为告别的语言,一个个音符从树上落下,我的心情便无限惆怅。(袁钰麟)
 
  大地撕一片白云写上心事,寄给天空。天空读完,把回信写在雨中,让大地朗读。(李锦妍)
 
  春一到,叶儿跳上树梢,花儿爬上丛林,她们都来帮冬爷爷解决烦恼。(李锦妍)
 
  时间是个魔术师,他让全世界的时钟都整齐地走着一样的步伐。(陈灿杰)
 
  木耳是大树身上的寄生虫,当大树睡着时,它们就偷偷探出头来撒野。(陈灿杰)
 
  夜里,心爱的玩具丢了,大山急得皱起了眉头。(李政)
 
  大海,舞动着,喘着粗气,甩起滔天巨浪。这巨浪,犹如它的水袖。(李政)
 
  树叶是夜的一张张小嘴巴,时不时的,悄悄私语两声。(刘本熠)
 
  家乡,是本相册,里面一帧一帧的,装着我一点点长大的模样。(刘本熠)
 
  报纸是台望远镜,每天捧着它,你看得到战争的残酷,也看得到微小的温暖。(詹思祺)
 
  可乐脾气很暴躁。你只要抖他两下,一开盖子,他就吐你一身口水。(詹思祺)
 
 
[本期指导/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本期文字录入/冯  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