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增刊003(1)

□主  办/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
□主  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增刊001期/2017.06.16
 
小树林教师寄语
 
课堂,是甜蜜的“实验田”
 
★ 曲  燕
 
  暑假将结束,要给孩子们做增刊,我想该写点什么,和孩子们的文字一起,作为我们一阶段共同进步的归宿。
  语文的听、说、读、写、思五种能力,每一种对孩子来说都至关重要,缺一不可。当下,孩子们读和写的能力可以确保,其他的较少得到训练,于是,课堂上我会反复训练孩子们思考的能力、听的能力和说话的能力。过程中,孩子们也常常会带来惊喜。他们也一点点在突破舒适区,逐级而上,扎实进步。虽然进步快慢有别,也有的孩子反反复复,但他们被唤醒的灵气会在合适的时间,闪闪发光。
  我喜欢带孩子们自由寻找美的世界。所以,每节课,我都觉得是在“实验”,在摸索的过程,使教学充满了更多可能,并充满无限趣味。我一直不认同把孩子当“孩子”,给他们太没有营养的精神食粮。因为孩子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当唤醒和激发足够丰沛时,他们足以还给你深邃的世界、博远的思索。这一点,在读黄菁的《静静的自然》时,我深有感触——“那湖明静得很”、“倒是逗得很”。这两句,第一次读时,恍惚让我有了“民国四大才女之一”萧红的感觉。昱祺的《湖》 :湖水照得出我的模样,可照不出我的内心。庄周梦蝶,醒来是庄周梦里成蝶,还是蝶的梦里成庄周呢?如我当下,湖在梦里,还是我身在湖边呢?读到这里,我的心也是沸腾的,真实与虚幻,浪漫的想象力以及美妙的哲学命题,可以在孩子们的精神世界里共鸣,即使当下还不够笃厚与成熟,但孩子们觉醒的生命审美会埋下具有能量的种子。翁铭婕的作品中,“楼下,一株三角梅的枝条被风训斥得一愣一愣,低垂着,枝头嫩叶间包着的粉色花儿无情地被打落,只留下枝条无助地在空中挥舞,陪着黑夜无声地叹息。”这个部分的修辞同样给人闪亮的冲击力。
  每节课我们都会练习思考力,我很爱看他们认真思考的模样和思考带给他们的快乐。虽然他们也常常孩子气地想玩活动体验,并且一次都不想落下。但简单的绕口令体验活动,创作中, 12个孩子呈现了12个漂亮的题目,各不相同——《肆意的口水喷喷喷》《到底是“化肥黑”,还是“化肥灰”?》《中国“好舌头” 》《当绕口令遇到笨舌头》《舌头绕得打了结》《绕来绕去绕不清》《绕口令带给我的“痛” 》《这里的“舌头”十八弯》《舌头被绕口令“打劫” 》《舌尖上的口水战》《口令绕住了我的傲娇》《到底是绕口令还是绕口舌?》。看到这12个题目时,我觉得特别美好。这块实验田里,每株苗都有自己的可能。
  虽然只有十几节课,在兼顾基本功训练的同时,我们不断尝试,观看过直达心灵的电影,孩子们都在其中寻找到闪着光的微小的感动。我们一起赏析过著名作家的随笔,于是就有了孩子们那青涩但极具思想的“随想”。泓毅作品的结尾处,就明显有着孩子思考的痕迹。我们还欣赏过古典文学的美,也细腻地体会过自然的沉静美。班里每个孩子都闪动过思考的光,照亮着我对课堂的热爱,我不一一点评过来,不过,每个孩子在我眼里,都是唯一。
  语文的功能无形且长远,它相当于生命的土壤。这片土壤培植好了,才能长出一茬一茬的硕果,才能让其他学科丰收,让心灵生活丰收,让生命意义丰收。 
  在拟这期报纸时,我们还有三节课:一节是走进华侨历史博物馆,在这片被誉为侨乡的土地上,孩子们有责任去聆听华侨这部有血有肉的历史。史铁生曾将生命分为两种:一种是有限的存在,一种是无限的行魂。我们该如何为生命寻找意义,走进博物馆的孩子,一定离这样的思考更近一些。另一次是品析现代作家龙应台的《我村》,透过作家龙应台既烟火又乌托邦的传统且现代的街区描写,让孩子们回到我世界,反观我居住的街巷,我眼里的街角世界与人间烟火。最后一次课,我们会一起讨论《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那本充满哲学思考的读本,一次次带给我冒着火花的想法,深夜读的时候,我在想,班里的孩子们阅读时,他们在想些什么,我非常渴望与他们谈谈,谈谈我们从同样的文字里读出的不同思考、不同追求、不同触动……相处了这么久的孩子,我们该在最后一次课有一场美好的思维碰撞……
  秋季有的同学将步入中学,祝福你们,也愿你们在“实验田”里的思考永在……
 
 
 
 
 
小树林精品制造
 
 
★ 陈昱祺
 
  一枚绿叶,从树梢悄悄跳了下去。借着微风的庇护,它安全地落在湖面,刚一碰触,如镜子般的湖面便四分五裂,阵阵涟漪向四周散开,平静一下子被打破。
  湖岸边,有一圈围栏,站围栏旁向下面瞧,远远的,石头上长满了绿色的苔藓,绿得那么浓郁,无不体现着顽强的生命力。偶有几只游鱼来到岸边,只要人们扔点什么,它们便惊恐又兴奋,先是躲一下,再试探地瞅一瞅,接着便抢起来,吃饱后便在荷叶之中来回穿梭嬉戏,十分有趣。
  说到荷叶,那绿如同是凝固住的颜料跌进湖水里一般,绿得深,绿得厚。每片荷叶中间有一个中心圆点,然后向四周扩散,有细细的浅浅的纹路。这就如同中间的一滴水,被打破后四处流动,这同样四分五裂的感觉,和湖面这枚镜子被落叶打破是一样的呢!荷花也是诱人般地俏皮可爱,花朵最中心的淡白逐渐向外飞散成粉红,娇羞含蓄。有的甚至三两支扭在一起,成了相互勾搭而成的荷花群,亭亭玉立在湖面之中,如同一群仙鹤一般,若遇上些淡泊的云雾,那就真有了世外桃源、诗意栖居之感!
  湖面上飘着不知哪儿来此栖息的花瓣,有粉红色的,也有淡黄色的,但这恰好给了湖面不一样的色彩。这花瓣有的向上翘,是想要把天空拥抱在怀中吗?有的向下耷,看来是想和湖水亲密私语,你中有我。
  水波一直在荡漾,久久不能平静,几缕清风拂过了我的脸庞,我收下了这股清凉,静静地望着湖面,湖水或许会照出我的模样,却照不出我此时的心情。庄周梦蝶,醒来后不知自己变成蝶,还是蝶变成了自己,看这湖中的水,大概也是这种感觉吧,不知是湖在梦里,还是我在湖边?
 
 
 
 
小树林同题擂台
生活,总有无数的精彩片段,镶嵌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美了记忆,美了童年,美了过往。
以“忆      唱童年”为题,抓住让你难忘的精彩片段,唱响曾经的美好成长!
 
忆那只公鸡唱童年
 
★ 戴泽凯
 
  童年的记忆各有不同,不论是欢快抑或忧伤,都是时光的印记。你有你的快乐,我有我的欢笑。唱响最深刻记忆的,也许只是那段哭笑不得的过往。
  四岁多,我便有了探索世界的好奇。那天,我又回了老家。老家养有很多鸡,而一群鸡中总有那么一只最威风、最霸气的“王者”耀武扬威,没事就对着其它的鸡猛啄,把人家打跑之后便独享一大盆美味。每当这时,我那“除恶扬善”之心突然猛增,并马上化为行动,我立马勉强跳下椅子,摇摇晃晃地朝那“霸王”走去。
  好家伙!它的个头不比看门小狗矮,鸡冠竖在头顶,不像其它鸡的顶冠都塌塌的,它的顶冠鲜红鲜红,还有点伤痕。它的喙尖利且发红,似乎证明着它经历的战斗。我刚朝它走去,它便侧着头,用敌视的眼睛对着我,一只爪子收了起来,蜷在一起,另一只爪子似立非立,仿佛随时做战斗状。那气势一点都不输于我。我晃到它身边,用拳头对着它那机警的眼睛砸了下去,它一惊,一下子跌在地上,我马上冲了过去,这时它已飞快站起,两只翅膀大张,不断叫着,扑棱棱朝我扑来。我双拳再次往前一挥,这家伙一转身闪开了,不过也失去了进攻的机会。
  这几下折腾,它已招架不住,往前跑去想躲一边儿喘口气,我哪里肯放,赶紧追赶,就这样人鸡大战三百回合。不久,追上了,我又朝它举起拳头,它偏过头去,而我也趁机狠狠地踢它一脚,将它踢了出去,它连跳带叫,吓跑了,我们也结束了战斗。我骄傲地瞪着它,一副胜利者的样子,只差没说:看你还神气不神气!
  后来,休战的我爬到刚从厨房出来的妈妈腿上,正激动地还没说清楚刚才的经过,却听那——鸡飞狗跳、飞沙走石、呜嗷乱叫。那只公鸡卷土重来,在那“霸王”公鸡的身后,甚至还跟着一群其它的鸡,呼啦啦地,一院子热闹,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就在我一扭头的瞬间,那“霸王”扎着翅膀箭一般朝我冲来,我惊呆了:这是来找我报仇吗?眼看着越来越近,我惊得尖叫。好在妈妈在我身边……不多时,她只用一把扫帚便结束了战斗。
  那晚,受惊严重的我喝上了鲜鸡汤……
  时光去,这件事也将尘封。但不论如何,我都忘不了这唱响我童年记忆的那只恐怖的公鸡!
 
 
 
 
忆那个午后唱童年
 
★ 陈思妤
 
  如今,被学习的泰山重压的我们,都向往儿时的无忧无虑。可时间从未停留,但如果我再次回到童年,我一定还要去找那棵老树,因为那里记载着我美好的时光。
  小时候,我常住在农村阿婆家。那里有一个大院子,大门前有一棵全村小孩都向往的大树,所以院子门前总是门庭若市。那时的我还小,无法像村里的哥哥姐姐们那样在树上玩耍、打闹。看着他们,我心里多么羡慕啊!我迫切地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坐在树上眺望远方。我多次求过阿春姐能教我爬树,可她总拿种种原因搪塞我。终于在一个午后,她在我的死缠烂打下同意了。
  阿春姐来到我家门前,可树下的人早已是人山人海。我问她如何爬树,她对我说:“你先站在一旁看着我吧!”只见阿春姐手脚灵活,像一只猴子,一不留神,她就已经坐在大树上向我挥手了,好像在让我也爬上来。我壮了壮胆,心里想:可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啊!我学着阿春姐的样子,先深吸一口气,再抓住树旁的一根粗绳,脚一抬踏上树,我使出吃奶的劲头死拽住绳子,还没动作,就听到树下的人在议论:“你看,这不就是那城里回来的小孩吗,从来都没有爬过,今天怎么也爬起树了?”“是啊!那么小能爬上树吗,不要摔下来就不错了。”我听出了他们对我的嘲讽,更紧张了,两手开始酸软,我冷静了一下,抑制住普通乱跳的心,开始攀爬那棵我梦寐以求登顶的树。
  我所有的步骤都是模仿阿春姐的。只见我一手抓着绳子,一手扶着树枝,腿一蹬,依次反复。眼看越来越高了,我一个踉跄,手一松,胳膊就蹭着树皮往下滑,皮肤刮着树皮的感觉钻心地疼。正大脑空白之际,还好树上的阿春姐眼疾手快,一伸手奋力把我抓住,她吭哧吭哧,脸憋得通红,硬把我往上拉。好半天,才在她的拖拽和我的拼命往上蹭的配合下,我终于抓住了上面的粗树枝,翻了上去。不然我早就摔得狗血淋头了。从那之后,阿春姐天天带我来爬树,现在的我已经能像当年的阿春姐一样,成为村里小孩炫耀的对象了。
  我已经有几年没有回阿婆家了,但那棵大树一直在我心里,梦到时,它还是同样魁梧、高大。在我的生活中,它似乎成了我的目标——做什么事都要坚持试一试,不要随意放弃,再加把劲,等待我的必定是成功。每回忆起那棵老树,童年好像就在我的眼前,向我挥手。
 
 
 
 
忆那些美食唱童年
 
★ 余佳耀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有人喜欢炸饺子,有人喜欢烤鸡翅,还有人喜欢吃寿司……而我,人称“江湖吃货”,行走“江湖”(饭店),横扫“千军”(美食),愿望就是——吃!遍!天!下!
  我,一个十足的猪八戒“后代”,懒洋洋是我的性格,去哪吃是我的选择。肥嘟嘟的我本来眼睛就小,脸上肉又多挤得眼睛更小,我每次都要费力睁开眼睛,才能看清楚这个可爱的世界。
  好嘞,废话不多说,正事走起:我走在放学的路上,肚子唱起“空城计”,用光速“飞”回家,扔下书包,屁股冲向餐椅上入座。妈妈刚说开饭,我就激动得差点儿晕过去了。饭菜上桌,秀色可餐,色香味俱全。“大战”一触即发——我吞了吞口水,眼睛都黏在美食上挪不开了,我的筷子在餐桌上飞舞,嘴里吧咂不停,似乎唾沫都在半空中飞扬。筷子从左到右,再从右到左,先是一块鱼,再来一夹肉,又捞两只虾,再装一碗汤……实在停不下来了。
  我津津有味,啃着一块大骨,吃得正爽。突然,咯嘣一声,牙齿感到生疼,不小心咬到一个硬东西,张嘴一看,原来是块碎骨渣,赶紧扔了,我再继续啃,使劲一咬,“啊——”可恶,我的牙啊!受了伤害的牙似乎不是我的了,连牙龈都觉得酸酸麻麻的,好像再咬下去,牙齿随时要碎掉了一样。我有点紧张,不敢硬来。这可急坏了我,怎能耽误吃东西呢,这一桌子美食当前,我只能看着,那不是最残忍的折磨吗?何况手里还是没啃完的大骨头呢!我心里那个焦虑啊,揪成一团,最后只得心一横:强攻不行,那就智取。我用勺子柄使劲去敲,再用筷子对准大骨中间的孔一插,迅速对准,嘴巴凑上去一吸,就吸到那可口的骨髓了……
  大骨啃完,来不及歇口气,我又看上了大螃蟹,我抓起一只,左手按住,右手使劲掰去,用筷子使劲一剜,先把鲜美的膏吃下去,再左右手各一只腿,咔嚓咔嚓几声,左嘴角进去的是肉,右嘴角出来的是壳,看着一盘子残渣,我再起鼓起战斗力……一桌美味很快转移到了胃里,我抽起餐纸,擦了擦嘴角的残油……
现在的我,虽然还胖着,可是已没小时候的吃功,遥记得曾经,每一餐都是一首“肺腑之歌”啊。
  美食,给予了我成长中最大的快乐……笑声与超标的体重,是我对童年的回忆,美食的诱惑让我的口水“飞流直下三千尺”。啊,忆醉人的美食,忆无忧的童年!
 
 
 
[本期指导/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本期文字录入/冯  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