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随笔展评【第18期】

行政随笔展评【第18 期】


【本期主持人】林淑华
 

【张  周】
 

  下午,在三亚的沙滩上,时不时地看到有人穿着浴袍,要么一对,要么一家人从酒店出来,很惬意地走在沙滩上,散步、游戏、冲浪,尽情地放松心情,那是一种生活的享受,身心的放松。
  三亚的海是那么美,污染极少,海水湛蓝,一望无际。大海冲过来,退回去,在你眺望之时,心中的杂念也一并被带走。三亚湾被称之为天下第一湾,沙子是那种细沙,脚感很舒适,走在沙滩,对比在厦门和崇武沙滩上,确实不失为度假的天堂。
  在三亚,认识了一对来自重庆的年轻夫妻,八零后,医生职业,高收入白领,工作甚是繁忙。但他们却把工作和生活区分得非常明显,工作时认真工作,但每年都要安排一次度假,调节一段时间以来繁忙工作所积压的疲惫的身心。在三亚的一周,每天安排一个景点,玩得很充实,下午晚些回去,两人就一起到海边散步、冲浪,见到他时已是在晚上十点(那天回来晚了些),在酒店的游泳池里游泳、谈谈生活、聊聊工作、说说重庆和福建的特色与区别,聊得很开心。八零后的人,对工作和生活的理解在一定程度上和我们有一定的区分,却更懂得为自己着想。做为一名医生,他更重视身体的健康,心情的放松,也只有健康的体魄和美好的心情,工作才能更加得心应手。
  不管怎样,我想我们都应该处理好工作和生活,为自己的健康着想,也是为别人着想!
  我想象着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心暖花开!                                           


【吴素平】
 

风在吹
 

  风不停,绿树荫,远处灯光依稀。无规则,没方向,吹着思绪散落一地,又扬起,洒向黑洞。
  如今的初中校仍屹立在眼前,只是视线已被周围的房子遮掩,变得比较窄了,没有灯光。妈说,周围的人们都很有本事,盖房子像印豆腐一样,一块又一块,从不停歇,我呵呵地笑。
  每每回家,我总喜欢站在阳台或是拿张椅子坐着,想想从前,回忆过往的些许片段。孩童的夏日里总喜欢拿着草席到顶楼边睡边数星星,爸爸说那条是银河,妈妈说那个是牛郎星,那个是织女星,还有牛郎织女的传说,当你拿手去指月亮时他们会惊恐万分的叫你千万别用手去指月亮,不然耳朵会被月亮割,让你想想下面田地里的一节节甘蔗上面的裂痕就知道,它们就是天天指着月亮才被割成那样的,还有与同伴们拿着脸盆去小溪里游泳,趁大人们不在偷偷揣着自制的钓鱼器和渔网去池塘钓鱼、水沟里抓胡子鱼,山上烤地瓜……
  片段像幻灯片一页翻过一页,翻过亲情、友情,翻过纷争与怒骂,翻到眼前,手中的烟燃至指尖,丢了去。转身进屋,孩子疾跑,重重扑在我的腿上,喊叫爸爸。风仍刮着,今年的秋提早了,也很诡异,诡异的是这风,不好形容的风。


【林淑华】
 

  生日那天,她一身粉红色的短裙,俏丽的摸样,散发着主角的光芒。她是可爱的,爱唱歌的她,喜欢在K歌时一只手握着麦克风,另一只手伸出一根指头,一会儿指指自己,一会指指别人,那俏皮的摸样总是忍不住让人发笑。她却也是臭美的,爱照相的她,喜欢在拍照时亮出最爱的、最经常比的那个动作——“耶”,然后侧着头,扬起一个可爱的笑,却总是被我们调侃,怎么老爱比这么幼稚的动作,她就傻傻地笑了笑,放下手看了看,哼了下不以为然,继续她的招牌动作。
她是懂得享受生活的。记得她刚来泉州,宿舍里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就再也没有什么了,后来她便渐渐添置了许多日常用品。你看,夏天热了,她就下楼找房东以最优惠的价格安装了空调。一回家,便相继从家里带来了电视、冰箱等,平常有空,她就会去超市采购,做自己喜欢吃的菜,炖汤补身子,一样也没少,这妞真的很会照顾自己……
  她有很多好的性格,当然也有一些坏毛病。比如说她会偶尔地冲我发发脾气等,但我愿记住她的好。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即将分开,因为她苦等的幸福终于来临了。看着她甜蜜的笑脸,作为她的好友,我深深地祝福她,希望她以后的每一天都幸福如意!


【林  香】
 

在深秋
 

  夕阳西下的黄昏,坐在窗前敲打我的心灵,好久没有抒发自己的情感了。
  回忆过去,总在慵懒的时刻不经意间和朋友遐想未来的我们:等我们老去的那一天,一起在那颤悠悠的竹藤椅上,伴着夕阳的余晖,幸福地回忆过去,盘点我们人生中走过的点点滴滴,留下的一个个不深不浅的足迹……
  光阴在一点点地消磨我年轻的容颜,在老去的那一天还未来临之前,我已开始不自觉地在记忆的宝库里寻找,寻找曾经那些如流星般稍纵即逝的灿烂的瞬间。
  写下这段文字并自己品读一遍,我才发现其实我已经拥有了主宰生活的动力,他的出现就是给我的莫大力量。同时内心的挣扎也愈演愈烈。


【蔡东东】
 

微言廿则
 

◆ 求闲若渴。
◆ 距离产生误会,包括美。
◆ 奋斗而不决绝,谓之挣扎。
◆ 现代病:谈天谈地不谈心。
◆ 真理是检验生活的唯一标准。
◆ 源于仇恨的愤怒总是可疑的。
◆ 妙之不可言,正如苦之不堪言。
◆ 每个英雄的传奇都是时代的悲剧。
◆ 不识人生真面目,只缘身在此生中。
◆ 孩子是奔腾的河流,父母是沉默的河床。
◆ 作为一头牛,想挤出好奶,得先耐心吃草。
◆ 愤怒时不要选择反击,消沉时不要选择放弃。
◆ 无声无息无休无止——雪是美丽而决绝的哑女。
◆ 身残志坚之所以感人,是因为多数人都是身坚志残。
◆ 人若与错误玩迷藏,得逞时间越久,代价只会越沉重。
◆ 昨日复昨日,昨日何其多。我心耽昨日,万事成蹉跎。
◆ 害死骆驼的,往往不是最后一根稻草,而是一枚意外的石子。
◆ 若无以为报,别让他人迁就你;若并非真心,不必去迁就他人。
◆ 只有大材小用才能游刃有余——别对眼前的顺利感到满足,你可能正在浪费自己的潜力。
◆ 有些生活是热锅煎蚂蚁,有些生活是温水煮青蛙。后者远比前者可怕——因为温水让人忘记挣扎。


【刘小香】
 

一个月份,两个季节。离开和思念
 

  九月,一个承载两个季节的月份,是夏与秋的交替。悄无声息的,十月份来临了。
  暮然回首,九月,我在这个承载着两个季节的九月,几度承受情感的纠结。那一次次情感的波折犹如海上一波波的浪打礁石般跌宕起伏,起起落落,留下的印痕,如今依然会不时地撞击我的心壁,涤荡着难以言表的回音。
  最让我难舍难忘的就是挚友进的离开。那也是一段曾经饱尝无数次的挫折和误会依旧珍贵的友情。共事的那两年多,我们之间的误会、拌嘴无时不在,常常因为工作上的一点分歧而发生摩擦。每每发生那种情景都令我万般无奈,心中的五味杂陈说不明,道不清的,有一种频临深渊,快要窒息的感觉。当我们都下意识地知道自己不该那么冲动时,却不敢面对彼此。
  她在九月的夏季离开我,我在九月的秋季思念她。
  我们之间一次微蹙的眉间,一次睫毛的抖动,就能让彼此知道对方的心情。她离开后,我的记忆宝库里留下了一个不可填补的黑洞,就像电脑软件里一份不曾复制的文件。
  情绪就像茶渣,是需要过滤的。每次拌嘴过后,基本上都是她先跟我说话。我不愿意先低头。如今回想起来,我太不成熟了。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如此微妙。一不小心就擦出冲突的火花。我向来是个多愁善感,比较敏感的人,总是会想太多。挚友进也经常这样揶揄我。呵,其实我有时候真想把自己塑造成不苟言笑的性格。对于我而言,天性感情丰富真的是一种罪。其实我是个粗心的人,但是在这方面,我又是那么敏感,那么在乎别人的感受,那么容易因为一件小事,一句话而想太多,真的很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想让自己变得冷酷一些,可是又做不到。我没有活在别人的言语和世界里,但是不管是别人当面表扬我的话,当面批评我的话,还是背后谈论我的不是,随即触痛我心灵的话语它都会像一巴掌盖在我脸上那样,使我铭记于心。若干年后,我闲暇之余重拾那些话语,我想那个说话的人在我心中浮现的形象是清晰如故的。我知道该如何去审视这个人。那时候,他已然成为我生命中的过客了,我不会去太在乎什么。
  最近都在品读毕淑敏的《心理学散文》。经常晚上睡觉前看一些,发现这个时间段看书特别有意思,记忆力超好的。有时候太累了,不想看,偷懒一下,结果倒头就睡。有时候又因为想着第二天要完成的事情,辗转反侧、目不交睫。这时候就会把毕淑敏的心理散文集请出来,即使是深夜十二点。她其中谈到:当一个人有情绪时不要刻意去隐藏,隐藏久了,隐藏多了,爆发出来就很可怕,因为“厚积而薄发”。这句话给了我一点心理安慰。我经常想在挚友进或别人面前隐藏我的情绪,可总是藏不住。想想,厚积薄发,确是可怕。
  有些人可以是过客,有些人不会是过客。他就像树根,稳稳地植入你那一片有限空间的心灵疆域。比如挚友进。虽然我们现在隔着万水千山,可我经常会想起她,想起那个经常和我起冲突,却又首先低头的她。
  那些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我都把它们铺在抽屉的底端,不管何时取出来,它们都能在阳光下闪耀着亮丽的光芒。
  “好想你,好想念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哪怕是拌嘴的时光。”这是我在她空间留言板上敲击下的一句留言。留言完后,想起一句话:失去了才懂得珍惜。虽然我们的友情并没有失去,却失去了更多在一起的时光,和更多在一起快乐的时光。
  我们之间的冲突不计其数,但却都是一种以爱为原点而迸射的冲突。因为我们是真正把对方放在心里,真正用心去浇灌那朵友情之花,即使冲突不断,那朵友情之花却始终不会凋谢,因为有爱。就像梅花香自苦寒来那样。


【吴清梅】  
 

  你要把所有的坏情绪当做垃圾消失身旁。
  你要把所有的小心思当做朋友陪伴左右。
  你要把那一点点的微光看成是全部希望。
 

  不知道为什么会写下前面那段话。也许是有些暗藏在体内暂时无法倾诉而出。越是在黑暗的时刻就越依赖于文字的倾诉。我想,或许已成为习惯了,或许自己是生病了吧!
  用寥寥数语写下对一个人的思念,不知有没有听说相思也是种病,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有如此的深意呢?怎样才能使自己沉寂如此寂静的夜,那是多么的美。就像传说中的……
  始终觉得在钢筋水泥下生活和呼吸,是一件很艰难且很勇敢的事情。习惯了每天把笑容挂在脸上,可那并不是真正的快乐。
  我看得见你眼里日益浑浊的存在,那些杂质混杂了曾经的纯洁。不断地学习迁就。迁就着别人,同时亦是对生活的迁就。


【王  寅】
 

生活,如此而已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要写点什么。
  “生活,如此而已”只是我一瞬间的感叹,
  但是我相信所有的感叹并非一蹴而就的,
  它肯定是经过了时间的日积月累而形成的。
  之前我常说,生活怎么过不是过。
  真的。现在我越来越认同这句话了,
  生活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过程,
  我对于生活来说只是一个片断。
  如此而已,还有什么苦不能吃,还有什么难不能过,
  想开了,想过了,生活也便好过了。
  当你经历过酸甜苦辣,当你大起大落,当你煞费苦心、处心积虑地争来夺去后,
  静下心来,回头看看,生活,也无非如此。
  曾经上大学时,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憧憬,幻想着毕业以后如何如何……
  毕业后,抱着那美好的理想挣扎在这个城市的边缘,
  时间日复一日地打磨着自己身上的棱棱角角,也磨灭了曾经一切的希望,
  生活教会自己的是如何清醒地看待这个现实的社会,回想毕业后这几年的经历。
  生活,如此而已。
  曾经看着动人的爱情小说,也曾幻想着在自己身上发生那刻骨铭心的风花雪月故事,
  但是当爱情触手可及时,当爱变成一种伤害时,便知道了自己需要什么,
  自己要的不再是让自己感动落泪的故事情节,
  而是要一个疼自己、爱自己的人陪自己平淡地走完一生。
  生活,如此而已。
  生活,如此而已,他教会我们的永远都是如何更好地认清这个社会,
  如何更好的去继续生活,伤痕也好,泪水也罢,这都是收获。
  其实生活很简单,只是有时候我们想象得太复杂,
  有一颗简单的心,用一双简单的眼睛,或许我们前进的道路会平坦些。
  生活,如此而已,让我们共同去拥有。


【李学恩】
 

  睡不着,睡不着,还是睡不着。
  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那么多,发现可悲的是,思想总是不受控制。依然毫无睡意。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
    深夜,窗外小狗不停地狂叫着。本来烦躁的心情在这种嘈杂的声音的推动下变得愈加剧烈。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很想知道,却不得而知,因为已经不敢让自己再去期望什么。清楚地知道,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我已承受不来那种没顶切肤的纠结了。
  举国同庆的国庆佳节的脚步即将迈进,那个温馨备至的家,心灵的港湾始终不变地停泊在那随时等着我,思念的潮水开始无时无刻拍打着我。不断地告诉自己,国庆近了,回家的时间也近了,不要再想太多,但还是会忍不住。这样的感觉真是痛苦啊!
  人,就算跌倒了,还是要爬起来,不忘嘴角微微上扬,勇往直前。此刻真的有努力了,可发现一个简单的表情,却怎么也做不出来。让你们担心了,真的很对不起。
  一直不断地告诉自己,必须要改变,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了,可是到最后会发现,有些习惯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可以改变。是不够努力,还是自己始终惧怕着?


【洪文谅】
 

  如果有人问我最喜欢的五个男影星是谁,我会不假思索地说出下列五个:西尔维斯特•史泰龙、阿诺德•施瓦辛格 、高仓健、阿兰•德龙和李小龙。喜欢西尔维斯特•史泰龙,是因为这位银幕铁人的所有努力只是为了控制自己的命运,他为了自己而成功,为了自己而失败,为了自己而去爱,为了自己去面对一切……喜欢阿诺德•施瓦辛格,不是他的王者之气,也不是他的肌肉、他的演技、他的精明,而是他那股永远向上的精神;喜欢高仓健刚毅的性格、冷酷的面容、刀削般的脸庞、竖领子的风衣和凛冽的眼神,还有那对爱情从一而终的专注;喜欢阿兰•德龙,喜欢他除暴安良、仗义形侠的佐罗形象 ;喜欢李小龙,因为他的才华,他的正气,他的辉煌,都已成为一份无法拷贝的神话。


【杨小扬】 
 

穿越成傻娘(连载③)诱拐小女
 

  逍遥道尊穿着他金光闪闪的衣服做了个“玉树临风”的造型立在房顶,摸着他那有几分仙姿的白胡子,很诗意地对月“赏诗”,嘴里不时地咂咂,直到他听到“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时才忽然心虚地四处看了看,然后又摸了摸他的“仙胡”,飘飘然化作金光流向小女的窗户,最神奇的是不知何时他的手上搭了一把佛尘。道尊很“仙”地定在半空,一阵金光洒下……
  时间不知不觉过了,金光闪闪的地面滴落了一滴水,将皎白的地面砸出一个阴影,又被金色的光芒映成七彩的珠子……然而小女拿着妍宇给她写的《三十六计》,看得津津有味,浑然不知旁边“定”了一个金光闪闪的老头。
  道尊的脸抽了抽,无奈地将头转向小女,委屈的眼睛似乎要淌出泪水。募地,一阵更炫目的彩光撒满屋子,将屋子映照得如梦似幻。小女惊愕地抬起头,只见彩光中一个金光闪闪的老头左手托着一把佛尘,右手掌心上还飘着把青色小剑,那剑竟然在黑夜里散发着柔和的七色彩光……逍遥道尊对小女的星目里透着的惊奇和微张着的小嘴很是满意,特意用上了真气将声音变得飘渺,对小女说道:“孩子,我乃逍遥道尊,在此间做一件大事,门下正缺一仙童,我观你与我道有缘,便收下你罢!”小女听罢将头低了下来,小眼冒着金光咕咕地转了两圈,小心肝扑扑地跳着,小心眼千回百转——乖乖,我一定遇上了娘说的“修真”的人了,原来真的有“真人”啊?!可是娘说了“对于装的人,一定要代表月亮狠狠地敲到他吐血才可以!”。“道非身外更何求,老爷爷,您着相了。”想着娘的教导,小女淡定地抬起头盯着半空中金光闪闪的道尊很认真地说,看她一板一眼的架势,逍遥道尊很不自然地抽了抽脸,想到了当初用这招骗小白尘可是很顺利的,果然天灵根就是不一样,小小年纪就如此淡定!
  “小姑娘,你喜欢吃糖葫芦吗?”道尊见小女一幅过于淡定的样子赶紧拿出了9岁以下小孩子通杀的武器——糖葫芦,一脸仙慈悲祥的样子。“老爷爷,母亲说晚上不可以吃糖的,会蛀牙的!”小女舔了舔嘴唇,很难过地对道尊拒绝并很耐心地对道尊讲述晚上吃糖的种种害处。“唰”只见道尊左手的糖葫芦突然变成了玩具小木马,可是小女看了看还是摇了摇头,一时间,房间的光线一变再变,只见老头左手一直在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件件样式各异的武器,而小女则不停地摇头。“孙大毛用金箍棒李小眼揍得连他亲妈都不认识了”“老爷爷你好意思吗,这么大个人还玩这么幼稚的东西”……
  “天啊”道尊简直要晕倒了,这是什么小孩啊,想当年道尊只是做了个从空中飘落的动作,就让无数世俗人跪求拜师,今天拿了这么多小孩子的武器,竟然还不行,不行就不行吧,小丫头还很鄙视地看着道尊,对自己左手能变出这么多东西,一点反映都没有,难道自己看错了,这小孩的灵根可是难得一见啊,逍遥道尊很头痛地看着小女,然后……“小女,你知道吗,我是你的外公啊,真正正的亲人啊,外公当年为了修炼,和你母亲分开了……”道尊用真气将声音变成催人泪下的哭音,编着一个恶人相害亲人失散跨界寻亲的故事。而小女睁着她萌萌的星目很配合地做出各种惊讶、神奇、感动的表情,手却把《三十六计》捏得紧紧的,末了,道尊连自己都感动了,眼泪大把大把地自七彩光中飘洒下来……
  在道尊催人泪下的亲情故事及狂费真气的华丽表演外加几十年来的全部家当下,小女终于“坚信”了道尊的话,很意气地给将四颗紫山之晶(据说不会武功的人吃后都可凭添一甲子功力)及一个乾坤袋留给娘亲,并写了一封信,告诉母亲和外公修炼去了云云,道尊看着小女的信很有成就感地摸了摸“仙胡”,熟不知,小女在底下还用了中文将真实经过写给了妍宇……


【龚兆龙】
 


 

  凛冽的寒风
  呜呜呼啸
  肆虐地释放它的威力
  不可一世

  世间的万物颤抖应和着
  对这骄横的暴君
  点头迎接
  弯腰恭送

  瑟瑟发抖的动物
  蜷缩得更紧了
  哺乳的母亲
  却对乳房下的孩子更张开了胸怀
  只为能让孩子
  多吸一口

 

【附】本/期/红/榜


A/才子才女奖:蔡东东  刘小香
B/阳光男女奖:张  周 王  寅
C/浮想联翩奖:杨小扬
★本期评委会主任:林淑华
★终审主任:林书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