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随笔展评【第17期】


行政随笔展评【第17期】

【本期主持人】李学恩


【郭老师】


小木屋

种植一间小木屋
在春天的海滩上
墙壁四周长满了金黄的麦田
地板中央有粉红的樱桃树

诗、词、古文是远方飞来的小鸟
乘着月的划桨声
挂在我的树梢

我的新娘是明月的纱裙
是竹林深处的清音
我的新娘腰间挂着蓝色的小鱼
把星光、小溪从陶罐倒出来

我在洗手
我的手撩起屈原的江水
在红艳艳的山楂树林
在淡蓝色的小屋前
静静地洗手


【吴素平】


粽  子

东方阴沉
江南冷风萧瑟
雨打花瓣
探头浮鱼叹夏寒

雨复淅沥
风又奔急
龙舟争流竞头筹
一首离骚苏州河上巡

最想去年三粽子
味与今年同
独享此物
抬头望眼空凭想

曲终人散
琵琶声响彻云空
古琴箫色轻弹奏
已不记来时路


【蔡东东】


凌  晨


启明星送别下弦月,
平行线追逐平行线。
远处谁在燃烧昨日?
浓烟滚滚遮断明天。

是瓶中游鱼?是断线飞鸢?
为何大地近在脚底,
魂魄却将永恒高悬?
是回忆失真?是幻想作祟?
为何心声缄默不语,
谎言却要滔滔不绝?

失眠。失眠。
真相推翻了真相,
幻觉支撑着幻觉。

 

【林  进】


知不知道

开始
我们以为我们什么都知道
后来
才发现原来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本来
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最后
连自己都糊涂了
我们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终于
谁知道谁不知道
都没有人在意了


【林  香】


夜幕降临了,
洒上孤独,泼上脆弱,
疲倦染上心房,
一阵阵不安定在内心作怪,
乍一看,一切都显得那么迷离。
他说:
你很善良,也很感性,注定为感情付出一切!注定你得经历坎坷!
她听了,
为这份相知而感动,
也为冥冥之中的安排而落泪……
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幕幕让她无言以对,
让她心力交瘁。
她竭力不去多想,
可是那一幕幕总是无时不刻地缠绕着自己的身心。
骗一个人,要费好大的劲,
为什么?
为什么都喜欢用谎言来遮盖谎言?


【吴清梅】


时间的沙漏沉淀着无法逃离的过往,
记忆的双手总是拾起那些明媚的忧伤。
今天你在这里,
明天我在那里。
却在同一个时间里,
不管漂流多久,
总会遇到各自的休息处。
有时候很孤寂,
想找个人说说诉诉,
在人群里追寻熟悉的身影。
帖子就是你的信息,
就是公开的秘密。
这里可以看见各地的风景,
那边下了雪,
这边雨连绵不歇,
我想去看满天飞的雪,
那人说寄给你寄去飞信。
在绿色树林里寻找遗迹,
每个朋友就像每棵不同的惟一,
每次阅读都会让自己感叹不已,
每一个字的深意,都有待推敲。
都是新的一片树林,需要我们的呵护。
同时也是每个人的追求。不曾放弃过。
让我们为我们的伟大理想展翅高飞吧!期待它的实现。


【庄 子】


      人生,最珍贵的不是想获得而得不到,想留却已失的东西,而是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不懂得珍惜才是最可惜的事,也才是最愚蠢的行为。金银财富,包括人生的种种情感,能留下的有多少呢,所拥有的总有失去的一天,与其在失去时懊悔,不如在拥有时好好珍惜!


      太多的得失,其实不必太多在意,今天所拥有的,明天可能就会失去,今天所失去的,明天可能又会重新拥有,关键在于珍惜眼前所拥有的!不要患得患失,快乐生活每一天,人生最大的财富在于懂得珍惜。如果,每件事,每个人,每样物,都能被你所珍惜,那样,你将会是多么富有!


【刘小香】


      时下的时间过得太慢了,多想用牧童手中的牛鞭在时间身上抽几下,好让它走得快些。快些。


      不是心急,是那颗柔软的心已经再也承载不了那些几近令人窒息的无助。于是开始寻觅解脱。寻觅救赎。寻觅方向。唯一的办法就是放弃,甚至是逃离。   


      有人说,人就像是江河里的一片树叶,流水的方向就是你的方向。我赞同这句话,但我不赞同人活得如此惨败——随波逐流。至少尊严的维护是无可厚非、毋庸置疑的,人要是没了尊严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了!若那里已经没有属于你的一席之地,自知之明的你请离开,孓然一身地躲在属于你的一隅都比呆在那个被人冷落、嘲讽的地方要强。所以要寻找自己的方向,更重要的是维护自己的尊严。取悦别人不如取悦自己。


      也许我注定要风里来,雨里去,终日生活、穿梭在浪尖。别人把你欠他的人情当作使唤你的筹码,理所当然的。不过我只把它当作一种力量,一种让我明白不经历风雨如何见彩虹的真谛的力量,一种让我懂得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的真谛的力量。慢慢地不再悲哀地认为自己的命运是多舛的。


      得到的、失去的都并非是你的错,错只错在主宰这一切的都是别人,而我们更多的是无奈。人生就是有太多的无奈、无助、无常。


      无奈和无助本就是无常。


      人生就像打电话,不是你先挂,就是我先挂。现在我打算先挂了,寻找下一个通话目标;生活就像呼吸,都在循环、重复。现在我想换个新鲜的空气呼吸,生活了。


      总以为找到了归属感,心灵也已经有了庆幸的皈依;以为敞开的那扇门,亮灯的那扇窗里弥漫的温暖也有属于我的一份。回首,却发现我错了,根本就没有,是我太奢望了。没有刻意去排斥它什么,只是我们的价值观已经分道扬镳了。
筛选、掇拾那些东鳞西爪的记忆,应该还有值得我去珍惜、回味的。


      曾经自以为的缱绻却一枕黄梁。


      借用牧童手中的牛鞭,让时间逝去得快些,让过去朦胧在尘埃里,让心灵重新起航,让久违的倾心的笑颜绽放得更加灿烂。


【林淑华】


生活小感

 

      当死亡没有来到身边时,人们往往是浑然不觉的,即使偶尔有些死的恐惧,我们也可以慢慢将之忽略不计。没有威胁时,当然也就没有恐惧,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才可以给你重重一击。只有这个危险步步紧逼时,才知道原来自己,人类,是如此脆弱、无力,没有办法去改变什么,只有徒劳地等待。


【曲  燕】


时  间

      我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几近相同的工作,每天看着身边同样的面孔,于是,我便没有了时间的概念。曾经,自己想掰清楚到底几岁了,想了半天才恍惚记起。口中常挂着的也便是“今天星期几了?”就这样浑浑噩噩,渐渐地一些标志性事件变成了我判断时间流逝的向标,比如:每当有人追着我要随笔的时候,我便想起时间又过去半个月了;当有人要发工资给我的时候,我便想起时间又过去一个月了;当我们又要焦头烂额准备又一学期的报名工作时,我知道时间又带走了我半年的青春。
在来来去去的生活中,枯萎的是我们的生命,留下的是时间的记忆。


      我们都是时间的过客,别让时间也成为我们的过客,因为时间是永恒的,而我们是短暂的。


      时间依然是个旁观者,只不过,我们要做当局者。有时时间会突然给生命一击,希望那时的我们已不再沉迷。

 


【陈  思】


这东西,深了(完)


      如果,12篇“这东西,深了”能算是一个所谓的“系列”的话,那么我想说的是,这个系列不过是我懒得去为每一篇文章想一个合适的标题罢了。如果你能看出来这12篇随笔有什么内在联系,那你真是比作者还了解作者的本意。



      很多事,终究是会结束的。有的人会来问结束的原因,但原因从来都是准备给能够认真倾听或思考的人。我从来不认为仅仅是给了一个交代能有多大的意义。虽然,很多事的结束恰恰是因为某些人没给自己一个令人满意的交代。



      生活中的大部分问题归根到底不是时间的问题就是金钱的问题。

 


      我很爱谈“本质”,虽然我谈的“本质”不见得是真正的“本质”。同时,我也觉得有时候谈“本质”实在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因为,万一被人妖魔化了怎么办?我很怕的。



      很多我不认同的事,我在内心会依然不认同,虽然表面上我是很多事的“帮凶”。真正理解我的人,会明白我的难处,而不是很轻易地对我说:“你变了。”


      每当有人说我变了,我只是问一句:“你家住海边吗?”



      当你作为小草被践踏的时候,你是以成为大树为目标,还是以实现大部分小草不被践踏为目标?



      我彻底佩服我爸的原因浓缩成一句话就是:他说的和他做的能保持一致,不论是工作还是私生活。所以我经常偏激地觉得,也许有很多人可以教我“混世”的所谓技巧,但却只有我爸才配教我做人的道理。



      时间,带走了情绪但沉淀了思想;空间,留下过余地却限制了选择。



      我有时会有点变态地喜欢批判自己,但并不是因为我有哪门子的谦虚,只是我不想把批判自己的机会留给别人而已。

 


      我要做什么样的人,我自己清楚。就算我自己不清楚,你在不清楚我的情况下也别装作比我还清楚我。

 


【周暮风】


对  坐

 

“抽支烟吧!我知道你很想抽烟。”
“戒了。已很久不抽烟。”
“但是我知道你想抽。”
“想抽也不抽。”
“你怕?”
“没有。”
“你的心里有了牵挂。”
“每个人的心里都会牵挂。”
“但是你不一样。”
“我本来就不是一个洒脱的人。”
“这和抽支烟有关系么?”
“没有。所以我不抽烟。”
“那,喝杯酒吧。听说你很会喝酒。”
“……”
“怎么,酒也戒了?”
“没有。”
“为什么不喝?”
“……”
“你是在害怕还是犹豫?”
“有区别吗?”
“你是害怕酒醉?还是酒醉人醒?”
“我只是不想喝。”
“喝杯酒吧。独酌总比独坐的好。”
“我只是不想喝。”
“其实你想喝。”
“不想。”
“你在回避。”
“没有。”
“你在回避一杯酒。”
“……”
“其实你应该戒酒。”
“哦?”
“你抽烟的时候比喝酒的时候多,沉默的时候比抽烟的时候多。”
“哦?”
“但是你最想喝酒。
“……”
“你最应该戒掉的是酒。”
“既然不喝酒也就无所谓戒与不戒。”
“你的心里有酒。”
“……”
“你这样的人是不应该喝酒的。”


【洪文谅】

 


      某天夜晚,在整理宿舍时,发现房间角落的收音机,上面布着些许灰尘。是的,自从买了电脑,我就很少去碰它了,这从初中陪我至今的“伙伴”。于是,我又一次按下久违了的按钮,再次聆听电波的声音。悠悠音乐声穿越脑海与心灵,思绪渐渐飘远……


      我一直都认为喜欢听收音机的人都有一颗温柔善良的心,尤其在夜里,听广播可以给人无限想象的空间,白天所有的疲倦、烦绪都在此刻松了、淡了、消失了、走远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可言喻的轻松感觉。它让人紧绷的神经得到缓和,让人烦闷的情绪得到释怀,让人劳累一天的身心得到放松。


      不过现在我没有再好好地听过一首歌,都说每个人的一生是一首情歌,不知道现在我该听怎么样的歌呢?


【李学恩】


      日子还是像以前那样平平淡淡的,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最害怕天黑了再天亮,因为又要开始一天的忙碌。朋友说这样你会很累的,其实不累。因为早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只是属于自己的时间少了,就像大家所说的正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
不过老天还是很眷顾我的,给了我一个锻炼的舞台。看了很多日记都是关于离别的、关于友谊的。可能这个年龄的人都喜欢胡思乱想吧,也比较在乎友情吧。真心的祝福大家在今后的日子里一切都好。亲朋好友我会天天为你们祈祷的,相信你们一定行的!


【陈小玲】


沉  默


      我想,很多时候我们都在寻找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不管是哪一种,最终都是希望让自己的心灵得到解放。


      习惯沉默的人们会选择另一种渠道来代替说话。比如绘画,比如写字,比如跳舞,比如雕刻,比如听音乐。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寻找某种东西来疏解自己内心的情绪。我们可以听到德彪西的印象音乐,可以看到几米那些带着无奈和感伤的绘本,还有日记本里那一页一页说不完的话语。出口渐渐寻找到。


      沉默并不是一件坏事。沉默或是一种对自己的保护,亦或是对某种东西的反抗,更或者是彻头彻尾的无话可说——习惯成自然。人的沉默也会随着角色扮演的转换而发生变化。当你非常排斥某种场域的时候你会选择沉默来保护自己;当你非常喜欢并想要融入某个群体的时候,你会突然说很多话不再沉默。生活中我们都有这样的经验,在一群人面前你发现自己是格格不入的,于是你选择沉默,你扮演的是这样一个角色,这些人会认为你是一个很内向的人。可是当你进入另一个空间的时候,你非常喜欢这个场域的人和氛围,你不再沉默,滔滔不绝地说话,这时这个场域的人觉得你是一个话很多的人。其实,那个沉默的你和那个滔滔不绝的你都是你自己,我们只是在寻找不同地方选择扮演不同的角色,可是在扮演的时候你自己并没有意识到。


      当然沉默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是不好的。那就是一种冷暴力。它有点类似鲁迅笔下的世界。当一个课堂需要大家提出怀疑的声音时,所有人都选择沉默。当一个不好的现象需要有人提出质疑和批评的时候,没有人说话。当在公车上看到有人没素质的做下三滥的事,大家都沉默。那一刻,沉默是令人寒心的,倘若只有你一个人在呼喊,孤独感包围着整个心。


      然而或许最好的出口依然是我们的嘴。有许多的人,许多的事需要我们用话语去表达,表达自己的关怀,自己的愤怒。比如和父母,比如和朋友,比如和爱人,如若我们都选择沉默,那么冰山就无法敲开。或许说话和沉默的共存是最好的一种表达方式吧。

 


【杨小扬】


穿越成傻娘(连载③)

 

6月6日又见繁花楼


      “繁花楼的动静不小啊,楼千夜终于耐不住寂寞了么!本尊很期待!”阎王府,漆黑的房间里,青衣男子背对阎王府家主阎罗不经意地说,若此景得人见,一定会让人咬破舌头,威风八面、甚至敢于当朝顶撞天子的的阎罗,在青衣的背影里,竟然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好诗,好诗!黄鹤楼,绿衫妖冶的大紫朝第一美男、“诗圣”司马安桃花眼中星光点点,将黄鹤楼映衬得流光溢彩。


      “‘花开堪折直须折, 莫待无花空折枝’,是了,是了,人生不就是为了纨绔,哈哈哈!”西门世家,一袭红衫的西门三少爷酒色过度的眼里,竟然有一丝精光闪过。


      “小白尘,为师昨夜夜观星相,算出北方有你的尘缘,你当去了解!……”某神秘山顶,一身金光闪闪的老头双手向后,眼朝虚空,背对白衣帅男,一本正经道。若不是一身金色太过招摇,倒也有几分仙姿。“为师的二……”老头神情一变,忽然猥琐起来,转过头……“咦?小白尘又走啦!罢罢罢,我逍遥道尊的二徒儿,还是自己去带!”只听得一丝清风拂过,山上已空无一人。


      “听说了没,据说繁花楼6月6日要开什么倾国倾城选拔赛,届时,史上最媚美女将与最儒仙男携手……”“不对不对,是火辣辣、香喷喷美女对管歌舞!……”“错啦错啦,人家繁花楼办什么会员卡……”街头酒肆,猥琐、惊疑的声音迅速传播,火辣辣的太阳晒得人们看向正封门装修的繁花楼的眼睛都变得充血变色了。


      “这是怎样一个女子?紫衫男子手持楼千夜呈上来的各式或精美、或喷血的邀请函,呢喃道,“飞儿!”精光一闪,紫衫男子对着虚空诡异地命令……


6月6日


      “呜啊!”繁花楼前,当穿着“赤澄黄绿青蓝紫”七色纱裙的七位“仙女”自空中飞掠,仙女散花般将轻纱微拂过观众的脸,轻手将笼罩于楼前的红纱拂开时,所有的人都睁大了眼张着嘴巴望着新繁花楼发呆。
 

      “太、太……”只见一彪形大汉捂着鼻子当场脸红耳赤地飞身跳入湖中,更有一众男子飞身便要冲上台,绕是楼千夜考虑周到,台上正做印度舞蹈造型的姑娘们也被热情的人们微微吓得脸红似血,只印得背景的桃花也失了颜色。


      “有点意思!”只听扇子合上一声,绿衫男子做了个自认为仙人下凡的笑容款款步入繁花楼,那神情若是在平时,一众市民只怕早被迷得高声尖叫,可惜,不知是已被繁花楼的仙女迷得呆了还是一下子见多了帅男美女麻木了,一众市民竟对大紫朝第一美男的出场无动于衷,这让绿衫男子很是尴尬。


      “花开花落花满天情来情去情随缘,雁去雁归雁不散潮起潮落潮不眠,夜深明月梦婵娟千金难留是红颜,惯看花谢花又开却怕缘起缘又灭……”一阵悠扬的音乐自四面八方飘来,怀恋而痴情的声音糯糯地拂在每个人的心中,似有还无,将众人的心轻轻地吊到水晶链珠之后若隐若现的那抹粉色之中,这调子似熟悉偏又未听过,这歌词似有还无,只呢喃在着心中……在人们经历了喷火的前戏之后,吸引进这温温之乡……


      “英雄乡美人梦……问世间谁能得拒?”妍宇自顶楼向下俯瞰,自语着,只见她一袭荷叶纱裙,清纱遮脸,只见一双似秋水翦瞳眸,不远处,楼千夜静静地透过窗户看着她,一瞬息却又似乎永恒,楼千夜每每夜回梦廊时,便不住地拂过这一场景。


      “小夜,开始诗歌会美人!”正当楼千夜沉醉于思考之中时,妍宇一阵意气风发的声音将其惊醒。


      ……


      正当所有的人为繁花楼的出手震惊、惊艳、不安时, 繁花楼后院一间偏僻安静的房间,小女的房里来了一名不速之客,只见一金光闪闪的老头左手中拿着一串糖葫芦右手拿着一把青色小剑,那剑竟然在黑夜里散发着柔和的七色彩光……

 

 

【附】本/期/红/榜
A有始有终奖:陈  思
B小诗人奖:吴清梅
C最具反思奖:陈小玲
D小“小说家”奖:杨小扬
E最熟淑男奖:郭老师
F最熟淑女奖:刘小香
★本期评委会主任:李学恩
★终审主任:林书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