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你行的!

其实,你行的!

[教研部]曲  燕·老师
 

    当指针指向该放学的位置时,教室里的孩子鱼贯而出,很快便所剩无几了,心中不免有一丝轻松,太久没有可以这么准时下课了。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老师,你得帮帮他,他还没写一个字!”一个活跃的男生指着他身边的男孩儿说。什么?一个多小时没写一个字,我每次巡视经过时,他两手盖得严严的,做创作构思状,原来都是假象啊?一瞬间,只觉得怒火腾地一下就燃烧开来,速度之快就像是令人猝不及防的台风。我站起身,疾步向他走去,他怯怯地望着我,眼神中掠过一丝如困兽般的惊恐,也就是这一瞥,不知为何,我的心一下子柔软了,深处有暖暖的感觉在涌动,与此同时,也有愧疚之感划过:我为何没能发现他的困境?虽然他极力掩饰,但若我能再细心些,他会因一篇文章被困至今吗?
    我千万千万不能吓到他!这是我最后一步踏在他面前时做出的决定。讲台到他身边短短不足十步,我的内心已经历了由愤怒、愧疚到平和这一系列的演变。我坐下来,拉着他的手,轻声问:“是不是不会也不敢问我啊?”这一声问出了他多少委屈,瞬间他的大眼睛由惊恐变成委屈,很快就蓄满了泪水,那晶莹的泪在他的眼中闪啊闪,我的心一下子就觉得疼了,我摸着他的头说:“别让眼泪流出来好吗?因为你行的!”他真的很乖巧地眨了眨眼,吸了吸鼻子,大眼睛便又明亮了。我用聊天的办法找到了他被困的原因,又用简单的互动给了他很多有用的素材,当他奋力点点头,告诉我他会了时,我笑了。
    就在这时,他的爸爸出现在门口,看着空荡荡的只剩他一人的教室时,脸很快黑了下来,而孩子的脸也马上又爬满了紧张,我淡淡地告诉爸爸:“你去看30分钟书过来,因为他要写一篇让你最满意的文章,因此要多花点功夫。”爸爸听了,笑着离去了,孩子听了,用充满感激的眼睛定定看着我。是啊!此时,他是多害怕我在爸爸面前告他的状,说他不行啊!
放下心的他拿起笔文思泉涌般地写了起来,好像灵感放飞的作家,不愿意停手,30分钟不足,一篇600多字的文章出现在我眼前,他长吁一口气,放下笔来找我,那天的作文他写得确实不错!当他要离开时,我又叫住了他,他回过头,我轻声说:    “其实,你行的!”他腼腆地低下头,接着又抬头望着我,给了我一个甜甜的微笑,一转身,羞涩地跑开了,看着他雀跃着的灵动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时,我抬头看了看远处,天边有绵绵的云在浮动,看起来软软的,就如孩子的心,又如老师的爱。
    爱,对于师者来说,该有多重要,因为有爱便可成就孩子,无爱便可毁灭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