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气之岛 智慧之笛 潜力之镖

      第一次见到兮兮的时候,她约摸才上一年级,皮肤有点黑,仿佛初阳没照亮的一小片天空;又很羸弱,一株清晨沾风带露的芦苇似的。然而,小姑娘羞涩中钻出的纯美的笑和长睫毛后闪闪发亮的眼眸悄悄地告诉我:这是一位藏有灵气的小天使。我开始认真地揣测,在她的父母,也是我的好朋友宏观和吴月这对青年作家夫妻的书香熏染下,兮兮每天过着的生活是多么雅致喜乐,多么掷地有声!散发韵味的家庭背景与富有个性的家庭教育,得天独厚地赐给了兮兮一个精彩人生的起点……


      中年级以后,兮兮走进了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书法师从青年才俊刘  堃,口才跟随口语专家李少平、辛   野,作文便博取了许多青年作家的智慧。但她似乎更衷情文学,她如痴如醉地在文学的海天飞翔着,遨游着,我们惊喜地看着她羽翼渐丰,身影日健……我记得每次我给她上课,她思考和创作的神态总是那么专注,一种很深很深的凝神,似乎正在完成一种神奇的穿越和追索。在这样的孩子身上,我们无法怠慢,不得不倾尽全力地去奉献我们的智慧。因此,兮兮还得到了另一份幸运——一群腹有诗书的老师对她的珍惜、鞭策和引领。如今,她的首部著作《岛•笛•镖》的“惊艳”问世,其中也渗透着与她结缘的师长们的教育情怀及智慧。她必定感恩着,并且在感恩中继续劈波斩浪,扬帆远航!


      面对这样一部出自少年之手的武侠小说,我们无法回避一个老生常谈: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语文教育?什么样的作文教学?三年前,我有幸受邀参加鼓浪屿全国青年诗人诗会,著名诗人徐敬亚、王小妮伉俪得知我从事小学教育便故意考我:面对那么小的孩子,文学能教么?我回答:只要善于“施展法术”,教不仅成为可能,而且大有收益。我与他们交流了我的一些想法,譬如,文字的基本功和技巧的习得主要靠“施术”完成,而创造能力、感受能力、审美能力以及兴趣、情致、思想的形成则应以“施法”实现。他们对此充满赞赏,并且表示有些东西如“情趣”其实就是一种能力,这使我不由得想起,著名学者周国平题赠小树林的言辞:学习就是快乐,兴趣就是能力。如此英雄所见略同!可是,当下我们的语文教育和作文教学太冷漠,太古板,太无趣,普遍缺少人文关怀和人性光辉,应试教育泯灭了许多可能的好老师和可能的好学生。孩子们在匮乏真诚、良善和智性的教育中,无法建立兴趣、丰满情感、汲取美学、萌发哲思,教育愈发显得平庸和无能。


      所幸的是,几年来,兮兮所接受的是“有追求、有想法的教育”,她基本功很扎实,而且很有想象力、很有创造力、很有情趣。阅读《岛•笛•镖》我们不难发现,兮兮具有着大部分同龄人难以具备的叙述能力和描写能力,情节编织娴熟巧妙,空间转移切换自如,人物细节精彩迭出,遣词造句可圈可点……她平日博览群书形成的审美和内涵积淀,也无声地渗进字里行间,我们仿佛可以看见金庸的影子,可以嗅出古龙的气息,甚至还觉出天下霸唱《鬼吹灯》的味道,虽有他山之石的些许色彩,却也创造性地琢磨出个性的美玉。于是又想起郑渊洁的一个公式:创作=独特体验+乐读博取+探求创新,兮兮不正在践行着这样的公式吗?于是乎,如此充满表现力的文字在本书中俯拾皆是:

 

      话未说完,一支钢镖便不偏不倚插在了暴喝者的肩头,钢镖如此之快,令人防不胜防。这倒霉蛋呲着牙,咧着嘴,忍着痛,往镖上一看:夺情镖!这支普普通通的小钢镖竟是举世无双的夺情镖!

 

      李乐极摸了摸胡须,长叹道:“唉……这本让天下江湖人垂涎三尺的武功秘籍开篇竟只有这短短的几句话:钱财无好意,秘籍有真心,要想得此物,翻下页便知!


      李生悲一时语塞,半天才反应过来,呵呵地笑道:“写这书的人真是罗嗦,废话连篇 !”


      李乐极轻轻点了点头,缓缓地将书翻到了第二面。然而,第二页又是一番语重心长的话语……


      李生悲心道:这本书怎地这么奇怪,每一页都有一句奇怪独特的话语,却又不知这句子的意思,唉……

 

      这时一根根矛朝铁怪鬼逼来,铁怪鬼又将糟老头的尸体挡在前面,“噗嗤”一声,糟老头的尸体竟被矛穿透!铁怪鬼一见,立即腾空掠起,一手举着糟老头的尸体,一手拨开一根根矛,不料还是躲闪不及,“嘶”的一声,托着糟老头的左手竟然生生被矛给刺穿!和糟老头紧紧钉在一起,铁怪鬼望着糟老头和自己满是血的手,不禁有些胆寒,想要退出,可往后一看:又是一个个机关!

 

……

 

      我一遍遍地回味着兮兮的文字,欣赏着她的灵气,感受着她的智慧,惊喜着她的潜力,似乎正有侠气和仙雾正从灵魂深处飘逸而出,令人神清气爽,凡尘尽涤……仿佛这种侠气不是武侠,而是兮兮挑战绝大多数孩子在创作中邯郸学步的一种勇气;仿佛这种仙雾不是奇境,而是我们未来语文教育无法言喻的美妙。手不释卷的我,此时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六年前那个弱不禁风的兮兮,她纯净美好的微笑和藏在深处的灵气,令她在今天开始渐渐地显山露水,变得精神强大、气质优雅。她的前景岂止是一片光明?然而,我们希望她从今天出发,在一个新的高度上重新上路,去开创更加奇伟的征程!


      祝福兮兮,也祝福我们的语文教育和作文教学——


      善思者行远,善行者智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