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都市报》:师德不能单靠划线来把守 要让教师脚步与灵魂不脱节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海峡都市报》:师德不能单靠划线来把守 要让教师脚步与灵魂不脱节

2013/06/26 00:00
浏览量

  核心提示 教师体罚学生、校长性侵幼女等事件,引发了公众对教师素质问题的广泛关注。针对此情况,教育部相关负责人日前透露,今年内将出台教师师德考核评价规定,为师德划出“红线”,从事有偿家教、体罚学生、违反教育规律增加课业负担等行为均属越线,越线教师将受到严惩。此外,教师任职资格将实行五年一注册考核制度,有违师德者将一票否决。

  消息一透露,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质疑,师德能够量化?师德“红线”划定该有什么标准呢?

 

  本期,海都“名家会客厅”就师德“红线”、教师资格五年一注册话题,请来了泉州名校校长、老师和家长代表展开讨论。

 

出了问题再来划“红线”

这是标准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语 录

  1.一个问题出现,就出台一条相应的“红线”,标准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以前多少还有点作用,现在恐怕医效甚微。

  2.法律层面的缺位,却要从道德层面去界定,有点本末倒置。

  3.道德不是制定出来的,真正的师德修为提升靠的是自律。

 

  
  学校代表:赖东升,泉州一中校长,福建省普通高中新课程实验课题专家组成员、国家级重点高中骨干校长。
  教师代表:吴素明,泉州师院附小语文教师,福建省新长征突击手,素质教育和教育改革实验的个性践行者。
  家长代表:陈伯强,笔名淡泊,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鲤城区作家协会常务理事、泉州市青年作家协会常务理事。

 

  记者:教育部透露要给师德划“红线”,要对教师实行五年一次的定期注册考核,大家对此怎么看?


  赖东升:一个问题出现,就出台一条相应的“红线”,标准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以前多少还有点作用,现在恐怕医效甚微。因为现行的各种“红线”太多了,省内以前也出台过20条“师德禁令”,规定违规教师一票否决,但炒了一段时间就石沉大海了。

  对于五年一次的定期注册考核,我很赞成,这打破了教师资格终身制,非常有必要的。定期考核,会促使老师个人成长,对老师来说,只要没退休,你就要不断学习,不断提高,不断更新。

  以往,老师评上高级职称后,他的教师职业生涯好像就到头了,没有其他目标能激发他内在的动力。而现在每五年一注册,他对自己的要求就不一样了。

 

  陈伯强:作为家长,我们把孩子送到学校,当然希望老师的品德是好的,这样家长才放心。从这个角度,我们肯定是欢迎国家制定这类政策,来保障孩子的权益。

  但等到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了,再来说要划“红线”,给我们的感觉更像是应付,给社会一个交代。这是顶层设置出了问题,法律层面的缺位,却要从道德层面去界定,有点本末倒置。

  所以,真正要提升师德修为,靠的是自律。因为道德不是制定出来的,道德是一种群众性的道德自觉,是自律性的公约,是自下而上的,而不是由行政机关制定后,自上而下去实施。

 

  吴素明:划定师德红线的积极意义毋庸置疑。师德作为教师的职业道德,要求教师为人师表、爱岗敬业,能时刻提醒教师队伍中有道德下滑倾向的老师,要守住底。

  现在教育部要出台师德考核评价规定,媒体会加大宣传、形成社会舆论,对某些人造成震慑力和压力,还是有一定作用的。

 

精神层面的东西难量化

现实的成绩导向难以关注真正的师德

 

语 录

  1.师德属于精神层面上的东西,从教学成绩的角度,你还能用可挑多少斤去衡量,那么从育人的角度呢,从塑造灵魂的角度,道德修为的角度,你怎样去评定一个老师到底有没有师德?

  2.在应试教育的大环境下,无论是课堂教学还是教学评价,绝大多数的考核都是以结果为导向。说白了就是只要学生成绩好,学校、家长对老师的考核和评价就是优秀的。

 

  记者:如果要给师德划红线,大家认为红线该怎么划,大家有什么看法或建议吗?

 

  赖东升:首先,师德属于精神层面上的东西,如果要以单位来量化计算,非常有难度。比如说,有两个老师,一个能力强,能挑200斤的担子,但他却将大部分的精力用来搞文学创作、做研究,只在教学上出80斤的力,但把该教的知识都教了;一个只能挑100斤的担子,但他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把学生看成是自己的孩子,全力以赴、使出了105斤的力。那么,在考评当中到底该奖励哪位老师?

  如果你选择奖励才学能力平庸的老师,可能会遭人非议:这老师才学平庸,为什么奖励他呢?如果你选择奖励才学突出的老师,也可能受人议论:这老师出工不出力,为什么要奖励他呢?

  而且,从教学成绩的角度,你还能用可挑多少斤去衡量,那么从育人的角度呢,从塑造灵魂的角度,道德修为的角度,你怎样去评定一个老师到底有没有师德?

 

  吴素明:确实,师德从文字上界定相对简单,但要具体量化评定就比较难。举个例子,假如有个老师8小时都在学校,从第一分钟到最后一分钟都在上课,有时候还要拖课为学生讲解,就连生病了也坚持讲课,但一年下来,班级考试成绩还是比别的班级低。你要怎么评价这位老师?我们能说这位老师没师德吗?

  尤其在应试教育的大环境下,无论是课堂教学还是教学评价,绝大多数的考核都是以结果为导向。说白了就是只要学生成绩好,学校、家长对老师的评价就是优秀的,而很少去关注你的个人素质、精神修养。

  所以,与其给师德划红线,不如先给师德制定一条公平考核机制的线。

 

师德考核不能一人说了算

标准的制定者不应参与评判

 

语 录

  1.师德考评,不同项目,发言的人应该不一样。学生、家长、同事、学校管理层、教育主管部门等要分别担当考核者。

  2.行政主管部门既是标准的制定者,又是评判者,好比一个人同时兼任裁判员和运动员两重身份,有没有犯规、要不要扣分、要扣多少分自然都是自己说了算。

 

  记者:除了师德考核难量化外,考核由谁来主导也是各界争论的焦点。大家觉得师德考核该由谁说了算?

 

  赖东升:不同的项目,发言的人应该不一样,不能一人说了算。比如师生关系是一项、与家长沟通是一项,教育教学水平是一项、教师的工作态度及责任心又是一项,这些分别要由学生、家长、同事、学校管理层、教育主管部门来担当考核者。

 

  陈伯强:道德本质是自觉,而不是靠他律,他律只会造成伪君子。从这个角度来说,应该由第三方来评判,像国外,都是由第三方机构进行评判的。我们的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既是标准的制定者,又是评判者,好比一个人同时兼任裁判员和运动员两重身份,有没有犯规、要不要扣分、要扣多少分自然都是自己说了算。

 

  赖东升:从现实情况来看,如果要由第三方评判,估计又会乱了套。我们可以借鉴国外,像英国,每所学校都有自己的学校董事会,校长由董事会任命,管理团队由校长来聘任,教师每年都会有一个详细的发展计划,学校每年都会对教师进行详细的评价。学校董事会与校长有权解聘不合格的教师,老师都很珍惜、爱护自己的职业。而在中国,学校没有人事权,校长不要说开除老师了,连职员都辞退不了。

 

真正提升师德要靠自律

内心有底线的人才有爱与慈悲

 

语 录

  1.教师自律,可以有两个标准:是不是真正热爱这个职业,把教育当成自己事业的追求?在教学中,是否真正把学生当成自己孩子?

  2.对事业投入,对学生慈悲,有自己的坚守,那永远是一个道德高尚、修行深厚的人。

 

  记者:大家都提到师德不能靠外在的考核、评价来提升,更主要靠自律。各位能否说说,教师该以什么样的条件或者标准来自律?

 

  赖东升:我觉得可以有两个标准:是不是真正热爱这个职业,把教育当成自己事业的追求?在教学中,是否真正把学生当成自己孩子?

  热爱教师这个职业,就会有事业的追求,教师肯定不会荒废学习,就会拼命读书,拼命充电,不断提升自我,修为自己;把学生当成自己孩子,就会用爱去教学,像爱自己孩子一样去爱护学生,关心学生成长。有这两条,就够了。

 

  吴素明:内心有道德底线的人,绝对是一个有爱、有慈悲的人。这种爱和慈悲的光芒,可以贯穿日常教学的一言一行中去。如果分层来讲,爱自己的事业,你会很投入,废寝忘食、兢兢业业,甚至殚精竭虑;你爱学生,恨不得倾尽自己的心血和智慧,让学生在一夜之间能成为知识的暴发户;你也非常懂得理解家长,从育人的角度出发,尽量配合他的工作,因为孩子的幸福快乐成长,成就一个美满的家庭,孩子成才不成才,和一个家庭的幸福指数息息相关。

  再细化,比如说对待学生,你能不能说温和的话,会不会语言暴力,有没有眼神暴力。遇到一些类型生、调皮生,和一些特殊的学生,你有没有智慧?爱其实不单单是你去温柔,行为方式得当,还是要有智慧,能解决问题。不能解决问题的话,你一直告诉他你要乖,你要听话,未来你是有希望的,这是没用的,你得有实实在在的办法帮助他转型转换。

  所以,从外在上来讲,爱是你一言一行的温和、仁慈;从内在来讲,需要你有一种爱的坚守,还需要爱的智慧,对事业投入,对学生慈悲,有自己的坚守,那永远是一个道德高尚、修行深厚的人。

 

要保护教师的合法权益

政府需反思,教育优先发展不能成空话

 

语 录

  1.过度追求利益当然是不对,但追求正当的生活利益是正确的,否则基本的幸福感都没法保证。

  2.国家对教师的重视,没有从物质上体现,就好比绑在驴背上的竹竿,竹竿上的红萝卜,一生都在气喘吁吁地奔波,永远到不了嘴,看上去挺美。

 

  记者:还有人说师德红线是“紧箍咒”,让老师戴着“镣铐”起舞。对于绝大多数教师来说,他们可能更关注如何在师德红线下守住自身的权益底线,大家有什么建议?

 

  赖东升:首先一粒老鼠屎,不能坏了一锅粥。全国1400多万的教师,绝大部分教师都是“有德之师”,不能因为出现这几个极端案例,就无限放大到整个教师队伍的师德问题。

 

  但是一个值得反思的问题是,将教育摆在优先发展地位不能只是一句空话,要从法律、法规、政策上真正落实。像英国,对老师素质要求很高,当年参加英国高考,成绩必须进入前10%的人才能报考教师。

  即使要求这么高,英国每年还有大批考生报考教师,为什么呢?因为教师是英国最受欢迎的职业之一,教师不管是地位,还是经济待遇,都已经达到了应该达到的水平,这才叫优先发展。而在中国,当社会无限拔高对教师的要求时,他们却始终保持着社会地位不高、待遇中下,权责不对等的局面,这些根本问题没解决,老师即使能守住底线,但可能也无心致力于个人素质与修养的提升。

 

  吴素明:教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他也会受外在环境影响。在物质上,他也得和其他人一样考虑,能不能过上相对稳定的、相对安康的生活。目前,与其他行业相比,国家财政给教师的待遇是很少的,这样一来,教师势必需要走得更快,就如甲虫一样,不断地滑动自己的脚,拼命去追逐,脚步和灵魂就会出现脱节,问题也随之出现了。

 

  陈伯强:国家对教师的重视,不能一直只是挂在嘴边上,而没有从物质上体现,就好比绑在驴背上的竹竿,竹竿上的红萝卜,一生都在气喘吁吁地奔波,永远到不了嘴,看上去挺美。

 

  我们在画出红线,反对老师追求不正当利益或者用非法手段追求利益的同时,也该鼓励老师追求正当的生活利益,否则老师连基本的幸福感都没法保证。

 

图片库